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后的三国 > 第356章 山盟海誓
    春寒峭冽的夜,万簌俱寂。

    中军帐之中,油灯架子上的几盏油灯发出忽明忽暗的光芒。

    “这伤口再若深上三分,你这只手可就要废了。”刘胤心有余悸地道。

    回到大营之后,刘胤没有传唤医匠,而是亲自动手给魏雪舞进行包扎。

    姚弋康的这一刀伤口很深,已经伤到了骨头,刘胤虽然不是军医,但简单的伤口处理和包扎他还是很熟练的,看到魏雪舞的伤势,刘胤确实也是很担心,只差了那么一点就要伤及到腕动脉,甚至止血不及时的话,都会有性命之忧。

    魏雪舞平静地坐在那儿,任由刘胤给她包扎伤口,手腕上的伤口伤及了骨头,换做常人早就大呼小叫了,但魏雪舞平静的脸上似乎没有一点波澜。听得刘胤如此说,她也只是浅浅地一笑。

    刘胤道:“雪舞,你这次太不应该了,情况未明,就贸然出手,那些羌人都是悍战骁勇之辈,那西羌王子武艺更是了得,此次若非我用火器来要挟于他,恐怕后果不堪设想。你呀,太冲动了。”

    魏雪舞垂下了头,长长的睫毛都在轻轻地颤动,低声道:“很抱歉,给你填麻烦了。”

    刘胤给她包扎好伤口,却不曾放手,将她那温润如玉的纤纤柔荑握在掌心之中。魏雪舞人美,一双玉手更是白嫩无瑕,春葱似的玉指修长纤细,柔若无骨,很难想象这一双纤美的手握起剑来,却是可以夺人性命。她的手很凉,冰肌玉骨一般,却又滑腻如脂。

    魏雪舞脸上一阵羞红。急欲将手抽回去,但刘胤却抓的很紧,她挣了几下也没有挣脱。后来干脆就索性由他握着,不过她的娇靥更加地红艳似火。

    “雪舞。我没有埋怨你的意思,你知道吗,在那一刻,我几乎要疯掉了,所以我才不顾一切地要救你回来。曾经有一段真挚的感情放在我的面前,我没有珍惜,但当要失去它的时候,才追悔莫及。人生的痛苦莫过于此,如果上天能再给我一次机会的,我会对她说三个字——我爱你!如果非要在这前面加一个期限的话,我希望是一万年。”

    内心深处刘胤早就把自己骂了一万遍,这句被多少人说烂了的爱情表白感觉是如此地狗血淋头,但此时此刻,刘胤却发现没有比这段话更为合适的对白了,确实,魏雪舞一直在他的身边,两人也一直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但当雪舞真正遇险的那一刻,刘胤的心猝然地如坠入了万年冰渊之中,深深地被刺痛了。那一瞬间,刘胤才真正发现,他爱雪舞,爱得是那样的深沉,所以他才会不顾一切地扑上前去,甚至抱着与敌人同归于尽的信念,因为他绝不容雪舞有什么意外,否则真的要遗憾终身了。

    不得不说这句话带给魏雪舞的震撼是何等的强烈,刘胤的目光是那么的灼热。呼吸是那么的短促,感情是那么的真挚。她更没有想到他的表白是来得如此地突然,如此地热烈。雪舞下意识地躲闪着,低喃道:“大将军,你……”

    “不要叫我大将军,叫我文宣,”刘胤炽烈地道,“雪舞,不要以为今天在战场上我说的话只是为了敷衍羌人,我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发自肺腑,也许直到今天,我才意识到你在我生命中的份量,我不能没有你,无论天涯,无论海角,此生无渝。”

    魏雪舞似乎被刘胤的炽热所感染了,她眼角的泪,再一次地夺眶而出。

    “文宣,我……”魏雪舞有些哽咽地道,“谢谢你对我所做的一切,只是我们地位悬殊,你是高高在上的大将军,贵为王侯,而我只是一个犯官之女,到现在还被朝廷通缉着,我们并不相配。以你的身份,多少名门淑媛趋之若鹜,你又何必执着于我这样一个低贱的女子。”

    刘胤直视着她,道:“三千弱水,我只取一瓢饮,雪舞,别说什么门弟之别,别说什么富贵贫贱,我只要你,别的我什么都不在乎。雪舞,看着我的眼睛,你告诉我,在你的心里有我吗?感情是双方的,如果你心中没有我,我不会强求,但不要欺骗你自己,因为我看得透你的灵魂。”

    魏雪舞的娇躯在轻颤,泪水模糊了视线,如果说对刘胤没有一点感觉,那她就是在骗自己,青城山的邂逅,让她的心不禁荡起了一丝的涟漪,这两年的朝夕相处,更让她的心弦一次次地被拨动,而现在他近乎疯狂地表达方式让她迷惘,让她昏乱。她低低地呢喃道:“不,不可能的,我们之间不可能有结果的?”

    刘胤温柔地握着她的柔荑,目光深情而坚定。“雪舞,不要再逃避了,你的眼神已经出卖了,我相信,你心里有我,这就足够了。剩下的,就由我来安排吧,我是男人,理应为你撑起一把伞,为你遮风挡雨。雪舞,我发誓,我绝不会让你再受到了一丁点的伤害,此生此世,此情不渝,我要给你一世的幸福。”

    “文宣——”雪舞扑入了他的怀中,泪水如掉线的珍珠,止也止不住,直把刘胤衣服的前襟都打湿了。

    刘胤轻抚着她的背,心中是感慨万千,对于感情上的事,刘胤一直表现的比较怯懦,他和魏雪舞的关系,一直就处于一种若即若离的状态,如果今天不是西羌王子姚弋康来了这么一手,刘胤还真不是知如何处理这段感情。现在捅破了窗户纸,刘胤霎那间将自己的情感渲泻了出来,反倒是有一种说不出的畅快。

    刘胤凝视着爱人,深情地道:“雪舞,感谢有你,让我的生命不再苍白,拥有你,是我此生最大的幸福,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魏雪舞依偎在他的怀中,低吟道:“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乃敢与君绝!但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知意。”

    “今生永不相负!”刘胤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生命中的热情,都倾注到了这深深的一吻之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