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后的三国 > 第220章 忠良之后
    ps:正版读者请十分钟后再看,谢谢支持

    刘胤一听,急问详情,来禀报的差役据实报之,刘胤点点头,既然张乐已经赶到了陈仓道口,有他主持追捕行动,刘胤倒没有太过担心,回头对卢逊道:“卢校尉,陈仓道口发生一些状况,在下便先行告辞了。”

    卢逊也听到了这个情况,便道:“是否派点人手去协助刘右丞?”

    刘胤摇头道:“魏国间谍狡诈多端,虽然此刻在陈仓道口暴露行踪,却也未必不会另有图谋,这样吧,陈仓道口有中尉府的诸多人手,倒也不难应付,倒是褒斜道傥骆道和子午道,还需卢校尉派人增援,谨防魏国奸细偷渡。”

    卢逊拱手道:“好,某这便前往,管教魏国奸细无所遁形。”说罢,卢逊拨转马头,引兵向斜谷口而去。

    陪同刘胤的现在只有主薄陈寿,刘胤打马上桥,过沔水望陈仓道口而去。沔水桥并不长,刘胤马快,很快地登上了北岸,一回头,发现陈寿远远地落在后面,边走边望着滔滔的沔水出神。

    “承祚,你所思若何?”刘胤看到陈寿若有所思的模样,乃问道。

    陈寿拈须沉吟道:“右丞大人不觉得此事有些蹊跷吗?”

    “此话怎讲?”

    “魏国的间谍为何会突然出现在陈仓道口,此事颇为令人生疑,汉中通往关中,诸条路皆可走,魏国间谍舍褒斜道子午道不走,反而舍近求远。走最靠西面的陈仓道,而且如此轻易地就暴露了行藏,事出反常,在下怀疑青鸟另有所图。”

    刘胤点点头,自己方才派卢逊带人去增援斜谷傥骆道和子午谷。便有此意。“承祚认为青鸟有声东击西的可能,我也正有此意,方才派卢校尉去守斜谷口、傥骆谷口和子午道口,青鸟就算是想从这两条路找突破口,也绝非易事。”

    陈寿目视沔水东流,道:“右丞大人似乎忽视了一处。”

    刘胤剑眉。道:“何处?”这几日刘胤惮精竭虑,在各个关口的防御上可谓是绞尽脑汁,陈寿此时说他的防御还有漏洞,倒让刘胤暗暗吃了一惊,急急地追问道。

    陈寿微微一笑。用手指遥指滚滚东去的沔水,道:“大人似乎只注重陆路的关卡,水路的缉查似乎松懈一些。”

    沔水一路向东,流经南郑乐城,一直流向下游的上庸诸郡,而上庸三郡自从孟达反叛之后就成为了魏国的控制区域,如果魏国间谍走水路的话,便可以轻易地将情报传递到了上庸。从上庸经武关转到关中,也不会耽搁太长的时间,很显然。这条路也将是防备魏国间谍情报外传的重要通道。

    当然,相对于北路,东路的重要性要次一级,刘胤这段时间一直将防御重点安排在北路的四条谷道上,但他同样也没有忽视对东路的防御,赵卓带人驻守在黄金关。目的就是要阻截青鸟的东逃路线。

    听了陈寿的话,刘胤点头道:“承祚所言极是。赵卓虽在黄金关,对水路的防御依然比较薄弱。来人。速去黄金关通知赵都尉,令他密切注意水路的防御,严格搜查过往船只——不,传我命令,令赵卓阻截所有过船只,一律禁止通行,等真正截获魏国奸细之后,再行放行。”

    刘胤之所以突然改变命令,正是他想到了水路上搜查的难度,陆路上搜查大可以搜身,一般的夹带很难通得过关卡的检查,但在水路之上,船体庞大,想要搜遍一艘船,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唯一的办法,就是将所有的过往船只全部扣留,不管这些船主反对与否,在捉获青鸟之前,绝不能将情报泄露出去。

    差役领命而去,刘胤一行也快马加鞭的赶往陈仓道口。

    那名砍柴汉子居然就是魏国的间谍,这下子完全颠覆了什长的三观,原本只是同情心泛滥,什长只是想帮那砍柴汉子一把,万万没想到差一点就把魏国间谍送走,险些铸下大错。

    一念及此处,那什长的后脊梁骨就发凉。张乐已经带人去那奸细了,陈仓道口的防守重责依然落在他的肩上,不过这回那什长的同情心早已消失殆尽,不管过往的商旅费尽唇舌甚至是飙干眼泪,那什长再不为之所动,铁面无私把着陈仓道口,就连一只飞鸟都休想再飞过去。

    刘胤赶到了杜家坪关卡,关卡外早已聚集了不少的行旅,皆是被挡在陈仓道口外,怨声载道。

    那什长看到刘胤一行快马而来,当即拦于当道,严词道:“陈仓道禁止通行,诸位还是请回吧!”

    还好张乐走时留了几个中尉府的人协防谷口,立刻有人向那什长道:“你也太大胆了,这位就是我家中尉右丞大人。”

    那什长脸顿时便刷地变白了,赶忙躬身施礼道:“小人该死,不知右丞大人大驾,还乞恕罪。”

    刘胤倒没有在意,这名什长虽然官阶低下,但从他禀公执法的模样,倒也不失为一个好兵,刘胤颇带有些喜许之色道:“你做的很好。张都尉何在?”

    那什长见刘胤并没有怪罪于他,心中暗喜,听刘胤问及,立刻指着右面的那处断崖道:“魏国的奸细便是从那儿逃走的,张都尉已经率人追了过去。”

    刘胤打量了那处断崖,至少也有五六丈的高度,几乎呈笔直的状态,如果没有经过专业的训练,不借助于工具,徒手攀爬上去的,几乎是不可想象的。方才刘胤已经听到了差役的详述,那名乔装成樵夫的魏国奸细,只用了几息的工夫就已经爬上了这处断崖,就算是特警出身的刘胤与之比快,也不一定能占得上风。

    高手!能有此等身手的人,一定是高手无疑!

    断崖边垂着一条绳索,显然是张乐带人上去的时候留下的,虽然张乐他们身手不错,但真要徒手攀登的话,也极难完成。

    刘胤留下陈寿在杜家坪关卡,自己带着阿坚和几名护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