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后的三国 > 第718章 想走?没门!
    马格隆确实是走的比较匆忙,不但是大宗笨重的辎重物资全给丢弃了,就连粮草都仅仅是每人带了大约五六天的口粮,其他的粮草,则全部扔在了大营之中。〔&lt; ="" =""&gt;

    不过马格隆也没有过于心疼,反正这些粮草是卢水胡人提供的,数量也不太多,仅仅能满足马兰羌人半月所需。

    这无疑也是卢水胡人控制马兰羌人的一种手段,彭护给马格隆的人马提供的粮草只能满足半月之需,一旦马格隆心怀异志,彭护便随时可以掐断粮草供给,让马格隆陷入绝境。

    想到这一点,马格隆是冷哼了一声,想必从一开始彭护就已经是算计上他了,所谓的兄弟,不过是个笑话而已,马格隆在彭护的眼中,是一个日防夜防的贼而已,此刻马格隆离开,也是一无所恋的。

    为了避开卢水胡人的追击,马格隆刻意地没有走大路,而是选择了较为偏僻的小路,沿着泾水河谷,向东南而行。事先马格隆就已经探明了,现在齐万年部正在渭河北岸集结,强渡渭河,准备攻打长安,如果马格隆沿着泾水南下,就可以和齐万年部会师与渭北。

    不过相比于大路,这条小路要坎坷的多,道路狭隘不说,而且坑坑洼洼,曲折难行,马兰羌人虽然多数是骑兵,但受道路条件所限,度根本就提不起来。

    马格隆比较着急,但也是无可奈何,毕竟和走大道相比,走小道则低调的多,没有那么招摇,相较而言,安全一些。不过马兰羌人逃遁的消息肯定会传到彭护的耳中,彭护一定会派兵来追的,如果马兰羌人走得太慢,迟早是会被卢水胡的骑兵给追上的。

    在前面打前站的马格成突然地策马回奔,径直地来到了马格隆的面前,急急地道:“大哥,前面现有一处卢水胡的人的驻防点,人数有数千。”

    马格隆心中一紧,还真是怕啥来啥,原来此处是彭护早些时候为了防止蜀人从侧翼迂回包抄而设下的一道关卡,人数虽然不太多,但是据险而守,短时间内想要攻破,也是非常之难的。

    “大哥,怎么办?”马格成十分焦虑地道,尽管这个关卡驻防的卢水胡人并不多,但易守难攻,真要是打起来,马兰羌人未必能很快地拿下这个关卡,而一旦惊动了卢水胡大军,再想走恐怕就难了。

    马格隆倒是比较沉稳,想必这个时候这个关卡的驻军还不知道马兰羌人的真实意图,马格隆决定先蒙一把再说。

    马格隆亲自纵马赶到关卡前,高声地道:“守关的是那位将军,可否出来说话?”

    负责守关卡的是卢水胡的一位千夫长,看到马格隆,并伸出头来,道:“你是何人?来此何事?”

    “某是马兰羌领马格隆,奉彭大王之令,绕道此处追击蜀人,还请将军可以让一条路出来,莫要耽误了军情。”马格隆不动声色地道。

    千夫长倒也知道马格隆是何许人也,不过他镇守此处,自然是奉彭护的命令,于是道:“既是大王差遣,可有军令否?”

    马格隆道:“蜀军今日刚刚撤离,某也是奉了彭大王口头之令,不敢有丝毫耽搁,急着进军,故而未拿军令,将军可差人回泾阳大营核实,不过倘若是耽误了追击蜀军的军务,那也只有将军自己和彭大王解释了。”

    那千夫长不禁有些迟疑,虽然说他带兵驻守此处是奉了彭护之令,没有彭护的军令一律是不准放行的,但马格隆言之凿凿,却也不容他不信,如果因为他的缘故耽搁了追击敌人的行动,恐怕是吃罪不起。

    所以那千夫长想了一下,吩咐手下打开了寨门,道:“马领既有要务,那还是先行出关吧。”

    马格隆呵呵一笑,单打卢水胡兵打开寨门,一口气便可以冲出去。

    但就在此时,右侧的一条岔道上,突然地冲出了一彪人马,来势极快,卷起了阵阵的尘烟,为一员大将,正是彭护的亲信大将彭荡仲,他看到那千夫长已经派人打开了寨门,远远地暴喝一声:“且慢!”

    马格隆悚然一惊,那些卢水胡人也停止了手上的动作,彭荡仲马快,转眼之间就冲到了近前,冲着马格隆冷笑一声:“想走?没门!”

    彭荡仲带来的人数可不在少数,从另一条路冲到了关卡的前面,立刻将关卡前的道路封了个死死的。

    马格隆故作惊愕地道:“彭将军,你……你这是何意?”

    彭荡仲冷笑道:“某倒想问问,马领你这又是何意?”

    “在下听闻蜀人连夜逃走,故而来不及禀报大王,便起兵追赶,唯恐蜀人逃远了,追之不及。”说辞马格隆肯定是准备了一套的,至于信不信就不由马格隆来决定了。

    彭荡仲继续地冷笑道:“原来马领是为了追敌呀?只不过蜀人是逃往了东面的临泾,马领不向东追击,反而是往东南方而走,却不知马领几时可以追得上刘胤?”

    马格隆为之语塞,不过他可不会轻易地败在嘴仗上面。“彭将军有所不知,刘胤撤兵,岂能无备,在下此番从东南方向迂回而进,就是为了避开蜀人的防御,现在临泾城完全空虚,正是我们进军的大好时机,迂回而击,必可大获全胜。”

    彭荡仲可是彭护身边的重要亲信,熟知内幕,对马格隆牵强附会的解释根本就不相信,他高高地举起彭护的手令,冷冷地道:“大王有令,召马领晋见,怎么样,马领,还是随我回去面见大王吧?”

    马格隆犯了愁,很显然彭荡仲和那千夫不在一个档次上,想糊弄一下千夫长,很简单的事,但要想糊弄过去彭荡仲,根本就没有机会,此刻去见彭护,完全会被安上一个逃跑的罪名,就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现在,马格隆别无选择,只有拼死杀出一条血路了。(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