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后的三国 > 第709章 渭水之战 下
    初冬的河水虽然还没到结冰,但也异样地冰冷刺骨,就算氐人士兵都是嗷嗷叫的汉子,但在这样严酷的环境之中,想要生存,绝不是件容易的事。

    许多跳入河水中氐人士兵侥幸地躲过了蜀军的弓箭,但由于泡在水里的时间过久,没有机会登陆上岸,活活地被冻死了。

    不进则死!这是摆在所有氐人面前的一个难题,从浮桥的断头到南岸,只有五十步,可就是这毫不起眼的五十步,却不停地收割着氐人的性命。

    许多人冒着箭雨冲到了岸边,却陷入了泥泞的滩涂之中,更加地寸步难行,好不容易从泥潭中挣扎出来,蜀军犀利的长枪便可以轻易地结束他们的生命,这些氐兵倒在了距离南岸最近的地方,甚至在他们倒下的时候,伸手还可以触摸到堤岸,但也仅此而已,他们此生是无缘再踏上渭南的土地半步了。

    一场单方面的杀戮让氐人意识到了一昧的强攻并不奏效,散兵游勇似的攻击方式完全是白白的送死。付出血一般惨痛的教训之后,齐万年很快就调整了进攻方式,那就是氐兵在到达浮桥断头之前,在距离岸边一箭之地的地方提先下水,然后结成一个个的方阵,以盾兵为先头,弓箭兵排在其后,组成一个攻守兼备的阵形,再一齐向前推进。

    密密麻麻的盾牌可以组成一道有效的防线,而排在后面的弓箭兵则具备反击的能力,让进攻的氐兵不再完全是被动挨打,而弓箭兵进行反制攻击,或多或少也可以伤及到岸上的蜀军,也必然为进攻方阵减轻了压力。

    每一个方阵小到百人,大到四五百人,结阵完成之后,这才缓慢地向前推进,进入到蜀军的弓箭射程之内。由于方阵采用密集的盾牌防护,所以安全性大大的提高,而氐兵弓箭兵的强力反击,也让岸边的蜀军略有伤亡,更重要的是,让蜀军不再肆无忌惮地展开攻击,他们必须也要防备弓箭的反击了。

    面对氐人新的进攻方式,傅佥是沉稳应对,下令张乐和赵卓的两个军也排出相应的防御阵形,将盾兵派遣到堤岸的第一线上或者用沙包垒起防御阵地,以对抗氐兵的弓箭兵。

    至于破这种密集防御的方阵,蜀军则是调用了投石车和床弩车,用强悍的弩箭和石弹硬生生地撕开氐兵的阵形,同时弓箭兵在采用平射的方式之外,还采用四十五度角的仰射,将攻击的目标直接锁定到方阵后面的弓箭兵身上。

    箭雨如骤,整个河面都笼罩在了其中一片苍茫的箭雨之中,氐人的一个个方阵,在河水之中缓慢而艰难的移动着。此刻蜀军的重型装备发挥了威力,氐人方阵在水中移动缓慢,完全成了投石车的打靶训练。

    一枚枚石弹呼啸而出,在半空中划出一道道的弧线,向着氐军方阵投掷而去。投石车的射击精度一直是一个难题,想要在五六十步的范围内击中目标,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往往越大的氐兵方阵越容易成为投石车的打击目标,一枚石弹倘若击中方阵,其毁灭性的威力几乎可以让半个方阵为之瘫痪。

    但较小的方阵则容易避开头顶上的石弹,一枚枚石弹落水之时激起了巨大的浪花,看得让人心悸。

    投石车也就是对付大型的战阵有效,小的战阵则很难命中目标,至于打中那些游兵散勇,完全是瞎猫碰上个死耗子。

    为了避免挨打,氐兵的方阵不停地化整为零,从四五百人的大方阵变换为两三百人的中等方阵,从两三百人的中等方阵又变换为一百人左右的小方阵,并加大彼此的间距。

    但如此一来,投石车的命中率倒是下降了,但床弩的攻击却丝毫没有减弱,破坏力极强的弩箭可以轻易地射穿氐兵的盾牌,对氐兵造成致命的伤害。许多的方阵来不及攻到岸边,就已经是瓦解了。

    有一部分的方阵逼近了南岸,这让一直在河边高处观战的齐万年顿时的紧张了起来,看到了一线的希望。

    不过齐万年很快就失望了,侥幸到达岸边的这些个方阵立刻遭到了蜀军强力地攻杀,一个百人左右的方阵,能到达南岸已经是精疲力竭了,面对蜀军强有力的反扑和围杀,疲惫不堪的氐兵似乎已经没有什么的战斗力了,很快就遭到了团灭的下场。

    由于各个方阵之间彼此独立且相隔较远,这一个方阵登陆的时候,得不到其他的方阵支持,等其他的方阵上岸之时,那个方阵或许已经被消灭了,几乎是兵不血刃的蜀军立刻又投入到了下一轮的围杀之中。

    整个蜀军的伤亡,微乎其微,但氐兵的伤亡,却是极其地惨重,战斗持续了近一天,氐人的伤亡总数已经超过了七千人,这让原本是信心满满的齐万年如果遭受到了当头的棒喝。

    天色将晚,朔风劲吹,浮桥面上的积水变成一层薄冰,而河水愈发变得冷冽起来,跳到河水的氐兵,冻得是嘴唇发紫,身体不住地在颤抖,根本就无力抵抗这种严寒,不得已,齐万年只能是下令撤军,结束了今天的首攻。

    整个的渭水河中,浮尸几乎将河道给塞满了,被射死的,被淹死的,不计其数,太阳落山之后,混浊的河水变得阴沉起来,被鲜血染红的河面此刻变得暗淡许多,颜色看起来更为地可怖。

    这条看似不太宽的河流,今天变成了主角,氐人伏尸数千,却无法越雷池一步,傅佥率领蜀军顽强地坚守着南岸阵地,巍然不动,让齐万年的图谋最终是落空了。

    但齐万年并不甘心失败,六七千人的伤亡对于十余万大军而言,不过是九牛一毛,第一天退兵之后,齐万年依然不死心,第二天开始,又发起了强攻,齐万年发誓,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也要攻破渭河,拿下长安。(未完待续。)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