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后的三国 > 第726章 再祭法宝偏厢车
    &lt;/&gt;    刘胤真的不懂用兵之道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刘胤之所以在平原地带上扎营,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要引诱齐万年来攻,如果齐万年在富平泥阳拒城而守的话,刘胤几乎没有别的选择只能是强行攻城了,就算蜀军拥有火器之利,攻坚作战,也必然会造成大量的伤亡,所以能在野战之中消灭敌人,刘胤绝对不会用强行攻城的手段。

    想要引诱齐万年打野战,并不是一件太难的事,刘胤故意地将所有的骑兵部队派往冯翊和新平,在中军只留下了虎步军和永安军两个步兵军,而且专门将这两个军摆到了距离富平很近的黄白城。

    这么一个大诱饵放在眼前,齐万年如果不动心的话,那才是活见鬼了,为了让齐万年觉得胜利完全是唾手可得,刘胤还特意地放着黄白城不进,专门在黄白城以北的一片平川地带上扎营安寨,就等齐万年来上钩。

    果然齐万年很快就上钩了,出动了五万大军直扑黄白而来。

    刘胤闻讯之后,微微一笑,果然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齐万年看到机会,又岂肯放过?

    但这真的是一个机会的吗?

    也许这只是齐万年的想法,在刘胤这边,却从来不给氐人留下任何的机会。骑兵在平原地带无敌的存在,那不过是过去式了,在对付鲜卑人秃发树机能的时候,就已经证明了,平原地带,骑兵也不是王者之师,因为蜀军拥有着偏厢车这样的防御利器,足可以让氐人骑兵梦碎黄白城。

    在黄白城北立营扎寨,刘胤没有深挖壕沟广立栅栏,完全就是按实战的情形排出了偏厢车阵,将数千辆的偏厢车环形布置在了军营的四面,远远望去,就如同是铁桶阵一般。

    在偏厢车阵的后面,排出的是弓弩兵方阵,弓箭兵和元戎弩兵引弓而待,其次是长枪兵的方阵,一旦偏厢车阵被氐人冲出一个缺口,长枪方阵会在第一时间顶上去,临时填补缺口,直到后备的偏厢车重新布阵完成为止。

    长枪结阵也是对抗骑兵冲击的有效战法之一,虽然跟偏厢车阵比想来不是一个等级的,但机动灵活方面似乎要胜上一筹,做了临时替补,长枪兵完全可以胜任这一要求

    。

    刘胤排出这样的阵形,完全打乱了军队原有的建制,所以他临时委任了各兵种的指挥官,虎步军护军高远负责指挥偏厢车阵,永安军护军罗袭负责指挥弓弩兵,各营官和各部校尉司马也各有司职,各负其职。

    列好阵营以后,蜀军所能做的就是只有等待,除了中心区域扎有帐蓬之外,在外围一线阵地上,所有将士官兵都是野外露营,正月的天气还是十分地寒冷,尤其是到了夜间,气温会下降到冰点以下,不过蜀军斗志昂扬,守着火堆便可以度过一宿营,人人都知道,这将会是决战来临的时刻,容不得半分地松懈。

    天亮的时候,远方的地平线上,可以看到黑压压移动着的影子,毫无疑问那便是氐人的骑兵。

    作战命令已经下达到了各兵种,蜀军士兵抖落了身上的霜花,坚定地站到了作战位置上,从偏厢车的空隙之间,可以清楚地看到氐人的骑兵已如排山倒海一般地扑了上来。

    “准备战斗!”担任弓弩兵总指挥的罗袭高声地下达了作战命令,蜀军阵营之中立刻响起了弓箭上弦的嘈杂之音,第一波的较量至关重要,能不能压制氐人的士气,打掉氐人嚣张气焰,就在这第一波的交手之中。

    在经历了平定秃发树机能的战争之后,蜀军的偏厢车战法运用已经是相当地娴熟了,罗袭很清楚,只要能顶得住氐人骑兵的前几轮冲击,接下来氐人的气势一衰,再想攻破偏厢车阵,就试比登天了。

    齐万年这边是抱着速战速决的心思,派出了他最精锐的骑兵部队担任突前的先锋,齐万年毫不怀疑这将是一场碾压性的胜利,五万骑兵一齐出动,也许只需要一轮,就可以轻易地摧垮蜀军的防线,接下来,将会是一场没有任何悬念的大屠杀。

    氐人的这支精锐骑兵也是铆足劲了,将战马的速度飙到了最高极限,疯狂地向着蜀军阵地冲去,数千匹的战马排成了一排,如决堤的洪水一般,呼啸而来,势不可挡。

    不过氐兵在冲击的同时,也看到了蜀军排出的偏厢车阵,从他们这个方向看来,只是一块块的木板,高度也就是一丈有余,这无疑让氐人产生了一个疑问,凭着这些木板,也能挡得住汹涌而来的骑兵潮?

    如果是厚实的城墙,这些骑兵或许有些忌惮,但一些低矮的木板,他们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他们相信,纵马而过,便可以轻易地踏碎这些木板,螳臂挡车,自不量力!

    罗袭通过偏厢画的缝隙,注视着氐人骑兵的来势,他的脸色相当地凝重,看到氐人即将踏入一箭之地的范围,罗袭轻轻地挥动手指,沉声地下令道:“放箭!”

    蜀军早已是引弓待发,就等罗袭的一声军令了,霎那之间,万箭齐发,如急风暴雨一般,迎头向着氐人骑兵阵射了过去。

    在第一轮的射击当中,蜀军首先使用的就是两石长弓,这种长弓射程远箭矢的穿透力强,而氐人骑兵迎面高速而来,无疑给箭矢的穿透力再次加码,一支支的长箭毫不留情地射中了氐兵和战马的躯体,锋利的箭头透骨而过,整个箭杆都没入进去,外面只剩下了带着羽毛的箭簇。

    一声声的惨叫不断地传了过来,中箭的氐兵纷纷地从马背上跌落下来,人仰马翻,那些落马者,无论是已经死透的尸体还是尚有一口气的伤者,无一例外地被后面呼啸而来的狂潮践踏成了肉泥。

    第一排的箭雨就已经让冲锋的骑兵伤亡惨重了,但氐人骑兵的进攻势头并没有因此而衰减,依然汹涌地向前迫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