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后的三国 > 第476章 什么时候喝你的喜酒
    &lt;=""&gt;    刘胤赶紧赔着笑脸道:“我怎么会嫌弃你呢,你可是上天赐给我的心上人,三千弱水,我也只取一瓢饮,不管你是出身豪门还是出身山野,我都不会在乎的。”

    魏雪舞神情略显忧郁,怅然地道:“我出身于山野倒是不假,但我的母亲却是大户人家的女子,从小她教了我很多的东西,如何打理家务,如何相夫教子,她一生最大的希望,就是给我找一个好人家嫁了,只可惜,一直到她去世,也没有看到我的归宿。”

    刘胤暗骂自己嘴欠,一句出身山野勾起了魏雪舞伤感的回忆,他知道,魏雪舞这半生几乎都在为复仇而活的,她和母亲相依为命,肩负着血海深仇,同龄的女子早就已经是为人妻为人母了,而她始终却是孓然一身,她内心之中的苦楚,无人可以知晓。

    刘胤轻轻地揽了她的肩,缓缓地道:“雪舞,我知道,你终究是放不下心中的仇恨,其实我相信令尊令堂在世的话,也不希望你永远地生活在仇恨的阴影之下。你放心吧,我一定会为令尊魏延将军平反昭雪的,只是现在时机不到,你还需隐忍些时日,但请你一定要相信我,我言出必行,说到做到。”

    给魏延平反昭雪,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毕竟下旨给魏延定罪的,正是后主刘禅,给魏延平反,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不仅仅是拿足够的证据就能办到的,毕竟事关天子的颜面,刘胤必须要慎重其事,只有在他认为时机成熟的时候,刘胤才会向朝廷提出平反的事,在此之前。刘胤也只能将此事瞒了下来,包括魏雪舞的真实身份。

    魏雪舞的眼角滑落下一滴晶莹的泪珠,她默默地依偎在刘胤的怀中。对于她而言,刘胤就象是一把伞。给她遮风蔽雨,那宽阔而厚实的胸膛,能给她带来从未有过的温暖和呵护,她也从未怀疑过刘胤的话,也许她早已把自己此生的命运,交到了刘胤的手中。

    “启禀老爷,北地王求见。”管事的匆匆赶到了禀报道,却无意之中撞到了刘胤与魏雪舞温存的一幕。管事的慌忙低下头,再也不敢多看一眼。

    魏雪舞却窘得满脸通红,她和刘胤现在虽然两情相悦,但毕竟没有夫妻之实,更何况就算是夫妻,那也是闺房之内才可以卿卿我我,如此在下人面前就相依相偎,大秀恩爱,自然让魏雪舞窘的不行。

    她轻轻地推了刘胤一把,想从刘胤的怀中挣出去&lt;="r"&gt;。刘胤却是一把握住了她洁白的皓腕,含笑着道:“五哥又不是外人,见见他也是无妨的。”刘胤令管事的将刘谌迎进来。

    既然刘胤如此说了。魏雪舞倒也没有强行离去,丑媳妇终归也是要见公婆的,更何况刘谌也只是刘胤的一个堂兄,也不算什么长辈。

    刘谌满面春风地进到府来,与刘胤相见,远远地道:“文宣,这府邸还算满意吧?愚兄可是费了好大力气才给你收拾出来的。咦,这位是?”

    刘谌注意到了刘胤身边的这位陌生女子,不过看来起倒是有几分面熟。只是刘谌一时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

    刘胤哈哈一笑,道:“有劳五哥费心了。把这府邸收拾的干净利落。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雪舞姑娘。雪舞。这是五皇子北地王殿下。”

    魏雪舞款款而拜,道:“雪舞拜见殿下。”

    刘谌呵呵一笑,傻子都可以瞧得出来刘胤和这位姑娘的关系,现在魏雪舞既然已经在刘胤的府上了,那么也就只差拜堂成亲这个步骤了。他一笑道:“姑娘不必多礼,和文宣一样叫我五哥便是。”

    魏雪舞垂首道:“殿下稍坐,雪舞为殿下沏杯茶来。”说罢,躬身而退。

    刘谌注视着魏雪舞袅袅而退,冲着刘胤嘿嘿一笑,在刘胤的肩膀狠狠地捣了一拳,道:“好你小子,竟然是金屋藏娇啊!老实交待,什么时候的事,居然瞒了我这么久?”

    刘胤似笑非笑地道:“怎么,五哥你居然不认识她了?”

    刘谌有些莫名,沉吟了一下,道:“你如此说,我倒是有些印象……好象在那儿见过她似的……只是这一时半会倒也想不起来了。”

    刘胤道:“那我给你提个醒,两年前,在青城山上——”

    刘谌略一思索,忽地恍然大悟,惊讶地道:“原来是她!想起来了,想起来了,当时你和六弟为了一个采药女子争执了起来,最后还是比箭论的输赢,我记得当时六弟输了以后脸都青了,当场把父皇御赐的玉佩都砸了。真是想不到啊,文宣你当时英雄救美,如今可是抱得美人归了。怪不得我方才就瞧着眼熟,想不到竟然是她,只是当初她这是一个乡下采药女子,如今一身贵妇装扮,相差太大了,我一时眼拙,竟然没有认出来。文宣,我就纳闷了,这都相隔两年了,你是如何找得到她的?”

    刘胤呵呵一笑,魏雪舞的真实身份,刘胤可没打算外泄,除了张乐赵卓几个人之外,刘胤并没有告诉多少人,虽然和北地王刘谌关系不错,但刘胤也没准备此时告诉他实情,毕竟这件事牵连到魏延谋反的案子,等将来有机会为魏延平反昭雪之时自然会公开的。

    “此事一言难尽呐,总之,是一个缘份,我也没想到会和雪舞有走到一起的一天。”

    刘谌倒也没有打破砂锅问到底,刘胤的正室夫人疯了,那已经不是秘密了,皇室一族都很清楚,这几年来,相当于刘胤就是孤身一人,不是说没人选,就是没时间,刘胤能娶到这样的绝世美人,刘谌自然也为他高兴。

    “什么时候才能喝到你的这杯喜酒?”

    刘胤搔搔头,道:“父母之命不可违,此事还得禀明母亲才是。好在通往南中的道路已经畅通,我已经派出了信使,相信不出几日,就可以抵达南中了。”(未完待续。)&lt;=""&gt;&lt;=""&gt;&lt;=""&gt;&lt;/=""&gt;&lt;/=""&gt;&lt;/=""&gt;&lt;/="r"&gt;&lt;/=""&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