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后的三国 > 第793章 混入
    离遏戾山最近的县城是涅县,对于现在没有任何后勤补给来源的蜀军,想要在上党生存下去,就必须就食于敌,从胡人的虎口之中去抢夺粮草和物资,穷山僻壤之间,所能获得的补给是有限的,很难满足三万大军所需,尽管刘胤的手中还有三月左右的粮草,但吃一点就少一点,当务之急就是必须要想办法尽可能多的掠夺物资,攻打胡人所占据的县城,就是最为理想的方式。

    初入上党,蜀军对当地的情形一无所知,涅县有多少胡兵把守,守备情况如何,都是刘胤现在急需要摸清的。只要掌握了胡人在涅县的情况,刘胤才有可能针对性地实施行动,刘渊的大军就在身后,随时都有可能追来,如果涅县的守备力量过强,短时间内无法拿下,刘胤宁可绕城而走也不能冒险强攻。

    所以探路的任务又责无旁贷地落在了阿坚的头上,关键时刻,也只有阿坚才是刘胤最为信任的人。

    阿坚二话没说,立刻带了几名羌人手下,乔装成胡人的模样,其实也不用乔装,阿坚他们本身就是羌胡人,体貌特征与汉人差异很大,脱下蜀军的军服,与那些羌胡就一般无二了。

    离了遏戾山,走上几十里的山路,便可以看得到涅县县城了,山沟里的小县城,规模很小,来往的人也很少,空洞的城门口都看不到几个人影。

    阿坚等人乔装成客商的模样,大摇大摆向城门口走去。

    守城的显然不是匈奴人,褐发碧眼高鼻梁,应该是羯人。现在羯人依附于匈奴人,那羯兵瞧着阿坚等人一身匈奴人的打扮,自然也不敢怠慢,点头哈腰地道:“各位大人这是打那儿来,要去往何处?”

    阿坚原本只是通晓羌语,不过到了关中之后,为了出任务的需要,也学会了说匈奴话,此刻羯兵拿匈奴话来问他,阿坚倒也不慌不忙地道:“我们打晋阳而来,去往上党,路途之中粮食缺来,想来贵地买点,不知可否行个方便?”说着阿坚掏出一块金子。

    那羯兵两眼顿时放光,心道还是匈奴人出手阔绰,他满脸堆笑地道:“现在春荒之时,粮食短缺,涅城小地方,想买粮食并不容易,不过羊肉倒是不少,不知大人们愿意要否?”

    阿坚以为这些胡人虽然进入中原已久,但生活习惯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改变,亦是半耕半牧,上党多山地贫,粮食产量有限,羯人放牧养牛羊,倒也正常不过,何况自己到涅城来,也只是为打探消息,买粮也只是一个幌子,当时他不置可否地点点头,道:“有羊肉的话,甚好。”

    那羯兵立刻讨好地道:“小人知道城内有一家上好的羊肉坊,大人们请随我来。”他在前面带路,引阿坚等人望城里走去。

    到了城内,来往的人就多了起来,阿坚冷眼打瞧,这涅城之中,守卫的羯兵还不在少数,个个荷枪配弓,往来巡视,戒备森严。

    阿坚故意地问那羯兵:“看这城内的军队动静挺大,莫不要打仗了?”

    那羯兵道:“可不是吗,听说蜀人都打到晋阳来了,赵王有令,各城加强戒备,不得松懈,紧防蜀人来钻空子。哎,各位大人不是从晋阳来的吗,那边的战况如何?”

    阿坚呵呵一笑道:“打仗是军队的事,可不关咱客商什么事,不过晋阳那边确实是很大的阵式,好几十万人马在那儿对峙着,真要打起来,那绝对是惊天动地的。”

    羯兵吐了吐舌头,道:“好几十万人呐,咱这涅城中不过才三四千人,真要打到这边来,恐怕连涅城都踏成黄土了。”

    “三四千人?不是说上党羯兵号称十万吗,怎么才有三四千人来守城?”阿坚故意地来套他的话。

    羯兵呵呵一笑道:“大人有所不知,我们羯兵虽然人多,但大多跟着赵王前往河内去打仗了,就是在上党境内,赵王赐给我们羯人十余座县城,每个县城都有三五千人来守城,这也用不少的人呐。”

    刘渊占领上党之后,还是相当慷慨地把上党境地内的十几个县城给了羯人做领地,羯人做为匈奴人的附庸,也是心甘情愿的供匈奴人来驱策的。

    边说边走,很快就来到一所大宅的前面,那羯兵对阿坚道:“这是我们头人格里昆的宅子,有全城最好的羊肉,各位大人,里面请。”

    阿坚不禁心生疑惑,看着宅院,分明是大户人家的府邸,估计被胡人攻克县城之前,这所宅子的主人,应该是涅县城里最富有的人了,不过就算是羯人的头人占据此处,也不会当做羊圈来用吧。

    “你确定里面真有羊肉卖?”

    那羯兵满脸堆笑地道:“小的岂敢欺瞒大人,格里昆头人的府上,有着全城最好的羊肉,又白又嫩,大人您看了一定满意。”

    正说话间,打府里出来一人,脑满肠肥,大腹便便,高傲地斜睨了下面一眼,懒洋洋地道:“何事喧哗?”

    那羯兵弯腰道:“格里昆头人,这边有几位晋阳来的匈奴大人想买羊肉,所以小的便带他们到您的府上了。”

    格里昆看到阿坚他们一眼,虽然说羯人只是匈奴人的附庸,但格里昆好歹也是一方头人,对匈奴高官需要阿臾奉承,象阿坚这样的普通匈奴客商他倒没有太在意,不过态度不似先前地那般倨傲了。

    “要买羊肉,你们可是来对地方了,我格里昆的羊肉,全上党也是头一份的,客官您可以亲自挑选,我们自有屠夫为您宰杀,保您满意。”格里昆一看就是精明的生意人,说起自家羊肉来,那是唾沫飞溅,神采飞扬。

    阿坚懒得理会,不过既然到了门口,买些羊肉倒也无妨,随口问道:“那你们的羊多少钱一只?”

    格里昆嘿嘿一笑,道:“那得按质论价,便宜的,三五百钱一只,若是贵的,十万八万也是常有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