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后的三国 > 第911章 自作自受
    用兵败如山倒来形容慕容鲜卑倒是恰如其分,这无疑也暴露出了胡人顺境时气势如虹逆境时一败涂地的共同特点。

    无论是匈奴人还是鲜卑人,都善长打顺风战,形势占优的时候,往往可以激发胡兵们好勇斗狠野蛮凶悍的性格,这个时候的胡兵骁勇非凡,战无不胜。

    可一旦战事失利或受挫,胡人的气势顿时就会萎靡不振,一溃千里。

    现在慕容鲜卑就是典型的这种特点,刚一接战时,气势汹汹,带着一种横扫千军的架式,可刚遭到迎头痛击,鲜卑人就已经是溃不成军了,完全成为了任人宰割的鱼腩,从天堂到地狱,仅仅也只是一步之遥。

    慕容耐更是一个色厉内荏的家伙,身为大酋长慕容涉归的胞弟,在慕容鲜卑部落中地位尊崇,养尊处优惯了,疏于弓马,论及冲锋陷阵的本领,尚不及鲜卑一小校,慕容耐趾高气扬的本钱,全部来自于麾下这支能征善战骁勇无双的鲜卑骑兵,现如今鲜卑骑兵如一盘散沙似的四散而逃,早把他这个主将忘到了脑后,慕容耐顿时便慌了神,手足无措,脸色苍白,先前那颐气指使的风范此刻早已是荡然无存,在亲兵的护卫之下,是抱头鼠窜。

    战场上的形势已经是完全呈一边倒的态势,鲜卑骑兵是溃不成军,仓皇鼠窜,蜀军骑兵则是乘势掩杀,一路紧追不舍。

    慕容耐是慌不择路,一路突出重围,沿着漳河向东而逃。

    尽管洪水已经消退,但漳河两岸由于洪水泛滥道路变得极为泥泞,坎坷难行,慕容耐率残兵败将沿河而走,人困马乏,寸步难行。

    慕容耐大怒,用鞭梢抽打前面士兵的后背,怒骂道:“蜀人追兵就在身后,你等还不快快赶路,莫不是等蜀人来捉不成?”

    鲜卑兵讨饶道:“头人恕罪,非是我等不努力,实在是前面道路泥泞不堪,人马难行,故而迟缓。”

    慕容耐却丝毫不理会,一面用马鞭狂抽着士兵一边怒骂道:“逢山开路,遇水架桥,便是尔等职责,否则的话要你们何用?快快开路,如有迟误,今日定斩尔等的项上人头。”

    众军士苦不堪言,一面忍受着慕容耐的鞭挞,一面深一脚浅一脚在泥水路上蹒跚而行。

    慕容耐平时骄横惯了,此时自然也不会顾及士卒的死活,一场血战下来,侥幸逃生的鲜卑兵大多也是挂着彩,身上皆有不同程度的伤,有腿脚负伤的,在这种坎坷的路段上,更是难行。

    有的人一个咧咀,直接就栽倒在了水坑中,旁边的的士兵伸手去扶,慕容耐却纵马而过,用马蹄狠狠地将那名倒地的士兵踩入泥塘中。

    “传我命令,凡是倒地的废物,谁都不许去扶,让他们自生自灭!”

    鲜卑人虽然是蛮族,但蛮族之人也有兄弟亲人,也有朋友旧识,身边的袍泽有难,自然都要去伸手相助,但慕容耐如此冷酷无情的命令却让人心寒,尤其是一个队伍之中,不乏有至亲之人,真要眼睁睁地看着亲人落难却无法相扶,该是怎样的痛苦。

    但慕容耐身为主将,自然手握生死大权,众军士也只能是敢怒不敢言。

    一路逶迤而行,前面出现一大片的沼泽,拦住去路,人马皆不敢渡,众军士只得禀报给慕容耐。

    慕容耐一路之上火气就没有消,前面探路的队伍行动迟缓,他早就是火冒三丈,此时又踟蹰不行,更是火上浇油,慕容纵马便冲了上去,正欲好好地教训那些偷懒的士兵一顿。

    那知前面是一潭烂泥,慕容耐的战马跑得太急,一下子就陷入了泥潭之中,马失前蹄,直接就慕容耐从马头上扔了出去。

    慕容耐被摔到了泥潭之中,满身是泥,狼狈不堪,他正欲破口大骂,但却发现双腿已经是不听使唤了,他不禁大骇,想竭力地拨出腿来,但那个泥潭似乎有着无穷的吸力,死死地扯着他的双腿,将他拖向泥潭的深处。

    很快地,就没到了慕容耐的膝盖处,他挣扎地越厉害,下沉的便越快,转眼工夫,他的大半个屁股也陷入到了泥潭之中。

    慕容耐亡魂大冒,这个时候他才明白自己是陷入了死亡沼泽之中,凭借自身的力量,是无论如何也逃不出去的,他拼命地朝边上的鲜卑士兵大叫道:“快!快拉我上去!快——”

    但泥潭外面站着的几名士兵却是一脸的冷漠,似乎无动于衷。

    慕容耐有腰也陷入了泥潭之中,他仍旧在继续地下沉着,看到那几名士兵动也不动,慕容耐怒骂道:“你们几个竟然见死不救,等本将军出去了,定然要诛你们九族!”

    那几名士兵脸上露出了讥讽的嘲笑之色,一名士兵高声地道:“头人有令,凡落入泥坑的废物,一律不准相扶,让他们自生自灭。头人之令,我们可不敢违抗。”

    慕容耐顿时傻眼了,没错,这正是他自己下达的命令,这一路上,不知道有多少伤病士卒填了泥坑,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这回能轮到他自己。

    “求你了,救我出去,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草场、牛羊、金钱、美女,我统统给你们,只求你们救我一命,求你们了……”

    慕容耐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哀求着,但换来的,却是鲜卑士兵鄙夷的眼神,许多的士兵都围了过来,但没有一个伸以援手,只是在一旁冷漠地围观着,任由慕容耐在泥潭中一点点地沉没下去。

    慕容耐绝望了,泥水已经淹到了他的胸口,很快地就淹到了他的脖子,他还想大声地呼救,但黑乎乎地泥浆直接就灌到了他的嘴里,他已经无法再呼吸了,紧接着,他的眼前一黑,就什么也看不到了。

    泥潭终于合拢了,看到不到一丝的痕迹,慕容耐彻底地消失地无影无踪了。那些鲜卑士兵相视地对望了一眼,谁都没有吭气,四散而走,各人找各人的出路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