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后的三国 > 第236章 涪城之战 二
    真是无脑啊!

    刘胤看着怒气冲天的刘恂,心里掠过一阵鄙夷,青城山事件之后,刘恂肯定是怀恨在心,依刘恂的性格,定然会寻机报复。可让刘胤没想到的是刘恂居然在皇宫内大庭广众之下,使出如此无赖的嘴脸来,真是大秀智商下限。

    宫门口是什么地方,那可是天子居所,刘恂如此作为,只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刘胤不禁为刘恂感到悲哀,纵然他极受刘禅宠爱,这凭他的这付德行,也能当好一个皇帝?毕竟立储是一件大事,就算是刘禅点头,满朝的公卿也未必会同意。

    “六王殿下,在下职责所在,并非是有意为难殿下,皇宫之内,还请殿下可以自重。”刘胤巍然不动,寸步未让。

    赵虎和方勇对经常出入宫门的刘恂极是熟悉,更知道刘恂的脾气,平时那里敢挡刘恂的驾,今天刚当值一日的刘胤就居然理直气壮地将新兴王拦着了宫外门,直把二人惊得是目瞪口呆。

    就在这个时候,后面过来一人,看到此情景,沉声喝道:“何事如此喧哗?”

    刘胤看了一眼,来人约摸三十七八的样子,身材挺拨伟岸,目如朗星,剑眉入鬓,丰神飘逸,器宇轩昂。能进皇宫的自然不是普通人,汉代的官员官服大体一样,都是那种玄黑的袍服,唯一区别官员品秩的就是腰间的印绶了。刘胤的目光自然落在了他的腰间。

    金印紫绶!

    这可是三公级别的印绶,也就是说来人在朝中的地位可是不低。

    “参见诸葛大人。”刘胤不认识,不代表别人也不认识,中年男子一出场,景阳宫内外的俱都齐刷刷地躬身施礼。

    刘胤恍然明白了,来人正是诸葛亮之子,现任卫将军行中都护录尚书事的诸葛瞻,诸葛瞻形容伟岸,聪慧睿达,颇有乃父之风。

    刘恂面色一缓。毕竟在朝庭重臣面前,他也不好意思太过放肆。

    诸葛瞻是何等的聪明睿智,只打量了一下现场的形势,便已经将事情猜了个七八分。他目光很平和地看向刘胤,道:“这是如何一回事?”

    刘胤沉着地躬身道:“回禀诸葛大人,卑职奉命把守景阳宫,六王殿下并未携带腰牌令符,按例不得入宫。卑职不敢徇私枉法,故而请殿下取来令牌再入宫。”

    诸葛瞻轻轻地颔首点头,掏出一块腰牌,道:“既然六王殿下不曾携带腰牌,按例是入不得宫的,你恪守军规,并无过错。只是殿下蒙陛下召见,若是耽搁了,亦是不妥。这样吧,殿下就带着本官的腰牌先行入宫。后续之事,由本官来处理吧,殿下看这样可好?”诸葛瞻回头看向刘恂。

    诸葛瞻率先肯定了刘胤的行为,恪尽职守,值得表彰,但同时也给了刘恂一个台阶下,将一件原本争锋相对的事情处理地滴水不漏。

    刘恂自然不好再说些什么,抓过腰牌,向诸葛瞻道了一声谢,也不再理会刘胤。径直入宫去了。

    诸葛瞻拈须微微一笑,道:“你了个小小的羽林郎,却不畏权贵,秉公执法。难得难得。”

    刘胤拱手道:“诸葛大人谬赞了,卑职也只是尽些份内之事。”

    诸葛瞻含笑道:“你叫什么名字?”

    “在下刘胤。”

    明显地看到诸葛瞻眼神之中掠过一抹异色,不过很快就消逝不见了,他只是轻轻地点点了头,没有再多的表示,很快就离开了。

    刘胤倒是一头雾水。从诸葛瞻的神情之中,分明看到他是知晓刘胤这个人的,但之后又装作漠然的表情,真让人好生奇怪。

    自己从来没有和诸葛瞻有过什么交集,更未有过什么冲突,他缘何会如此?

    诸葛瞻可是带着一代贤相诸葛亮的光环入朝的,诸葛亮病死五丈原的时候,诸葛瞻只有八岁,聪慧过人,诸葛亮都担心他早成,恐怕难为重器。十七岁的时候,刘禅将公主许配给他,任职骑都尉,此后一路仕途平坦,历任羽林中郎将、射声校尉、侍中、累官迁尚书仆射,加军师将军。景耀四年,诸葛瞻迁任卫将军兼行中都护、录尚书事。

    录尚书事是一种加官,本身没有品秩,自西汉以来,尚书台权力渐重,虽置三公,事归台阁,而尚书令身为尚书台的首长,却只有千石的俸秩,故而以公卿权重者为录尚书事。曹操诸葛亮顾雍都是以丞相兼录尚书事总揽朝政的。

    现在蜀汉朝庭之中,拥有录尚书事头衔的,只有大将军姜维、辅国大将军董厥和诸葛瞻三人,也就是说蜀国的朝政是由这三个人共同把持的。诸葛瞻作为后起之秀,能在蜀汉朝中占据如此重要的一席,也是相当了不起的。

    刘胤只是不知道这位位高权重的诸葛瞻倒底有什么想法会是此番表情,毕竟自己现在的地位和他差了可不是一级两级。

    赵虎拍了拍胸口,刚才的一幕,几乎吓得他魂都飞了,一个小小的侍卫,居然敢顶撞新兴王,换到平时,那是他们做梦都不曾看到的一幕。方才赵虎还隐隐担心,生怕发怒的新兴王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举动来,人家高高在上,弄死几个侍卫跟掐死几只蚂蚁没有多大的区别。

    “刘郎官,你也太牛了,居然敢挡新兴王的驾,换作我们,气都不敢吭上一声,得罪了新兴王,可是绝没有好果子吃的。”赵虎惊魂未甫,不过他对刘胤倒是佩服地五体投地。

    刘胤只是淡然一笑道:“我们只是按规矩来守门,没什么得罪不得罪的,做好自己的本分之事,他也未必能怎么样。”

    赵虎摇摇头,道:“刘郎官,你敢如此做,可打死我们也是不敢。”

    方勇方才听得明白,问道:“方才听新兴王称呼你做堂兄,难道你真是他的堂兄?”

    刘胤还没有来得及回答,身后一人已是爽朗地大笑道:“那自然是真的,如假包换!”

    刘胤回过头,笑着道:“五哥,你也来了。”

    来的人正是刘谌,赵虎方勇如何不识得北地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