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后的三国 > 第664章 对付投石车
    傅佥的目光,也落到了潼关前面的禁沟之上,晋军派出的人马并不多,大约只有三千人左右,不过对于潼关前狭隘的地域,三千人已经不算太少了。不过傅佥也注意到了晋军不光是派出攻城的步兵,而且在步兵的阵列之中,可以看到几十辆投石车。

    很显然晋军试图想要用投石车来轰击潼关的城墙,这样的战术打法倒没有出乎傅佥的意料,只不过如果让晋军的投石车推进到潼关城下的的时候,会对潼关的城墙构成很大的威胁。

    晋军所使用的投石车是那种大型的投石车,每辆投石车都配备有几十名的车手,这种投石车可以投掷出重达五十斤以上的石块,对城墙的破坏程度相当严重。

    晋军在禁水上架设了浮桥,几十名投石车手吭哧吭哧推着一辆投石机过河,显得相当地吃力,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笨重的投石车抬过了禁水。

    禁沟到潼关城下是一段比较平坦的道路,张尚率军步步为营缓缓推进,逼近到了潼关城下,不过他没敢太接近城下,而是距离城下一百五十步的地方排出了阵型,列在前排的,赫然是手持巨盾的盾兵,无数的盾牌密密地排成一排,构成一道厚实的盾墙,而投石车则安放在了盾墙的后面。

    这种大型的投石车射程最大可达三百步,不过想要达到理想的攻击效果,一百五十步之内才是最合适的距离,在这个距离上投掷出的石块,才能有效地摧毁敌方的城墙。而一百五十步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区域,不光是对方的投石车可以打的到,最强的两石长弓也可以覆盖这个距离,更别说最大射程可达三四百步的床弩了。

    为了有效地保护投石车不被敌方所摧毁,张尚在投石车阵的前方,布下了一道厚实的盾墙。

    潼关的城头之上,除了几面飘扬着的旗帜之外,竟然看不到任何的一个人影,晋军向前推进的速度并不快,按理说蜀军会有充足的时间来布防,甚至干扰晋军在城下的布阵,但出乎张尚的意料,蜀军不但毫无动作,竟然在城头上踪迹全无,这不能不让张尚心生疑惑。

    不过张尚可不认为潼关的城头上会没有人,但蜀军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张尚却是捉摸不到的。既然蜀军没有动作,张尚也不会停止自己的布阵速度,只要投石车到位之后,便可以发起攻击了,就算是潼关的城墙是铜浇铁铸的,在巨石的轰击之下,也会崩塌,张尚似乎已经看到了胜利之光。

    前方的盾阵很快地排列完成了,投石车也陆续地位,投石车的装填手开始往投石车的投掷臂上搬运石块,牵炮手也扯起了绳索,发射准备已经是就绪了。

    在城墙的上面,傅佥一直沉默地关注着晋军的行动,他冷峻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晋军在第一拨的进攻之中就投入了所有的投石车,是坏事也是好事,如果被投石车攻击到的话,那么就要坏事了,不过晋军同时调来了如此多的投石车,给蜀军集中力量歼毁创造了时机。

    所以傅佥一直是按兵不动,他在等待着投石机进入到有效的射程之中,这个有效射程对于晋军而言是必须的,只有到达这个位置才有可能摧毁潼关的城墙,同样,这个位置对蜀军而言也是必须的,只有投石机到达这里,才有可能把它们摧毁。

    在傅佥的严令之下,守城的蜀军全部掩藏起来,从城墙的外面根本就看不到城墙上的任何状况,但傅佥却在暗暗地准备着反击的手段,准备一举摧毁这些对城墙威胁巨大的投石车。

    想要破坏这些投石车,最有效的武器也就是投石车了,只要被投石车的石弹命中,敌方的这些投石车顷刻之间就会化为一堆烂木头。傅佥的手头倒是有一些投石车,但最大的难题是射击精度的问题,这个时代的投石车,基本上采用的是牵拉式的投石车,小型的投石车需要五六个人来牵拉,中型的需要十几个人,而大型的往往需要五六十个人的牵拉才能完成一次抛射。

    晋军攻城用到的便是大型的投石车,蜀军守城自然无需那么大个的,毕竟城墙上地方狭小,也摆不开那么大的玩意,蜀军的投石车是以中小型为主,但如果用来对付敌方的投石车,小型投石车的破坏力度也足够了。

    晋军用投石车攻城,根本就无需考虑准度的问题,只要能轰到城墙上就是成功的。但蜀军不同,想要摧毁这些一百五十步之外的投石车,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晋军的投石车虽然看起来很大,但在一百五十步之外,这样的目标却很难百分百地命中。由于牵拉式投石车使用人力拉拽,很难做到人力的平衡,抛射的精度始终是一个无法解决的难题,能做到误差在五尺以内的投射,已经是极高的准确率了,有的石弹投射出去,误差可达一两丈,想用投石车PK投石车,完全是不可能的。

    傅佥也清楚这样的办法行不通,不过他另有妙计,投石车不行,他决定采用射程较远,威力较大而射击精度比较准确的连弩车。弩箭的穿透力和破坏力也是相当惊人的,但对付由粗大木杆组成的投石车却稍嫌不足,傅佥则是另有想法,他在弩箭的箭杆上缠上布条,沾满獾油,制作成火弩箭。

    不过在火弩箭攻击之前,傅佥决定用投石车来对付晋军的盾牌阵。盾牌阵密密排列着,投石车攻击的时候也就不用考虑什么命中性的问题,只管往盾牌阵上抛石弹就行了。而盾牌阵在防御箭矢方面有优势,但面对呼啸而来的石弹,再厚实的盾牌也很难抵挡。

    城下的晋军已经布阵完成,而投石车手也已经在做着最后的准备,傅佥看到时机成熟,立刻沉着地下令道:“攻击!”(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