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后的三国 > 第279章 继续撕逼
    ps:正版读者十分钟之后再看

    张乐赵卓等人看到刘胤平安突围,悬着的心这才放下,张乐道:“大哥,接下来该怎么办?是不是和他娘的这些吴狗拼了?”

    拼了?刘胤呵呵一笑,蜀汉就这么一点家底了,拼光了拿什么来守卫成都?今天的青阳浦之战打输了,刘胤认了,世上那有百战百胜的将军,失败不可怕,但不能输掉翻本的本钱,只要本钱在,有朝一日终就是会赢回来的。

    “所有各营,扔掉辎重,轻装速向郪县突进,虎骑营断后!”刘胤也顾不得整点兵马,追兵就在身后,现在只有撤回到郪县才能暂保安全。

    现在各营从包围圈里突出来,辎重器械包括连弩车这些重型装备差不多早就都丢光了,粮秣辎重是一支部队的根本所在,但在此刻,却成为了累赘,刘胤此刻命令将辎重全部丢弃,为的就是轻装上路,吴军乘胜追击肯定是必然,拿着累赘跑路,不被敌人追上才怪。

    各营立刻行动起来,该扔的扔,该弃的弃,反正也没有多少的辎重了,也顾不上重整编制了,都是就近混编成队列,向西而去。

    傅佥有些担忧看着身后尘土飞扬,想必是吴军已经迫近了,对刘胤道:“文宣,光是虎骑营恐怕不能与之力敌,还是留阳安营来断后吧?”

    刘胤坦然地一笑道:“不必了,岳父带阳安营速退吧,有虎骑营断后,就足够了。这一仗打得已经够郁闷的了。来而不往非礼也,我早给陆抗准备了一份大礼,只怕他不敢来拿。”

    ┄┄┄┄┄┄┄┄┄┄┄┄┄┄┄┄┄┄┄┄┄┄┄┄┄┄┄┄┄┄┄┄┄┄┄

    双方十几万人马的大会战,纵横覆盖了青阳浦几十里的范围,等陆抗赶到时。蜀军残部早已是逃之夭夭。

    陆抗骑在一匹大白马上,神采飞扬,容光焕发,他现在的心情非常地好,青阳浦之战注定将成为他的成名之战,他渴望擎三尺剑。立不世功的壮志雄心今日终于是得偿所愿,虽然相比于夷陵之战还是逊色一些,但陆抗相信,接下来他必然可以高奏凯歌,直捣成都。成就比父亲陆逊更为辉煌的战绩。

    虽然歼敌多少还没有来得及统计出来,但战场之上横七竖八躺满的蜀军尸体让陆抗的心情很是舒畅,无论从那个角度上来讲,这都算得上是一场酣畅淋漓的大胜,尤其是蜀军主帅诸葛瞻的毙命,更让这场大胜增色不少。要知道夷陵之战中,杀死的最高极别的将领也不过是张南、冯习、傅彤、沙摩柯这样的偏将裨将。

    不过迎面而来的留平一脸沮丧的模样让陆抗心底一沉,感觉到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果然留平垂头丧气地道:“启禀都督,末将无能,让蜀军残部全师而逃了。而且……步协将军阵亡了……”

    陆抗脸上顿时阴沉了下来,步协可是东吴的重将,也是此次伐蜀的副帅,居然在战役的末了给挂了,这让陆抗的胜利大为减色,而且在吴军的重重包围之下。蜀军竟然能突围而去,更让陆抗郁闷不已。

    陆抗详细地询问了具体的战况。然后道:“蜀军领军者何人?”

    “安西将军刘胤。”

    “刘胤?”陆抗的脸上阴睛不定,看来自己事先真的是小看这个刘胤了。在他的印象之中,刘胤不过是倚仗着宗室关系才混到安西将军的位置上,没想到此人居然有些本事,在大局已定的情况下还能力挽狂澜。

    “他们逃往了何处?”

    留平手指西面,道:“看他们逃跑的方向,应是郪县无疑!”

    步阐由兄长被杀,气愤之极,此刻主动请缨道:“都督,末将愿领兵追击,绝不让他们逃回郪县,我兄长的血仇,非报不可!”

    陆抗目视郪县方向,嘴角上浮现一丝冷酷的笑意,轻哼了一声,道:“放心吧,他们逃不了。”

    很快地,陆抗点起了三万人马,亲自率领,以步阐张咸为前部,向郪县方向追击而去。至于留平,则留下来和盛曼负责打扫战场。

    吴军也是轻装而进,很快就追出了十余里地,越过了青阳浦平原,地势就变得起伏起来,通往郪县的道路,也变得狭隘起来。

    张咸看四周路险林密,便谨慎起来,对步阐道:“此处路险,小人蜀人有埋伏。”

    步阐报仇心切,恨不得立刻就追上去,听张咸之言,不以为然地道:“蜀军方历大败,一支残部,纵然设伏,又有何惧?何况陆都督就在身后,须臾即至,这些蜀人逃了是他们的便宜,如果被我追上,片甲不留!”

    说话间,隐约可以看到前面大路上有蜀军的踪迹,步阐恨意滔天,立刻是挥军掩杀过去。

    当路的蜀军正是刘胤所率的虎骑营,正不紧不慢地向前行着,张乐看了看身后尘土飞扬追兵渐至,大喜道:“大哥,果然不出你的所料,这帮吴狗真追上来了。大哥,该动手了!”

    刘胤微微一笑,道:“莫急,前面不过是些小杂鱼,想要捞条大的,还得有点耐心。”刘胤将阿坚唤过来,耳语了几句,阿坚心领神会,立刻是转身而去。

    追到了一处谷地,看到四面情形险恶,张咸还特意地派出两队巡兵到高地处巡视了一遍,惹得步阐大为不满,张咸道:“兵法有云,军行至险阻山林之地,必谨覆索之,此伏奸之所处也,步将军也是熟读兵书的,不会连这个也不知道?”

    步阐亦无话可说,孙子兵法他也读过,如何不晓,只是他报仇心切,才不理会这些小节,张咸为人谨慎,自然不肯涉险。等到那些巡兵来报山上无人之时,步阐道:“张将军,现在可以安心追敌了吧?”

    张咸呵呵一笑,道:“小心使得万年船,步将军,报仇固然要紧,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不谨慎一点不行呐。”

    步阐冷哼了一声,也懒得理会于他,驱兵向前,通过了这片谷地。

    陆抗大军就在身后,(未完待续)&lt;!--over--&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