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后的三国 > 第243章 忧患重重
    PS:  正版读者请十分钟后再看,谢谢

    张乐可劲地兴奋不已,这回逮到这么一条大鱼,这可惊天之功啊,邓艾是何等身份,魏国征西将军,都督雍凉诸军事,这样的曹魏重臣居然落到了自己的手中,加官晋爵那可是跑不了的。

    “邓艾,你已经无路可走了,还不束手就擒!”张乐持刀指向邓艾,现在围着邓艾的,全是刘胤的私兵,这么大的功劳,张乐可是当仁不让,不会让别人来分润。

    邓艾站在崖下,至始至终笔直而立,傲然地看着张乐,冷笑一声,道:“无名鼠辈,也敢在老夫面前颐气指使,此处只有断头的将军,没有投降的懦夫!邓艾这颗人头在此,有本事你只管来取便是,休得聒噪!”

    张乐怒极反笑,对左右道:“这老家伙,打了败仗,还这么神气活现的,他娘的,说老子是无名之辈,无名之辈咋了,你这样的有名辈还不一样被老子打败了,神气什么?老子就不信了,今天你这颗项上人头,老子就取定了!”

    “二弟,休得对邓老将军无礼!”刘胤拨开人群,走了进来,喝止住张乐。

    张乐兀自不服,嚷道:“这老家伙也太猖狂了,都光棍一条了,还这么盛气凌人。”

    “你先退下!”刘胤的话里透着一股威严,张乐也只好悄悄地闭上嘴,退了下去。

    刘胤冲着邓艾一抱拳,含笑道:“舍弟鲁莽,冲撞了邓老将军,还请老将军海涵。”

    邓艾斜睨了一眼,冷声道:“你又是何人?”

    “在下刘胤。”

    邓艾的眼中掠过一丝的异色,这几日来,听到名字最多的,就是刘胤,邓艾甚至不止一次地想象刘胤是怎样的一个人,但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刘胤竟然是如此的年轻,温敦儒雅,气宇不凡。他颓然地长叹一声,道:“想我邓艾一生纵横驰骋。身经大小百余战,今日竟然败在你的手中,天意啊,天意!”

    刘胤淡然地道:“老将军盖世英才,声名赫赫。在下那侥幸一胜,不过是仰仗兵器厉害,占尽地利之势,若非如此,在下绝无半点机会。”

    邓艾满脸苍凉之色,嗟叹道:“胜便是胜,败便是败,为将者,不晓天文,不识地利。不通人和,乃庸才也,阁下善用地利之势,尽逞火器之威,老夫之败,败得无话可说。邓某临死之前,还有一桩心愿未了,不知将军可否借那火器一观,老夫就是想要看看,天底下如何有这般威猛之武器?”

    刘胤立刻命人取过一枚竹筒手雷来。递给了邓艾。“邓将军,请看。”

    邓艾先前只见过竹筒手雷爆炸后的情形,声如霹雳,威力惊人。但此刻握在手中,居然是再寻常不过的一截竹子,他撬开竹筒底部的封泥,倒出了竹筒中的黑色粉末,面露惊异之色,这是这毫不起眼的黑色粉末。竟有如此惊人的威力?

    刘胤含笑道:“此乃火药,点燃后可以爆燃,填装的越多,爆炸的威力就越大,如果用一车的火药,炸掉一座城楼都不是问题。”

    “此物究竟是何物所造?”

    “这……”刘胤沉吟了一下,火药的配方绝对是秘辛,因为原料易得,任何一旦掌握了配方,就可以轻易地造出火药来,所以火药的配方刘胤绝不向任何人透露出来。

    邓艾见状也就不再问了,毕竟他是败军之将,人家不愿回答他自然也不能强求,怅然长叹一声,道:“时也,势也,如果不在阴平小道,此物虽然威力甚大,但却未必能抵得过骑兵冲击,我之败,并非全在此物上,时也,运也。”

    刘胤倒是默然了,邓艾一针见血地指出了火药的欠缺,如果不是受地形所限,火药根本就不可能发挥出如此大的作用,如果在骑兵野战之中,几息的工夫,骑兵便可冲至近前,手雷最多也只能投掷一轮而已,根本不能对骑兵构成致命的威胁。不用说这些简易的火器,就算是到了宋明时代火炮火枪的出现,都无法阻挡辽金蒙清的铁骑,也许只有机关枪的出现,才会终结骑兵做为战地之王的地位。

    邓艾持剑在手,仰天长叹道:“成者王侯败者寇,今日我邓艾败了,自是无话可说,得睹尊颜,乃知长江后浪推前浪,我邓艾一生没有佩服过谁,阁下能以数百之众破我数万之师,这一仗,我输得心服口服,在下这颗人头你权且拿去,足可加官加爵,也算是聊表某的敬佩之心。”说罢,邓艾便欲横剑自刎。

    “且慢!”刘胤疾呼道,不过他和邓艾相距几丈之远,就算是出手相救,也是不及,只能遥遥喝止。

    邓艾横剑于颈,倒是没有立刻抹下去,斜睨了一眼,傲然地道:“我邓艾生是魏臣,死是魏鬼,我虽然敬佩阁下,但如果想要劝我投降的话,最好免开尊口。”

    刘胤微微一笑,道:“在下并无此意,邓将军,你难道就不好奇吗,阴平小道渺无人迹,为何我会出现在靖军山,为何就能无巧不巧地阻截住你?”

    邓艾微微怂容,的确,邓艾对这个问题百思不得其解,偷渡阴平的计划虽然说邓艾早已拟订,但这个方案邓艾跟任何人都没有说过,一直到行军之前,才透露出来,如果这个时候计划泄露的话,蜀军无论如何也是不可能做出防备的。所以,邓艾只能将这个情况视做巧合,自己能想到偷袭阴平小道,蜀国就未必没有人才识破这一点而提前布防。

    邓艾轻轻摇头道:“现在再说这个,还有何义?”

    刘胤道:“如果邓将军能事先知道汉军在阴平小道上设有伏兵并且江油涪城蜀西诸城皆早有防备,那么邓将军还会冒险一搏吗?”

    邓艾冷哼一声道:“偷袭阴平小道本来就是出奇不意,攻其不备,如果蜀军早有防备,老夫就算再愚蠢,也不可能自投罗网。”

    刘胤淡然一笑道:“那是不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