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后的三国 > 第343章 坚守襄武城
    越往北走,便越发地荒凉起来,大片的原始森林消失了,代之而来的是零星的树木和低矮的灌木,深秋季节,半人高的野草变黄枯萎,大地愈发显得苍凉起来。

    在这片区域,野兽都很少出没了,原本以为可以猎些虎豹狼虫充当食物的蜀兵很是失望,运气好一点可以猎得些野鸡野兔,就算是有些收获了。但大军行进的速度极快,除了极个别时间短暂停留之外,其余的时间都在急匆匆地赶路,根本就没有多少时间停下来打猎,更何况三万大军每日的开支用度都是一个惊人的数目,仅凭几只野鸡野兔什么的,连塞牙缝都不够。

    其实此次大军北进,一直是贴着蜀国的边界向北而行,翻越雪山之时,与蜀国的汶山郡也相隔不过二三百里,此刻行军北上,距离阴平武都二郡,最多也不过是三四百里的路程,如果此时大军转向东北方向而行,便可以绕过草地,翻越岷山,抵达阴平郡的沓中。

    可惜现在汶山和阴平都已经陷落了,在其险要关隘之处,魏军都驻守着人马,想要通过,绝非易事,更何况绕行阴平,势必会打草惊蛇,对奇袭陇西的计划有很大影响,所以刘胤只能是率军向正北而行,穿过茫茫草地。

    这几天走的路虽然艰险,但好歹它也坚实的路面,有无当营在前面开路,整个大军的行进速度保持的不错,九天的时间,赶了七百多里的路,慢慢地接近了草地的边缘。

    松潘大草地处于青藏高原和四川盆地的缓冲地带,为西倾山、岷山、巴颜喀拉山之间的山原,纵横三百多公里。海拔3500米以上,河道迂回摆荡,水流滞缓。叉河、曲流横生,形成大片沼泽。水草盘根错节,结络而成片片草甸,覆于沼泽之上,气候变换无常,就算是在一千八百年以后,这里都是人迹罕至的,是真正意义上的生命禁区。

    刘胤在后世走过的的草地已经是修通了公路,虽然徒步而行。但却是沿着公路而走,根本就没有感受到生死的威胁,更何况一千八百年后和现在草地的状况,有着天壤之别,刘胤清楚地感觉到,现在的草地面积,要比后世的范围更广,想要走出草地,对蜀军而言,是一个极大的挑战。

    大军在草地的边缘地带扎营安寨。为最后的冲刺做着准备。

    粮食全部分发到了个人的手中,所有该丢弃的物资都统统地丢弃了,现在的蜀军。必须要轻装上阵,踏上这片生命的禁区。

    乘着这个时候,刘胤和张乐赵卓亲自前往草地去查看。

    远远地望去,但见前方水道迂回,河网密布,除了一眼望不到边的灰黄色低矮的草甸之外,看不到任何的树木,鸟兽绝迹,荒无人烟。整个的草地笼罩在苍茫的白雾当中,一片死寂。

    “哇靠。”张乐是倒吸了一口凉气,道:“大哥。这前面有路吗?我怎么光看到大片的沼泽地,连半条路都找不出来。”

    刘胤目光凝重地道:“草地既是有路,也是无路,只有从这儿杀出一条血路,才可能抵达陇西。”

    张乐正想说些什么,忽然他注意地了左侧很远的地方升起一阵炊烟——没错,就是炊烟,虽然草地周围雾气腾腾,但炊烟和雾气还是有明显的区别,雾气是白茫茫的,炊烟则是淡黑色的,特别的醒目,张乐惊讶地道:“唷,这儿居然有人,大哥,我们过去瞧瞧如何?”

    刘胤也看见了那道炊烟,不禁是大感好奇,按理说越过雪山之后,一路行来,几乎没有看到半点人烟,没有想到来到了生命禁区的草地边缘,居然看到有人在此居住,实在是大大出乎了刘胤的意料。

    为了探个究竟,刘胤等人策马向西,奔着炊烟升起的方向就赶了过去。

    很快地几间草屋就映入了眼帘,虽然简陋,但一眼就可以看出是人造的房舍,毫无疑问这里面居往的定然是人,不过刘胤很好奇,究竟是什么人的有这样的胆量,敢生存在草地的边缘。

    急骤的马蹄声显然也惊动了草屋内居住的人,未等刘胤等人接近,他们已经是出了草屋,驻足观看,看其衣着装束,正是羌人无疑,突然地来了这么多骑马佩刀之人,这些羌人很是惊慌。

    刘胤跳下马,含笑地道:“老乡勿惊,我们乃是大汉天子的军队,为了讨伐逆魏,途经贵地,多有打扰,还请多多包涵。”

    那些羌人根本就听不懂刘胤的话,露出怪异的神色。

    还好阿坚懂得羌语,上前和那些羌民交流,将刘胤的话翻译成羌语,转述了一下。

    为首的一个羌人将信将疑,又与阿坚说了半天,阿坚向刘胤禀报道:“他极是怀疑少主的话,因为从来就没有军队来到这里过。”

    刘胤饶有兴致地问道:“这里既无人烟,那你们是从何而来?”

    羌人解释称,他的祖辈们一直生活在雍州陇西郡和凉州西平郡一带,后来受官府的压迫和别的部族的欺凌,他们所在的部族才被迫南迁,从陇西迁移到草地南方。对于刘胤提出的问题为何他们会居住在草地的边缘,而没有选择向南的地方,羌人答曰,临近草地虽然条件艰苦些,但这里绝少虎狼等猛兽,越往南走,猛兽出现的概率便越高,所以他们还是居住在这儿比较安心。

    苛政猛如虎,这些羌民之所以居住在草地之侧,显然是因为受到魏国陇西地方官吏的欺凌而被迫搬迁的,他们宁可生活荒无人烟的草地附近,也不愿意生活在陇西、西平等地,显然魏国的暴政比狼虎再可怕。

    不过知他们是从陇西郡迁来的,刘胤不禁露出满脸的喜色,他们既然能从陇西跨越草地来到这儿,那就证明他们经越过草地,刘胤的大军正缺向导,能遇到有穿过草地有经验的人,真是一件幸运的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