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后的三国 > 第328章 天才还是疯子
    “陇西?”司马昭面上明显有错愕的表情,现在他的注意力,都在荆益二州,这个时候突然传来陇西的消息,倒让司马昭颇感意外。▲∴▲∴,或许是陇西的羌胡犯境?这点小事,雍、凉刺史难道还搞不定吗,非得上报洛阳来。

    司马昭眉头紧皱,接过书信来,拆开视之,谁知刚看了几行,司马昭的脸色骤然大变,失声惊道:“蜀人进据陇西,这怎么可能?难道他们都能胁生双翅,飞过去不成?”

    贾充和裴秀原本正在危襟正坐,与司马昭共议着前线之事,突然听到司马昭从嘴里蹦出这一句,都深感莫名其妙。众所周知,蜀汉的小朝廷已经流亡到了南中,而南中与陇西相隔着蜀地和汉中,蜀人进占陇西?这是一件多么令人匪意所思的事啊!

    不过司马昭正在凝精会神地看信,他们也不好打扰,只是默坐在一侧,心中虽然是好奇不已,但也只能是静静地等待司马昭将信读完,才能轮上他们一解心中的疑惑。

    司马昭迫不及待地将信读了下去,神色为之数变,这封书信正是青鸟到达陇西之后在第一时间内提供的那封情报,由于大雪封路,书信辗转传到洛阳,已经是半个月之后的事了,不过带给司马昭的震撼却没有因为时效性的降低而降低。

    蜀国的镇北将军刘胤率军三万从汉嘉出发,连续翻越了五座雪山和穿过草地沼泽,攻占了陇西郡的临洮县,天!司马昭倒吸了一口气凉气,这刘胤真的是疯子吗,居然敢从从未有人走过的雪山草地进军陇西?

    疯狂,简直就是太疯狂了。疯狂地不可理喻!

    刘胤进入到司马昭的视线还是阴平小道击败邓艾的时候,不过邓艾本身就是行奇弄险,一旦遭遇伏击,失败的命运便已经注定,此役最多从一个侧面看到刘胤慧眼独具,并不能代表刘胤的军事天赋有多高。毕竟这不是正战。其后魏国大军高歌猛进,蜀国残余势力节节败退,刘胤在抵御钟会进攻方面表现出来的能力也没有高人一筹之处,充其量就是吃掉了冒险突进的庞会,所以司马昭并没有对出身于汉家宗室的刘胤另眼相看,他一直比较关注的还是姜维等一些宿将的表现,司马昭年轻的时候也同姜维几次直接交过手,在司马昭的感觉之中,蜀中也只有姜维算得上是一个对手。

    但刘胤奇袭陇西的举动。让司马昭倍感震惊,如果刘胤不是一个疯子的话,那绝对是一个惊才绝艳的人物,比邓艾偷渡阴平小道还要更为地疯狂,现在关陇一带空虚,想要防住刘胤的这一手的确是很难。

    “你们也来看看,这个刘胤到底是天才还是疯子?”司马昭将书信递给贾充和裴秀。

    贾充和裴秀急欲知道这封信里写的是什么,当下就迫不及待地看了起来。还没有读完,两个人的脸色就陡然变了。太出人意料了,从古至今用兵者,还真没有如刘胤这般疯狂,这完全是不按常理出牌嘛,也难怪司马昭会问,这家伙到底是天才还是疯子。

    贾充沉吟一下。道:“晋王,姑且不论这个刘胤是如何到的陇西,关键的是整个雍凉一带几乎无兵可御,刘胤等于是在我们的软肋上插了这么一刀,如果臣所料不差的话。此时此刻刘胤想必已经拿了陇西天水这几个郡,当务之急是必须要拿行之有效的应对之策来,确保长安不失,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裴秀忧虑地道:“方值隆冬,天寒地冻,不宜用兵,如何破敌是一个难题。晋王,是否可以调钟会的军队回师陇西,剿灭刘胤?”

    司马昭此刻早已从震惊之恢复过来,做为一代雄主,司马昭的胸襟可比一般人要宽阔的很多,陇西之地虽然也很重要,但和荆益二州比起来,却又轻了许多,毕竟陇西是魏国的边陲,较为荒凉偏僻,得失对于整个天下的布局而言,便不显得十分重要。

    司马昭冷哼了一声,道:“三万人马袭取陇右,不过是癣疥之患,又何足道哉。孤以为此不过是蜀人计穷耳,妄图施围魏救赵之计,以解蜀中之危局。钟会的大军一旦从蜀中撤出,再想入川,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所以入蜀之兵不可轻动,至于陇西,孤自有应对之策。”

    贾充道:“反攻陇西,倒也不急在一时,守住长安,才是当务之急。”

    司马昭点头道:“关中之地,自然不比陇右,此乃社稷之本也,须得一员重将守之,你们看何人可担此职?”

    裴秀道:“骠骑将军司马望此前曾任征西将军,都督雍凉诸军事,熟悉关陇军务,臣以为司马骠骑可以当之。”

    司马望是邓艾的前任,担任雍凉都督八年,威化清明,治军严厉,曾多次击退姜维的进攻,在司马宗族之中,是一员不可多得的虎将,在关中陇右拥有极高的人望。后来司马望升任卫将军、中领军之后,才离开了关陇,现在关陇地区烽烟又起,还非得用司马望这般重将不可。

    司马昭许之,当即下令由司马望出任都督雍凉诸军事,总揽关陇军务,即刻起程前赴长安,暂时为御敌之计。至于调集大军对陇西的反攻,估计最早也得明年年初。现在魏国的大军主力虽在南方,但调集一些人马对付刘胤的三万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只是现在时值隆冬,无法用兵,司马昭也就只能暂时隐忍。不过司马昭倒没有在意,充其量也就两三个月的时间,刘胤有本事就让他在陇右折腾,等到明年春暖冰消之际,魏国大军一路碾压过去,估计刘胤还得再过草地爬雪山滚回南中。

    贾充眨眨眼,道:“晋王,此次陇右之失,与邓艾脱不了干系,身为大魏重臣,邓艾妄顾王恩,卖主求荣,罪在三族,臣请求晋王下令,缉拿邓艾在京的家人,腰斩于市,以正国法。”(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