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后的三国 > 第666章 激战潼关 上
    初战的失利不光是实际的损失,它对晋军的心理产生的影响也是极大的,很显然这样的挫折严重地影响着晋军的士气,以致于晋军收兵回营的时候,个个显得愁眉苦脸,萎靡不振。

    晋军的营寨就扎在禁水东面,羊祜治军严谨,营盘自然扎得是井然有序,滴水不漏,蜀军若是有胆量来偷营劫寨,保管是有来无回。

    当然,羊祜也仅仅是防备而已,他深知了,到了傅佥这样的层次的对手,根本就不可能干出这样行奇弄险的事来,如果是换作年轻气盛的主将,或许还有可能。

    军司马徐胤略带忧色地对羊祜道:“今日初战失利,投石车尽毁,想要拿下守备完全善的潼关,恐怕不是易事,不知都督有何妙计?”

    羊祜胸有成竹地道:“就算没有投石车,拿下潼关也不在话下,现在傅佥的手中,只有一万五千人,据情报显示,刘胤的主力大军西征凉州,短时间内无法返回,而长安的援兵,已经分别被派往了武关和蒲坂津,潼关这边再也是得不到长安的方向的援兵了,傅佥欲以一万五千人挡住我十万大军,不过是螳臂当车,自不量力。明日传令诸军,渡河攻击,一定要拿下潼关。”

    “只是我军因为失利士气低迷,这又该如何是好?”徐胤说道。

    羊祜淡然一笑道:“暂时的失利虽然会影响军心,但这个无妨,随着战局的发展自然会此消彼长,只要明日抢得上风,这士气定然会涨回来的。”

    次日天刚蒙蒙亮的时候,晋军已经在禁水上架设了好几座浮桥,几路大军鱼贯而过,向着潼关城下汇集而来。

    经过一夜的休整,晋军已经从昨日失利的阴影之中走了出来,有着如此声势浩大的队伍,晋军自然无须妄自菲薄,只要能充分发挥晋军兵力上的优势,攻克潼关那必将是指日可待。

    晋军投入的兵力是昨天的数倍,将潼关东面的道路完全地淤塞了,从潼关的城头上向下望去,漫山遍野地挤满了人头,如蝗集蚁聚,密密麻麻,一眼都望不到边。

    傅佥看到左右诸军皆有畏惧之意,不禁是呵呵一笑,诚然晋军是兵多,但潼关可不是一般的城池,普通的城池,晋军完全可以凭借着兵力上的优势四面围城,这样守军将处于绝对的劣势之中,可潼关不同,南北两面是险峻的高山,仅有一条谷道可以通行,晋军只能是在东面发起进攻,狭隘的地形地势,也将使晋军的兵力优势受到很大的局限,无法充分发挥出来,从潼关城上看去,虽然晋军多如蚁蝗,但真正能同时进入攻城战斗的,并没有太多的人。

    而晋军如此密集的阵形,给投石车和连弩车这样的远程攻击武器提供了发挥作用的舞台。看到晋军已经进入到射程之内,傅佥立刻下令投石车和连弩车进行攻击。

    中型的投石车可发射三十斤和十五斤的两种石弹,三十斤的石弹射程可达一百二十至一百五十步,而十五斤的轻型石弹最大射程可达二百五十到二百八十步,所以傅佥下令发起攻击的时候,蜀军的投石车手率先使用轻型的石弹,对三百步之内的晋军实施打击。

    人头一般大小的石弹被抛射了出去,在空中划出了一道道地弧线,向着晋军阵地劈头盖脑的就砸了下去。

    防护石弹攻击晋军似乎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唯一的防护装备就是盾牌,但盾牌在石弹面前,表现的又是极为地差劲,最轻型的十五斤级的石弹,也可以轻易地将盾牌砸烂,所以与石弹硬碰硬的的话,吃亏的只能是晋军,最有效的办法就是躲闪,由于石弹自重较大,在空中的飞行速度肯定要长于箭矢,根据石弹的空中运行轨迹便可以大致判断出石弹的落点,只要能躲得开就不会有性命之虞。

    但此刻晋军密集的阵型似乎又有些悲剧了,尽管可以判断地出石弹的落点,但许多的晋军挤在了一处,想要逃开这个落点很是困难,更何况头顶上的石弹又不止一枚,所以每一枚石弹的落下,必然会伴随着凄厉的惨叫之声,一名或多名晋兵为之遭殃,一旦被石弹砸中,非死即伤。

    不过用投石车打步兵,似乎有一种大炮打蚊子的感觉,虽然是每发必中,但对于如此浩大规模的晋军而言,伤亡这么几个人,不过是隔靴搔痒,起不到任何迟滞晋军进攻的效果。

    晋军推着冲车、攻城车,抬着云梯,潮水般地向着潼关的城墙涌了过去。

    进入的弓箭的射程后,蜀军的弓弩手便是毫不客气地开弓放箭。

    这个时候,晋军的盾牌可也就算是起到了作用,再强的箭矢也无法将盾牌给射穿。不过密集的箭雨总能从盾牌的缝隙之中找到漏洞,被弓箭射杀的晋兵反而倍数于被投石车砸死的。

    多重的打击也没有让晋军望而却步,反而是袍泽的死更加地激发了他们的斗志,晋军的眼中射来仇恨的寒光,他们加快了进攻地步伐,顶着盾牌或藏身在攻城车的后面,向着城墙不顾一切地冲去。

    云梯被竖了起来,无数的晋军开始了攀爬,奋力地向着城头冲去。

    城下的晋军弓箭兵也开始到达了指定位置,向城头上进行反击,双方的箭雨似乎达到了高、潮,无数的箭矢在空中交织碰撞着,似乎连天都暗下去几分。

    羊祜所采用的方式其实和武关的杜预没有什么两样,受地形所限,更多更大的攻城器械无法使用,晋军想要打破关城,实际上没有任何的选择,只能是依靠数量上的优势,发起人海攻击的的模式,从正面寻求突破。

    尽管这样的攻击方法比较简单,但却是最实用的方法,也只有这种方法,才有可能让晋军逾越关城。简单就意味着粗暴,意味着更大的伤亡代价,但此时此刻,羊祜却没有别的选择,只能是孤注一掷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