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后的三国 > 第438章 解围黄金
    既然已经到了黄金,这汉中的第一仗,自然要在黄金开打。刘胤随同虎步左营虎步右营紧随新编一营赶到了兴势山,而虎骑营和后勤辎重部队至少还有两三天的路程。

    虎骑营例来是蜀军中冲锋陷阵的急先锋,但这一次却很杯具地落到了后面,崎岖不平的山地让虎骑营完全丧失了快速机动的能力,反而落在了轻装步兵的后面。

    刘胤似乎没有等虎骑营赶到再发起进攻的意思,根据斥侯探报的结果,魏军在黄金围城的只有偏将张约率领土的两千军队,以蜀军先期赶来的三个营一万多军队,吃掉这股魏军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对于刘胤而言,打这样的仗几乎没有任何的悬念,他所考虑的,是如何把这两千魏军包个饺子,将他们一锅端了,打胜仗不算本事,本事高的话就应当是不让一名魏兵漏网才是。

    由于兴势山一带荒凉偏僻,几乎没有什么人烟,蜀军到达的时候,也丝毫没有引起魏将张约的注意,刘胤立刻进行了布署,令高远率虎步左营封锁黄金以东的道路,令傅募率虎步右营封锁黄金以西的道路,令卢逊率新编一营对围困黄金城的魏军直接发起进攻。

    刘胤这样的安排就是有意地来考验一下新编营的战斗能力,距离新编营成立还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除了在子午谷行军之外,新编营还未参加过任何的战斗,刘胤挑选围困黄金的这支魏军动手,颇有点练兵的意思。反正就算新编营拿不下这支魏军,已经卡在东西两条退路上的虎步左右营完全不会给魏军任保逃脱的机会,这一仗打的就是歼灭战。

    卢逊显得很兴奋,要知道他在汉中打游击的这两年。几乎就是被魏军追着打撵着打,偶尔的反击也是趁其不备,捞上一把就走,别说是歼灭战了,就连正面与之交锋的实力也没有。这也怪不得卢逊,他手中只有千八百人。这是他的全部家底,拼光了就没有了,只能采取迂回游击战略,避敌锋芒。

    而今天他不用再避敌的锋芒了,拥兵五千的他现在可算是扬眉吐气了一把,该是让这些22,魏人尝尝咱锋芒的滋味了。

    卢逊是跃跃欲试,恨不得立刻就率军冲上去和魏军一番决战,不过刘胤微微一笑,劝他不要心急。等虎步左营和虎步右营完全包围圈后他再行动,这样的话,二千魏军定然没有一条漏网之鱼。

    卢逊自然遵命,等到高远和傅募那边发过来讯息,他立刻率军从兴势山上冲了下去。担任先头攻击部队的自然是卢逊的老部下,汉中游击部,他们不光熟悉汉中的地形,而且长年累月的作战。让他们养成了坚韧的性格,号令一下。如出林的猛虎,向着山下的魏军营垒就冲了过去。

    新编营虽然大部分的是新兵,不过他们大多是来自于关中士家的私兵部曲,在战斗力方面并不逊色,还有一部分来自于魏军的降兵,是刘胤精心挑选出来的精壮之士。对于底层的士兵而言。为谁效力并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只要有粮有饷,卖命也是值得的。

    新编营虽然队形有些散乱,战阵还未成型,但在卢逊的带领下。却是斗志昂扬,士气高涨,对魏军的攻击迅猛而有力。

    同对付汉乐二城一样,魏军在初期强攻未克的情况下,对黄金城采取了围而不打的策略,希望可以依靠长期的围困,迫使守军因为粮尽而投降。如今围城已经有一年半多的时间了,魏将张约信心十足,他认为黄金的守军已然坚持不了多久的时间了,他们存粮和意志力已经到了极限,只需再铁桶般的围困下去,投降是迟早的事。

    就当张约向往常一样,登高向黄金城眺望,看着黄金城内是否出现人心浮动的迹象。不过结果依然让他很失望,黄金城内战旗高飘,严阵以待,并没有出现因为粮荒而混乱的情形。不过张约似乎很有耐心,多的日子还等了,再多几天他一点也不在乎。

    “真是一个老顽固!”张约低低地咒骂了一句,这两年来劝降的话说了几箩筐,但老家伙柳隐就是不为所动。张约正思量之时,突然耳畔传来了喊杀之声,张约回头望去,只见由打兴势山方向突然地冲杀出了无数的人马,声势浩大,他不禁是悚然一惊,虽然他很清楚汉中地区一带存在着蜀军的游击部队,但那些家伙和老鼠没有多大的差别,就爱干些偷鸡摸狗的事,根本就没胆量来正面交锋。

    可眼前的敌军规模却不知比那些蜀军的游击部队浩大的多少,比他手下的军队还更要强盛,张约一时间慌了神,现在魏军的布阵都是枪头朝内的,就是为了防备黄金守军的突围,此时蜀军从外围发起突袭,等于是一刀捅在了魏军的软肋上,给了张约一个措手不及。

    卢逊骑了一匹快马,手持长枪,如旋风般的冲入了魏军阵地,有的魏兵扑上去试图拦截于他,被卢逊几枪就挑翻在地,卢逊在魏军阵中往来驰骋,如入无人之境。

    卢逊其实一眼就瞄准尚在阵中左右焦急的张约,快马一鞭,直接就冲着张约杀了过来。张约惊魂出窍,正待回身逃时,被卢逊赶上,一枪刺翻在地。

    张约一死,魏军更是大乱,蜀军乘势而攻,杀得魏军丢盔弃甲,狼狈逃窜。

    在城头上观战的柳隐也瞧见了,不过他心生疑惑,不知道是否有诈,毕竟打北面杀出一支人马,这也太不寻常了。

    柳隐的长子名叫柳充,眼光很尖,一眼就远远地瞧出汉军军旗,惊喜地道:“父亲,是咱大汉的人马,看那领军之人,不就正是游击校尉卢逊吗?”

    柳隐定睛一看,果然是卢逊,大喜过望,立刻下令打开城门,带兵冲杀了也去,与卢逊里应外合,很快地将围困黄金的魏军就地歼灭,黄金之围,遂解!(未完待续。)u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