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后的三国 > 第732章 又是一笔血债
    &lt;/&gt;    罗宪第一个率军赶到了富平城下。

    在接到了刘胤的命令之后,罗宪立刻整点人马,向富平前进,为了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富平,罗宪将在冯翊郡的三个军:青龙军、玄武军、麒麟军分别分配了任务,由青龙军首先轻装而进,直指富平,玄武军在其后跟进,与青龙军保持半日的路程,麒麟军则负责殿后,收拾好一切之后再赶往富平。

    之所以罗宪分兵而进,就是他意识到齐万年很有可能会逃跑,如果集结起全部的兵马再行动的话,很可能谅会误事,所以罗宪接到命令之后,第一时间就亲率青龙骑军出发了,轻装而进,直逼富平。

    不过他赶到了富平城东的时候,看到富平城中火光冲天,还是暗叹了一声,来迟了。

    果然没有出乎罗宪的意料,齐万年选择了弃城而走,只留下了一座被洗劫一空纵火焚烧的空城。

    罗宪之所以判断齐万年会逃,主要的原因就在于现在氐人粮草匮乏,而守城无疑需要足够的粮草支撑和援兵相救,这两点齐万年都不具备,所以放弃富平绝不会令人感到意外。

    可罗宪紧赶慢赶,还是来迟了一步,不能说罗宪的动作迟疑,着实是氐人撤离的太快了,完全不给蜀军逼近的任何机会。

    至于追击,罗宪倒没那份心思,毕竟氐人大部是骑兵,撤退速度很快,想追上很困难,其次齐万年不可能不留兵断后,自己轻骑而来,所带军械粮草甚是不足,兵力上也处于绝对的劣势,就算追击,也绝计讨不到什么便宜。

    “赶紧救火!”罗宪立刻下令青龙骑军进城救火,既然齐万年部已经逃了,那么罗宪便立刻接手富平城,能挽回多少是多少吧。

    富平城地处北疆,条件自然艰苦一些,就连城中的房舍,大多也是以茅草屋居多,一把大火烧下来,几乎就烧个精光了,蜀军赶到城中的时候,火势已经明显地弱下来,一片焦土瓦砾,满目疮夷。

    街头之上,更多的是横七竖八的尸体,这些尸体在大火之中大部分被烧焦了,但仔细查看,他们却并不是死于火灾而,身上明显的致命伤口表明,在火起之前,他们就已经被屠戮斩杀了。

    “这帮丧心病狂的畜牲

    !”罗宪愤怒的双目几乎能喷出火来,这种残杀平民的行径,也只有胡人们能做得出来,他一拳重重地砸在了一根半燃着的木梁上面,顿时火星四溅。唬得身后的中军官赶忙上前,去查看罗宪的手受伤了没有。

    罗宪根本没有在意,沉声地道:“各营立刻行动起来控制火势,同时要仔细搜寻有没有幸存者,但凡有口气的人,一律争取要救下来!”

    青龙骑军的士兵跳下了战马,挑水的挑水,扛土的扛土,分头去扑灭城中的大火,同时组织起救援队,在大火中仔细地搜寻着可能的幸存者。

    王颀率右路三个骑军赶到富平城的时候,比罗宪要晚上了半日,不过他到达之后,立刻加入了灭火行动,等到刘胤率中军团赶来的时候,富平城的火势基本上已经得到了控制,不过整个的富平城被大火焚烧之后,已经找不到一座可供居住的房屋了,残垣断壁,一片焦土。

    “这又是一笔血债啊!”刘胤也是难掩胸中的愤怒。

    魏蜀吴三国之间的战争,大多数的时候,都不会殃及到百姓,象董卓、曹操曾有过的屠城行为,大多也发生在前三国混战的时候,到了三国立国之后,那种屠城的行为,基本上就很少发生了。政权的相对稳定让三国的执政者都意识到,天下毕竟还是以民为本的,如果将对方的平民百姓都杀光的话,纵然得到了对方的疆土,也丝毫没有任何的意义。

    所以在三国之间的相互征伐之中,从来没有出现过屠戮危害百姓的事,甚至为了抢夺人口的控制权,还曾爆发过几次大战,曹操在汉中战败之后,迁走了汉中的大部分人口,而诸葛亮的屡次北伐失败,也会迁陇西关中百姓到汉中去,为了争夺人口,三国的统帅者们简直就是殚精竭虑想方设法,甚至是不择手段。

    而城破甚至是亡国之后对待敌国的百姓,胜利的一方也没有肆意妄杀,反而是采用轻徭薄役的政策,让百姓们休养生息,恢复民力。

    胡人则不然,每一次的胡人入侵,都伴随着疯狂地杀戮和野蛮的劫掠,所到之处,都成为汉人百姓的噩梦,他们不会体恤民情,他们不会心存善念,在他们的眼里,汉人都是待宰的羔羊,任由他们欺凌和屠戮。

    富平的灾难,也不过是胡人劫掠屠杀之后的一个缩影,胡人所到之处,十室九空,白骨于野,几乎很难找到幸存者。

    所以说,三国之间的战争可以理解为兄弟之争,是汉人同族之间所打的一场内战,但和胡人的战争不同,那是一场你死我活的异族之战,胜则生,败则死,没有任何的中间道路可走,氐人的疯狂屠戮让蜀军将士人人都心生愤慨,恨不得寝其皮食其肉方解心头之恨,在以后的战斗中,与胡人再次交战,想必他们也不会再心存善念。

    杀人者,人恒杀之。以血还血,以牙还牙,胡人的现在残暴,将来他们也必将会为此而付出代价。

    整个富平汉人百姓的幸存者不过是个位数,其中年龄最小的一个孩子只有四岁,在大屠杀来临之前,他的父母把他藏在了井里,才幸免于难,但他的父母,却不幸地倒在了氐人的屠刀之下,小男孩被救出来之后,爬在父母的尸体上痛哭流涕,哀唤声声,但他的父母早已成为了两具冰冷的尸体,再也听不到了他的喊声。

    这一幕让周围的蜀军将士无不落泪,氐人在富平在渭北造下的滔天罪恶,这笔血债,将来一定会让他用血来偿还。

    凄风冷雨之中,这是每个蜀兵心中立下的誓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