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后的三国 > 第715章 离间
    刘胤却有些为难,他深知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道理,现在乘胜追击,才有可能将卢水胡和马兰羌彻底地消灭掉,如果让他们缓上一个冬天,缓过一口气来,到时候再想消灭他们势必将会变得很难。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刘胤知道,对付胡人就象是除草,如果用割的方法,肯定是不行的,只有斩草除根,才能永绝后患,但现在的问题是天寒地冻,不利作战,刘胤有心去刨根那也刨不动啊。

    更何况,西北尚还有一虎——齐万年,现在齐万年********地想要渡过渭河袭取长安,故而还没有威胁到刘胤的后路,但如果齐万年回过头来,刘胤恐怕就有腹背受敌之虞了,只有解决掉卢水胡和马兰羌,形势才有可能转机。

    就在刘胤沉思之际,邓艾飘然而至,抚须道:“看主公忧虑重重,可是为了羌胡拒战之事?”

    刘胤很是无奈地点点头,道:“不错。”

    邓艾微微一笑道:“主公急智百变,为何独对这卢水胡和马羌兰无计可施?”

    刘胤轻叹一声道:“彭护以山险立寨,坚守不出,天时不与,地利不利,奈之若何?”

    对付死活不出战的龟缩式防守,确实是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采用强攻的办法。其实蜀军也不是没有攻破卢水胡和马兰羌营寨的手段,若以火器为先导,强行地撕开一个口子,动用步骑的力量,强行攻打,这样或许可以攻破羌胡的营寨,但很显然这样的强攻必然会造成很大的伤亡,这一点自然是刘胤所无法承受的。

    和卢水胡马兰羌比起来,蜀军在兵力上并不占据什么优势,别说攻方的伤亡损失要大于守方,就按一比一的比例,蜀军也是耗不起的,就算真的能攻下泾阳大寨,蜀军的主力拼个精光,接下来的仗还怎么打?

    所以采用强攻的段刘胤一早就否决掉了,但彭护和马格隆抱成了一团,死活不出战,刘胤还真有些无计可施。

    邓艾轻笑一声道:“卢水胡和马兰羌,合则两强,分则两败,依在下看来,此二胡亦非铁板一块,主公只要寻机破了他们的联盟,何愁羌胡不灭。”

    卢水胡和马兰羌当然不是铁打的联盟,若非此次蜀军大兵来袭,这两家还正打得不宜乐乎呢,正是因为蜀军的到来,让他们感到了危机重重,才不得以捐弃前嫌同仇敌忾联合到一起,尤其是是马兰羌的马格隆,虽然身为一部首领,但由于根据地被灭,不得不放低姿态,以臣属的身份与卢水胡结盟。

    这样的联盟,很显然是不牢固的,那些彼此的仇怨根深蒂固,又岂是可以轻易地化解,暂时的联盟并不能消减多年的宿怨。

    但关键是如何才能破坏掉他们这个松散的联盟,现在大敌当前,不管是彭护还是马格隆都不会舍弃这个暂时的联盟,因为他们也知道合则胜分则败的道理,在蜀军没有退去之间,想要这个联盟瓦解,难度很大。

    “艾先生可有妙计否?”刘胤对邓艾的智谋还是非常地欣赏,既然他这么说,那就说明邓艾是成竹在胸。

    邓艾从容地一笑道:“主公何不效仿当年曹操离间马超韩遂之计,让二人心生怨隙,再各个击破。”

    当年马超韩遂起兵与曹操争夺关中,马超骁勇,曹操不可力敌,曹操听从了贾诩的建议,离间马韩二人,曹操故意写了一封语焉模糊的书信,在言语紧要之外,自行涂抹然后将书信送与韩遂,并且故意让马超知道。马超乃性直之人,知曹操来信便去索看,看到书信之中有诸多涂抹之处,便起了疑心,曹操而后又略施手段,致使马韩二人反目,轻易获胜。

    邓艾的话,给了刘胤很大的启发,虽然刘胤未必用采用同样的抹书手法,但如何巧用这离间计,刘胤倒是有了一些考虑。

    于是刘胤写了一封信,派使者前往卢水胡营中。

    彭护每日听得蜀军搦战,并不理会,只是下令诸营坚守不出,任凭蜀军百般挑衅也不理会,彭护自恃寒冬将近,蜀军必不可久留,等到蜀军兵退之际,便是他们出击之时。听得蜀军派使者前来,微感诧异,便放蜀军使者入营。

    使者入营,奉上书信,彭护视之大笑:“刘胤计穷也,你回去告诉于他,这些小小伎俩就不必拿出来丢人现眼了,有本事破了本王的营寨,本王自当俯首称臣。”

    使者唯唯诺诺,拱手告退。

    左右很是好奇,问彭护道:“蜀人信中所写何事,引得大王如此大笑?”

    彭护道:“刘胤在书信之中欲和本王讲和,他说与我卢水胡本无敌意,唯与马兰羌人是死敌,只要本王依允除掉马格隆,他们即可退兵,绝不再犯卢水胡寸土。”

    左右皆道:“那可是好事啊,我们与马兰羌人世代仇怨,杀了马格隆蜀兵自退,何乐而不为?”

    彭护摇头道:“这不过是刘胤的离间之计,现在我们与马格隆互为倚角,坚守不战,刘胤已是无可奈何,如果真要除掉马格隆,刘胤又如何能信守诺言,只怕卢水胡亦是难保。”

    就在此时,营外突传马格隆求见。

    原来马格隆的营垒和卢水胡人的营垒相隔并不远,蜀军信使大摇大摆地前往卢水胡营,马格隆那边自然知晓,马格隆寄人篱下,本来就时刻自危,听得蜀人派使者前去和彭护接洽,顿生疑窦,便立刻前来卢水胡营。

    “不知蜀人派信使前来,所为何事?”马格隆入营之后直截了当地就问道。

    彭护呵呵一笑道:“也没有什么,蜀军攻寨不下,试图求和而已。”

    “求和?”马格隆心头的疑云未散,双方战事胶着,未分胜负,而且蜀军明显地占据了上风,这个时候居然会提出求和,有点让匪夷所思。

    彭护见马格隆不信,便将刘胤的书信拿出来,递给他道:“刘胤书信在此,你看看便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