<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后的三国 > 第957章 行将末路
    趁着司马炎为匈奴人叛乱焦头烂额无瑕南顾之际,钟会在襄阳站稳了脚跟,他当然没有满足只抢占这么一点地盘,在其后的两三年间,钟会又陆续地侵占和蚕食了上庸三郡和南阳郡的蔡阳、安昌,江夏郡的南新、石阳,在荆州地面上,形成一个国中之国。

    杜预被司马炎派驻到南阳,就是为了遏制钟会的,但杜预手中兵力有限,只能是控制住南阳,不让钟会有向北发展的机会,至于钟会向东向西扩张,杜预就显得鞭长莫及,无力阻止了。

    这段时间,是晋国最为困难的时期,匈奴人在北方猖獗作乱,牵制了晋国近三分之二的兵力,对于钟会,司马炎恨得牙根直咬,却也是无可奈何,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他一步步地坐大。

    随着势力的扩张,钟会的野心进一步地膨胀起来,对吴国的态度也就不那么地恭敬了,甚至在吴国的边境之带,钟会的军队和吴军还发生摩擦事件,造成了一些人员伤亡。

    对钟会背信弃义的行径,吴国上下都是相当地愤怒,陆抗就上书给孙皓,欲出兵对钟会进行制裁。

    但此时的孙皓,已无当初继位时的那股子锐气了,醉心声色犬马,粗暴骄盈,荒淫无道,根本就不理政事。当初扶立他继位的濮阳兴和张布懊悔不迭,原以为孙皓英明睿智、才识明断,可以继承孙权的大统,没想到最终迎来的竟然是一位商纣夏桀,濮阳兴和张布难免就生出些怨言,左典军万彧趁机在孙皓面前尽谗言,孙皓便将二人搜捕下狱流放广州,后来又派人在半路之上诛杀之,并夷灭三族。

    濮阳兴和张布死后,孙皓更加地骄奢淫逸,暴虐无道,朝中大臣上至丞相下至百官,无不忌惮。虽然陆抗等在淮河一线上取得不少的战果,但吴国的国力却不增反减,内外交困。

    如果孙皓是如孙策孙权一般的明主,那么吴国无疑处于历史上最佳的时机,乘着北方战乱,正是其大展拳脚的好机会。但孙皓的昏庸碌暴虐,却让吴国彻底地失去了向北扩张的机会,陆抗几次上表,请求出兵北伐,孙皓都以各种理由否决了,让陆抗是望北兴叹,壮志难酬。

    此番钟会故意地在荆州挑衅,陆抗有意弹压,但孙皓却是不理不顾,更让钟会得意忘形,肆意猖狂起来。

    钟会也正是看中了吴主孙皓的昏庸无道,所以他才敢前恭后倨,在钟会看来,当初他在襄阳造反之时,不得以才委曲求全,低声下气地交好东吴,现在他已经是羽翼渐丰,根本就无需再仰东吴之鼻息了。

    但钟会的好运随着匈奴之乱的结束而结束了,司马炎有两个念念不忘的仇人,一个就是蜀国的刘胤,一个就是荆州的钟会,消灭掉匈奴人之后,司马炎终于有机会来对付他的两个仇人了。

    睚眦必报是司马炎的性格,当年裴秀在被逼无奈地情况下出卖了司马炎,后来很快就遭到了司马炎的报复,死得很惨。而刘胤和钟会这两个和司马炎仇深似海的人至今还可以活得好好的,这对于司马炎来说,是完全不可容忍的事,一旦有机会,司马炎肯定会要将他的仇人打翻在地,在踏上一只脚,让他永世不得翻身。

    当初在讨伐匈奴之时,刚刚取得河内大捷,洛阳的局势转危为安的时候,司马炎就动了心思要调羊祜的军队南下去解决掉钟会,但那时羊祜据理力争,认为晋国的最大敌人还是以匈奴为首的胡人,现在还是应当集中全力来消灭胡人,不给他们东山再起的机会。

    司马炎无奈只得听从了羊祜的建议,同时也使得钟会逃过了一劫,又多过了两年逍遥自在的安生日子。

    但最终匈奴人的覆灭让司马炎终于是腾出了手,有时间来做他早就想做的事。在冀州消灭刘胤,是司马炎的第一个目标,当羊祜跟他讲困难谈条件的时候,司马炎毫不犹豫地就让司马骏代替了他的职位,可以说司马炎决心要铲除的人,是绝不会手下容情的,对刘胤是如此,对钟会也是如此。

    羊祜被解职之后,回到了洛阳,不过马上就有一个新的任命等着他——征南大都督。

    羊祜刚回到洛阳,还没有喘上一口气,司马炎的圣旨就下达了,而且不给羊祜任何的考虑,甚至连金殿面圣的机会都没有给他,在洛阳城南,司马炎已经给羊祜准备好了五万大军,让他即刻出发,平定荆州叛乱。

    从京师调拨的五万大军和南阳都督杜预手中的五万大军,合起来便是十万人马,都归羊祜所辖制。

    不过,相对于已经将兵力扩充到了十八万人的钟会而言,羊祜的十万大军似乎不占据任何的优势。

    对此,羊祜只是淡然地一笑,钟会手中的人马是不少,钟会从蜀中撤下来的时候,就已经是拥兵十一二万了,加上在荆州吞并了司马亮的军队,差不多就有十五万人了,这几年在荆州穷兵黩武,强征强募,将兵力扩充到了十八万人,倒也不为奇怪。

    钟会不停地募兵,甚至采用强征强募的手段拉壮丁,确实证明了一点,那就是钟会的怯懦,他或许认为只有数量足够的兵马,才让他有一种安全感。

    但钟会似乎忽略了重要的一点,民为军之本,半个荆州,弹丸之地,能养活得了这么多的军队吗?百姓是军队的基础,军队是需要老百姓的赋税来养活的,没有庞大的百姓基数,如何才能负担得起这么一支庞大的军队?

    钟会为了养活这十八万的军队,已经是穷尽其物力财力了,荆州的百姓被层层盘剥,民不聊生,整个荆州的经济已是趋于崩溃。

    钟会的这一个魏兴王,做的是不宜乐乎,但光鲜亮丽的背后,却潜藏着无数的危机,或许连钟会都没有意识到,羊祜的到来,钟会那逍遥自在的日子,已经是行将末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