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后的三国 > 第954章 激战苇泽关 下
    苇泽关的关墙,就建在这条狭隘的通道之上,将晋冀两州咽喉要冲之地一分为二,两边是壁立万仞的太行山,绝对无法攀登,唯一想要拿下苇泽关的,只有从东面或西面攻入才行,完全找不到任何的捷径。

    晋军攻到城下之后,整个儿的作战完全地陷入了激战之中,晋军顶着无数士兵死亡的压力,坚决地向着苇泽关发起了攻击。

    晋军对苇泽关是势在必得,这一战关系到了整个并州战局的走势,如果能拿下苇泽关,势必将彻底地扭转自去年秋季开战之来的不利局面,从而为彻底地消灭蜀军做出表率。

    这次的苇泽关之战,对于双方而言,都是至关重要的一环,既然开战,那就绝无后退的道理。

    严寒的天气和稳若磐石的关墙,是摆在祁宏面前两道难以逾越的巨大障碍。攻到了苇泽关的城下,蜀军的防守便愈发地强硬起来,不仅是弓箭,就连滚木擂石都密集如雨下,一根根的滚木,一块块的擂石,呼啸而至,让进攻中的晋军是大吃苦头。

    去年蜀军攻克苇泽关的时候,打得十分地轻松,毕竟蜀军拥着火器这个大威力武器,其威慑力让任何的守军都为之胆寒。蜀军以最为轻松的方式就拿下了苇泽关,一点都不令人感到奇怪。

    而现在,晋军处于同样的位置,则是困难的多,祁宏不得已,只能是采用人海战术,利用人数上的优势,用持续不断地进攻,来拖垮掉守军的意志。

    第一轮的进攻被击退之后,祁宏毫不犹豫地便将后继的兵马押了上去,苇泽关的地形狭隘,容纳不下这么多的蜀军同时地进攻,但祁宏却利用这一点,将晋军的两万多人马集结成为十个方队,每一个方阵二千人,轮番地对苇泽关发起了进攻。

    如果仅仅是一两支晋军,他们是无法撼动苇泽关的防御的,但十支队伍就不同了,他们轮番地进攻,始终对苇泽关的城墙保持着足够的压力,就算蜀军再坚强,但面对晋军不知疲倦的进攻,他们仍将疲于应付。

    整个苇泽关的城下,尸体堆积如山,如果不是苇泽关的城墙足够的高,晋军便可以踏着同胞的尸体爬上城头来。

    但蜀军的伤亡代价也是不小,为了掩护攻城的部队,祁宏也是调集大量的弓箭兵,在城下采用密集齐射的方式,对城上的蜀军进行反压制,同样密集的箭雨,对守城的蜀军也造成了相当程度的损失。

    从早晨的时候,晋军的进攻就没有停歇过一刻,晋军们的早饭,还是在轮班换岗时候早早地吃过一些干粮就将过去的。

    这种持续不断地进攻方式,对双方而言,都是一个极大的考验,晋军虽然兵多,但连日艰苦卓绝的行军,已经让其疲惫不堪了,再坚持打下去,晋军只能是越发的疲惫,就算是轮班进攻,似乎也无法回到晋军军力鼎胜之时的状态。

    也看着红日即将沉沦,冬日苦短,漫长而难捱的黑夜即时将来临,晋军人困马乏,渐感不支。

    副将向祁宏建议道:“祁将军,我军疲惫之极,不如先行退下扎营,明日再行进攻如何?”

    “胡扯!”祁宏斩钉截铁地道,“蜀人的援兵随时都可能会抵达,如果我们拿不下苇泽关,一旦蜀军援兵赶来,就更加地没有机会了。无论如何,这攻势断不能停!”

    祁宏知道晋军此时的状态,确实已经是到了强弩之末的地步,但晋军困难,守关的蜀军就不困难吗?

    仗到这个份上,就不单纯是力量的较量了,更多的是意志的较量了,比得是看谁会先倒下。

    现在晋军完全是和时间在赛跑,就算再困难,也得咬牙坚持下去。祁宏下令晋军燃起火把,继续地向着城头攻去。

    战斗进行了一日,冯冲一直指挥军队守在第一线上,面对如飞的流矢,冯冲坚守不退,誓死守住苇泽关。

    但天色黑了下去,晋军的攻势却依然没有减弱的现象,看着城外那星星点点,漫山遍野的火光,冯冲产生了一丝的动摇,再打下去,不知道蜀军的伤亡还能不能承受的住。

    火把的光华将寒夜照得白如昼一般,晋军的这些人马,完全没有停歇的迹象,不过轮流替岗的晋军各小队之间,还是有着不同程度的休息机会,短暂地进行休息,对晋军体力和精力的恢复还是有着极大的帮助。

    但蜀军守兵却没有这样的机会,毕竟蜀军的人数处于劣势,一天大战下来,伤亡的比例也是惊人的,如果此刻蜀军也象晋军那样轮班休息的话,那么原本就已经少得可怜的军队更加地雪上加霜,许多的阵地将会出现无人职守的状况,而这无疑是致命的。

    现在冯冲面对疯狗一般打法的祁宏,他所能做的,也只有坚持了,不过冯冲已经把苇泽关这边的军情战况向着冀州的刘胤在第一时间就做了禀报,相信蜀军的援兵很快地就能抵达,一旦援兵赶来,整个苇泽关的形势就会逆转过来。

    又是一个不眠之夜,当火把上的火熄灭之时,东方已经是露出了鱼肚白,清晨的天气依然很寒冷,地上,城墙上,包括双方士兵的铠甲上,凝结成白白的寒霜,许多的士兵在清晨凛冽的寒风之中簌簌发抖。

    这一夜,晋军已尝试了多次的进攻,但却始终也无法突破蜀军的防线,蜀军的顽强程度,大大出乎了祁宏的意料,轮番地强攻,晋军已经是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如果今天还不能再拿得下苇泽关,那么晋军的战略计划就会遭到严重的挫折,其他几路的进军线路很可能会被迫取消,整个并州的形势从一开始就不顺连连。

    这样的结果,祁宏远远地无法满意,天亮之后,晋军的进攻又恢复了强势的状态,祁宏要求,无论如何,今天都必须要敲开苇泽关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