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后的三国 > 第471章 撤
    虽然攻克了武关,但杜预在武关道上的进军并不没因此而顺利多少。

    牵弘在武关道上是节节败退,节节抵抗,依靠武关道复杂狭隘的地形一步步地阻击着杜预,且战且退。

    牵弘的这一策略无疑是正确的,由于兵力比杜预要少,牵弘尽可能地利用地形的优势,而避免与杜预进行决战。武关的失守让牵弘变得更为地谨慎,退守到商县的时候,牵弘就感觉到这里的地势过于开阔,不利于防守,他便直接放弃了商县,退守上洛。

    而杜预的兵力虽然是牵弘的数倍,但武关道狭隘的地形让他的这种优势根本就无法施展出来,杜预也只能是紧随着牵弘,他退一步自己进一步,攻占商县之后,牵弘又在上洛构筑了一道新的防线,双方又陷入了新的攻防大战。

    上洛是武关道上倒数第二个关隘了,最后一个关隘就是蓝田,一旦越过蓝田,杜预就可以进入到苍茫的关中大平原了,眼看着胜利在望,杜预自然是信心十足,对着上洛的蜀军守兵发起猛烈地攻击。

    牵弘此刻退无可退,只能是咬牙顶着,如果上洛再失守的话,那么整个武关道就只剩下蓝田一关可以防御了,如此一来就再无回旋的余地了。

    但杜预的决心很大,攻势极为猛烈,牵弘颇为有点难以招架,他很清楚,关中的守军现在那可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根本没有多余的兵力来援助自己,唯一的指望就是远在汉中的刘胤了,但武关道与汉中相隔甚远,短时间内恐怕无法回援。牵弘只能是依托关隘拼死抵抗,并做了撤防蓝田的准备。

    牵弘的压力大,杜预的压力也不轻,武关道的战事拖延的越久,变越发的对魏军不利,武关道地形狭长。几万大军挤入武关道,宛如被灌了腊肠一般,前面已经封了口,倘若后面也被封了口。那就真得等着风干了。

    所以杜预也不敢将全部的兵力都投入到武关道中,在丹水留了一万人马驻守,以为后援,但仅管如此,杜预还是派出了眼线前往上庸和汉中。打探刘胤的动向。

    首先传回来的是一条利好的消息,钟会在蜀中并没有束手待毙,而是采用了乾坤大挪移术,从川西的成都等地跑到了川东的阆中和宣汉,并打通了通往上庸的巴东小道,总算是解决了粮道难题。

    可以说,杜预此行策应钟会的目的已经是达到了,但显然杜预有着更大的目的,那就是打通武关道,进军关中。现在蜀军兵力分散,正是他进军关中的好机会,只要能把握住这个机会,杜预便可立下不世之功,这正是杜预所渴望的。

    唯一令杜预担心的,就是身在汉中的刘胤,从刘胤以往的手法来看,此人最擅长的就是不按常理出牌,专走偏锋,如果是一般的将领。都会在第一时间内回师关中,抢在杜预攻到蓝田之前到蓝田增援牵弘,以确保关中之不失。

    但刘胤用兵常以神出鬼没称著,杜预也很难猜到刘胤的下一步会如何动作。在一天没有得到刘胤的确切消息之前,杜预一天也不得安宁。

    魏兴郡太守申权派人送来的一封信让杜预的担心变为了现实,刘胤果然没有回兵关中,而是径直向西城上庸杀来,现在西城上庸的防守极为地空虚,根本就无力抵挡刘胤的进攻。西城的失守似乎正是证明了这一点。

    很快地,上庸那边也送来的告急的文书,情况显然要比杜预预想的还要糟糕,上庸太守杨琦在木兰塞兵败身亡,整个的上庸守军几乎是全军覆灭,东三郡最险要的隘口落入了刘胤的手中,上庸、房陵芨芨可危。

    如果上庸等东三郡失守的话,对身处武关道的杜预就是一个最大的威胁,虽然在南乡丹水杜预留驻了一万人马,但杜预很清楚,仅凭这一万人马是很能够难挡得住刘胤的进攻的,拿下东三郡的刘胤很有可能会挥师东进,攻打南乡,掐断杜预的归路。

    这一招釜底抽薪的确够狠,就是欲将杜预的大军封死在武关道上,刘胤并没有单纯地回兵救援蓝田,而是选择了从魏军的薄弱处,也就是东三郡下手。东三郡长期以来没有经受过战乱,所以这儿的守备力量相当的松懈,守军的防守意识也比较淡薄,东三郡的失守,也自然就没有什么出奇之处。

    现在的关键是杜预将何以应对,撤兵?杜预很是心有不甘,破武关,克商县,杜预已经是攻到了上洛,眼看就要打通整个的武关道了,却传来了这个坏消息,行百里而半九十,杜预在攻打武关道上,已经是付出了很大代价,现在却要从武关道上撤军,所有的辛苦倾刻间化为乌有,这让杜预一时很难接受。

    “将军,情况看看来有些不妙,刘胤攻克了东三郡,接下来肯定会攻打南乡的,我军的退路都可能不保啊。”邵原满脸忧虑地道。行军打仗打的就是后勤,后路被人家抄了,这个不是个好现象。

    听闻到东三郡失守的消息之后,整个魏军都为之震动,谁都清楚这意味着什么,现在进攻武关道的粮草物资供应,基本上还是要通过上庸或襄阳来运送,如果上庸所在后路被掐断,整个大军或许就都陷入到绝境当中。

    邵原所虑也正是杜预的所思,杜预感到此刻肩头上的担子似乎有千钧之力,如何带着这支魏军走出困境,不被刘胤给全军覆灭,才是杜预考虑的重点。

    虽然这一撤兵,杜预先前所有的努力都化为了危有,但杜预可不敢再拿几万大军的存亡来赌博了,放弃的关隘和城池或许还有机会夺回来,而一旦人马折损,再想要恢复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杜预的目光黯淡了下去,看向几乎铁定可以拿得下来的上洛,杜预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有些无奈却又语气坚定地下达了命令:

    “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