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后的三国 > 第846章 转战河东
    ps:稍后更正………………………………………………………………………………………………………………………………………………………………………………………………………………………………无法阻挡匈奴人凶猛的攻势,现在晋军步兵兵团承受着很大的压力,他们必须抵御得住的匈奴人的狂攻,如果阵线一旦被撕裂,那就是不可挽回的的灾难。

    一支支的长枪构筑成了密密的枪林,任何试图冲击的匈奴骑兵都会被刺上无数个窟窿,而头顶上密密的箭雨也有力地杀伤着匈奴人的有生力量。

    不过在悍不畏死的匈奴人面前,晋军的战阵依然有倾覆的危险,单个的骑兵或许对长枪战阵形不成任何的威胁,但万马奔腾气势如虹一般的骑兵如潮水般涌上来的时候,长枪阵这道防洪大堤就将接受最为严峻的考验。

    匈奴骑兵的攻势就如涨起的潮水一般,一浪高过一浪,依靠着速度带来的巨大冲击力,一次次地扑向了晋军的阵地。

    刘渊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战场形势的发展完全在他的意料之中,虽然僵局还未曾被打破,但匈奴人完全地占据着主动,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优势是迟早可以转化为胜势的。

    但就在此时,有兵士向他急急地禀报道:“启禀大王,西南方向我军侧翼发现蜀军的踪迹,正快速地向这边攻来。”

    “什么?”刘渊悚然地一惊,他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他之前一直密切地注视着屯留蜀军的动静,在确认蜀军没有行动迹象的时候,他才决定与晋军进行决战。

    决战最忌讳的是什么?就是腹背受敌。现在匈奴人倾尽全力对付晋军,几乎将他的全部主力都押了上去,如果这个时候侧翼受攻的话,匈奴人就不得不分出兵马来应对,而处于胶着状态的主战场上,匈奴人人再想拿下,希望就渺茫了。

    刘渊眉头紧皱,不是说晋人和蜀人并没有达成联手吗,为什么蜀军会在这个时候出兵?为什么会从侧翼对匈奴军展开攻势?

    蜀军的突然出现,彻底地打乱了刘渊的战略布署,也将刘渊的希望完全地粉碎掉了,接下来该怎么办,刘渊又将面临一个痛苦的决择。

    为了今天的这场战役,刘渊做了精心而充分的准备,而在战役之中,匈奴军也付出极大的代价,如果不能彻底地将晋军打垮,那么刘渊先前所有的付出都将付之东流,这个结果让刘渊非常地能以接受。

    但刘渊又不是一个意气用事的人,明知在不利的情况下还要坚持作战,。那只那是逞匹夫之勇的蛮夫所为,刘渊很快在头脑之中对形势做了一个全面的判断。

    晋军兵力九万人,抛去已经失去战斗力的北地胡军,晋军尚有七万人马,步骑比例大概二比一,而蜀军有四万人马,虽然不清楚此次来袭的数量是多少,但也绝对不会太少,光是骑兵差不多就有一万多人。现在蜀军和晋军的兵力在总数上要超过匈奴人,这一点是勿庸置疑的。

    更主要的是匈奴人必须两面作战,承受的压力就非常的大了,当取胜变得毫无希望,再战下去就没有任何的意义了,而且失败的风险无限地加大。

    刘渊长叹了一声,功亏一篑啊!

    刘胤站的位置比较高,从这儿可以乌瞰看到整个战场的全貌,虽然在南面匈奴对晋军取得了压倒性的优势,但在西南面,蜀军已经开始对匈奴人侧翼展开了攻击。

    蜀军的攻击相当地犀利,而这里正是匈奴人最薄弱的所在,蜀军一路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境。

    如果任由蜀军肆意地攻击的话,匈奴人的防线肯定会遭受惨重的损失,但如果将围攻晋军的主力骑兵调过去的话,且不说会引起阵形的大混乱,而且很可能由于中路力量变得薄弱而遭到晋军的反扑。

    胜利的天秤,在不知不觉之间,已经朝着相反的方向倾斜了过去。

    “传令下去,撤!”刘渊无可奈何的下达了撤退的命令,这种看不到胜利无意义的消耗战,打下去也是无用功,既然如此,倒不如先行撤退再做计较。

    一声令下,匈奴人如潮水一般地就退去了。由于匈奴基本上是以骑兵为主,来时如云,去时如风,很快地就全部脱离了战斗。

    羊祜正在步兵阵中指挥着战斗,面对着匈奴人的一轮轮强攻,羊祜指挥晋军咬紧牙关,坚守阵线,绝不让匈奴骑兵向前迈出这一步。

    这场战役,也确实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晋军只要稍微的一松懈,很可能整个的防线就全线崩溃了,羊祜深感形势逼人,不惜涉险地亲临第一线指挥战斗,晋军诸将士在主帅的激励之下,也迸发出了惊人的斗志,舍身而战,拼死抵御着匈奴人的进攻。

    但突然间,这种压力陡然消失了,包括羊祜在内的晋军将士都感到很惊讶,按理说现在匈奴人占据着优势,没道理会突然地放弃了进攻全线撤退了。

    羊祜很快得到了禀报,方才知晓了是蜀军从侧翼袭击了匈奴人,匈奴人为了避免腹背受敌,才不得不选择撤退。

    听到禀报之后,羊祜沉默了,此次如果不是刘胤伸以援手,那么这次战役鹿死谁手,真的很难预料,而晋军也确实几乎撑到了极限,可以说,是刘胤又一次地帮了他的一个忙。

    尽管双方没有达成任何的协议,但关键时刻,刘胤还是出手了,这让羊祜确实很感慨。尽管刘胤的头顶上也有皇帝,但天高皇帝远,刘胤在军中拥有着最旨的决策权,他想怎么做就可以怎么做,可惜羊祜他不行,晋国的皇帝就在不远的地方发号施令,没有司马炎的首肯,羊祜几乎什么也做不了。

    “都督,匈奴人已退,是否追击?”陈元问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