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后的三国 > 第621章 打柴沟之战 中
    &lt;=""&gt;    蜀军的戒备等级一直维持在最高等级,一路行来,虽然只是在刚过乌鞘岭的时候遭遇过鲜卑人的一次夜袭,其他的时候,皆是平安无事。

    但刘胤却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他知道秃发树机能之所以没有发动再次进攻,并不是说秃发树机能认怂了,而是他在等待着一个合格的机会,要么不动手,要动手力求一击必杀。

    看来秃发树机能和普通的胡人还是有着明显的区别,此人深谋远虑,城府极深,倒是一个相当难缠的主,这样的对手才让人觉得更为地可怕。

    秃发树机能选择在打柴沟进行伏击,是因为打柴沟的地形地貌所决定的,这是一个再理想不过的伏击场所。

    既然秃发树机能可以瞧到这一点,刘胤又如何看不到?打柴沟道路狭隘,岔路极金,是一处不可多得的伏击之所,遇到这样的地形,刘胤自然是多留一个心眼。

    派出斥侯来侦察鲜卑人的最新动向,自然是一路上之上的必选,但刘胤很清楚,斥侯的作用此刻非常的有限,如果秃发树机能刻意地去针对的话,那么他可以很轻松地避开蜀军斥侯的刺探,毕竟斥侯兵的侦察范围只有三到五里,在个别的地段,可以延长到七八里的范围,但对十里之外的目标,就已经是有些鞭长莫及了。

    不是说斥侯不可以侦察到十里之外的情况,但越往外扩大,斥侯所要顾及的范围就成倍的增加,而且由于路途较远,时效性便大打折扣,这显然是不利于进军的。

    原本步兵战骑兵。主动权永远都在骑兵一方,步兵这一方面,所能做的就只有等待。

    当刘胤第一眼看到打柴沟的时候。直觉就告诉他这儿必将是秃发树机能最为理想的攻击场所,狭隘的道路使得蜀军现在整个体防御体系有所变型。如果秃发树机能想要抢的先机的话,打柴沟无疑就是他最有希望的场所。

    既然有可能遭遇到敌袭,傅募一脸郑重地道:“既然秃发树机能可能会在此设伏,那这打柴沟暂停进入如何?千万别中了秃发树机的诡计。”

    刘胤却是不以为然地笑了笑,没有开口,现在刘胤想要秃发树机能的踪迹,却是一直苦无机会,此次的打柴沟&lt;="r"&gt;。也确实将会有将秃发树机能引出来的可能。

    单纯地看地形,的确对于被包围的一方很不利,但也唯有这样,才有可能会引出秃发树机能这只老狐狸。更何况,刘胤却也不认为自己在打柴沟就是必败之局。

    果然和刘胤料想的一般无二,刚刚踏足到了打柴沟的时候,四面喊杀声四起,几路鲜卑骑兵浩荡杀出,将蜀军困在了打柴沟。

    鲜卑人的攻势十分地强悍,强悍到蛮不讲理的地步。而这个时候的蜀军,缺失了偏厢车这一件防守神器,似乎一下子被得薄弱了许多。

    秃发树机能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在一开始的阶段,将蜀军切成首尾不能顾的几截,然后再分割包抄,一口口地吃掉。如果有偏厢车在,他的这一图谋恐怕很难得逞,但此刻由于路况不好,体积笨重庞大的偏厢车根本就无法到达指定的位置,那么单凭蜀国步兵的力量,根本就无法抵抗鲜卑骑兵的强大冲击力。

    不过刘胤对此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慌乱。很显然鲜卑人的这个手段早在他的意料之中。为了不让自己的大军被敌人分割包围,在进入到了打柴沟这后。刘胤暗中秘密阿坚,将他此前曾秘密训练的刀盾兵分别在每个路口分兵把守住。由于整支大军如蛟龙一般而过,热闹非凡,谁会理会从这支巨龙身边分支出来的一些小的枝爪。

    鲜卑骑兵肆意地狂笑着,策马奔腾,这种感觉超拉风,也难怪鲜卑骑兵会如此张扬,先前他们可一直都是凉州的霸主,想灭谁灭谁,在河西大地上,完全可以横着走,不过此番两次地失利,让鲜卑人产生了一定恐惧感,还好将会有这一场强力的反击大战来为鲜卑骑兵正名,在他们的眼中,这群蜀国士兵已经是待宰的羔羊。

    战场之上最怕的就是被骑兵所分断,步兵方阵如果被骑兵切割成几块的话,那么这仗就几乎不用再打了。而最有效的防御武器偏厢车此刻却无法派上用场,也就是说再没有什么力量可以阻止鲜卑骑兵来分断蜀军了。

    此刻蜀军的阵中,似乎反向冲杀出了一支刀盾兵,迎着鲜卑骑兵就冲了上来。

    这让冲在最前面的鲜卑骑兵大脑有些短路,这是什么情况?按理说铁骑呼啸而至,对方步兵只有抱头鼠窜的份,此刻却如逆水行舟一般,反杀过来,莫不是这些人给吓傻了,不知道该往那边跑了?

    很容易地理解鲜卑骑兵的狂妄,他们纵横河西十余载,罕逢敌手,这些个渺小如蝼蚁的刀盾兵根本就不够看,光是雄壮的战马踏过去,他们就恐怕沦为了肉泥。

    带着轻蔑,带着毁灭一切的威势,鲜卑骑兵一路碾压而至。

    那些蜀军的刀盾兵迎难而上,没有什么华丽的招法,挽着盾牌,手持钢刀,在地面上干脆打起滚来,一个轻盈的滚动,便已经滚到了鲜卑人战马的蹄下。

    鲜卑人当然不会手下留情什么的,看到蜀兵找死的动作,毫不犹豫地提着缰绳就纵马踩了下去。

    但没有发生一蹄下去踩得蜀兵肠穿肚烂的情形,倒是骑乘在马背上的鲜卑骑兵明显地感觉到了马的两个前蹄矮了一截,战马悲嘶一声,直接就跪了,它这一跪,连同马背上的骑士,俱都扔在了地上。虽然这一摔并不会是致命的,他们落地位置却偏偏都是蜀军步兵所在的位置,所以他们注定就已是悲剧了。

    马失前蹄?这恐怕是所有倒地的鲜卑兵的想法了,但如果第一排进攻序列上的骑手全部都倒地的话,那么任谁也不会再认为他们只是一个意外。(未完待续。)&lt;=""&gt;&lt;=""&gt;&lt;=""&gt;&lt;/=""&gt;&lt;/=""&gt;&lt;/=""&gt;&lt;/="r"&gt;&lt;/=""&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