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后的三国 > 第409章 果然如是
    “汉军的军旗?怎么可能?”卢逊为之一怔,要知道,这儿可是魏国的腹里之地,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出现蜀汉的军队,大概是这名士兵急得昏了头,眼里出现了幻觉吧。不过尽管如此想,卢逊的目光也不由自主地向前望去,在心底之中,他也有一丝暗暗地期许,前面真要是出现蜀汉军队,无疑他们便得救了。

    可相隔的距离太远了,卢逊也没有二点五的眼神,虽然可以看到远处的战旗在晃动,但却无法分辨出旗上的字迹,不过那些人影身上所呈现的颜色,并不是魏军所着的深褐色军服颜色,而是暗红的色泽,这与蜀军的军服颜色完全的一致。

    卢逊的心莫名地一阵悸动,难道说前方的军队真的是蜀汉的军队吗?不管怎么说,卢逊都必须要向前看个究竟才行。

    后面荀恺的追兵渐至,卢逊也不敢再迟疑,立刻率军离了斜峪关,向五丈原的方向而行。

    魏蜀两军的五丈原之战已经是接近了尾声,司马望的军队已经是开始溃败,蜀军正在分路而进,围歼败退之中的魏兵。卢逊越往前走,越可以感受到战场的氛围,如此十余万大军的大会战,可不是卢逊在汉中可以亲历到的。

    卢逊最关心的还是前面军旗的旗号,虽然蜀军各部都在奋力地向前追歼,但刘胤的中军倒是巍然不动,这也让卢逊和他手下的数百军士清楚地看到那红色的军旗之上有绣着的“汉”字。

    还真的就是蜀汉的军队,卢逊和众军士仿佛如见到了亲人一般,激动地热泪盈眶,不容易呀,他们历经了千辛万苦,几乎是从死人堆里爬了出来,虽然他们还搞清这是从哪里来的蜀军人马,但他们都有理由相信,这一刻,他们终于是死里逃生了。

    卢逊看着那随风飘扬的军旗。竟然有一种恍惚的感觉,似梦似幻,极不真实。他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这关陇之地怎么就会出现蜀汉的军队。而且是规模如此浩大。从蜀地通往关中,汉中是必由之地,前方传来的消息,卢逊已经知道剑阁失守了。剑阁的失守也就意味着蜀地的门户大开,虽然卢逊不清楚蜀中的战况发展到了何种程度。但他清楚现在已经到了蜀汉王朝生死存亡的边缘,蜀军是不可能有什么余力对曹魏的腹地关陇发起攻击的,更何况就算是蜀军想要进军关陇,汉中将是必由之地,自己在汉中辗转作战一年半,还从未听说有那支军队从汉中出发进军关陇的。

    这一支蜀汉的军队是如何出现在关陇大地的,难不成他们有飞天的本事,从蜀中可以直接飞到关中来?

    卢逊是百思不得其解,但眼前的这支蜀军的存在是铁一般的事实,根本就不容许他有丝毫的质疑。他很好奇,同时也很期待,想看看这支军队的领军之将是何人,竟然有如此神奇的本事。

    “站住!你们是何人,那个部分的?”刚进入到距离蜀军中军还有两三里的距离之时,突地冲出一彪人马,将卢逊等人的去路给截断了。

    现在蜀军全部的力量整体前压,但刘胤的中军不动,负责外围警戒亲兵护卫就不敢动,至少在方圆三里之内。中军的游骑巡哨便在往来巡视,密切地注意着周围的情况。

    卢逊等人的到来让这些警卫亲兵顿时紧张了起来,在整个蜀军的后方突然地出现一支军队,虽然人数不多。但足以引起警戒亲兵的警觉,虽然说这些兵卒也是身着蜀军的服饰,但是如果是魏军乔装改扮意图从背后偷袭主帅,这样的可能性也并不是没有。

    当然,这也仅仅是猜测,没有证据表明这些人是魏军乔装改扮的之前。警戒亲兵是不可能轻易地发起攻击的,他们刀枪在手,弓箭在握,一付全神戒备的模样。为首有是一名军司马,上前拦住卢逊等人的去路,盘问道。

    刀就多亏了卢逊他们身上的这身军服,刘胤的亲兵卫队这才给了他解释的机会,否则真要是魏军派来偷袭的,他们早就杀无赦了。

    卢逊赶紧解释道:“在下是汉中都督府麾下游击校尉卢逊是也。

    那名军司马冷眼打瞧了一下卢逊,并没有放松警惕,道:“你既是汉中游击校尉,可有什么凭证?”

    卢逊赶紧将自己的印信递了上去,道:“这是在下的印信,请查验。”

    那名军司马接过印信,看了一下,蜀汉官员的印信是证明官员身份的重要凭证,虽然仅凭印信尚不足以打消他的怀疑,但明显地可以看到那军司马的神色已经是缓和了许多,按军职,游击校尉是校尉职衔,比军司马要高。

    “卢校尉既是汉中游击校尉,那为何不在汉中却到达五丈原?”

    卢逊不禁叹息一声道:“此事说来话长,后面有魏军追兵迫来,情况紧急,还请军司禀明将军,就说卢某有要事求见。”

    那军司马看了卢逊一眼,他似乎也看到了斜峪关方向有大队兵马运动的迹象,不过此次还得回禀刘胤,在未得到刘胤首肯的情况下,这名军司马是无权是擅自带卢逊去见刘胤的。

    “好吧,你在此稍后,某自会禀明大将军,由大将军定夺。”那军司马说着下令部下,严密监视卢逊等人的动向,一旦发现其有任何异动,一律地格杀勿论。而他亲自返回中军,向刘胤禀报。

    “卢逊?竟然是他?”刘胤听到这个名字,脑海之中立刻浮现出当年在汉中时的情形,自己和卢逊倒是有一面之缘的,只是没想到居然会在这种场合下再次相见。在刘胤的印象之中,卢逊是一个性格率直之人,很好打交道,当年在汉中之时,自己就曾向其面授过机宜,卢逊倒是虚心接受,后来汉中沦陷,估计卢逊也只能是按原计划进行游击作战,也不知自己的提点对他有多少帮助,不过此刻在能在此相见,也算是一种缘份了。

    刘胤脸上浮现出一丝的笑意,说道:“有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