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后的三国 > 第213章 单刀赴会
    ps:  正版读者请十分钟后再www.yuehuatai.com,谢谢支持

    刘胤持剑逼上一步,道:“黄染,你已经无路可走了,识时务的立刻投降,这才是你唯一的出路!”

    黄染后退了一步,倚在了草屋破檐下的那堵土坯墙上,左手捂着血淋淋的右手,不让鲜血狂涌出来,他盯着刘胤,眼神很古怪。

    “想必你就是新任的中尉右丞了,幸会。”黄染慢悠悠地道,并没有因为身陷绝境而显然惊惶失措,很显然,这是个老牌的间谍了,只是不清楚,他效力于何组织。

    刘胤没有放松警惕,逼视着他,道:“身居陋室,孑然一身,阁下倒也是真人不露相!不过百密终有一疏,你大概也不会想到自己会栽在这几把刀上吧?阁下也是个聪明人,我希望跟聪明人打交道不用太费力气,摆在你面前的,一条生路,一条死路,就看你自己如何选择了。”

    黄染嘴角上浮现出一丝阴沉的笑意,“如果我选第三条路,又当如何?”

    “阁下认为你还有机会选第三条路吗?”

    黄染诡异地一笑,没有再言语,而是将身子向背后的土坯墙靠去,按理说土坯墙就算再不结实,也决计不会如此一靠就垮了,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那堵墙居然裂开了一道缝隙,黄染身子一闪,就消失在了那道缝隙之中。

    众人大惊,敢情黄染在这儿留有暗道,等众人围到墙后,才发现底下竟然有一个黑黝黝深不见底的暗洞。黄染得意的声音从暗洞之中飘了出来:“右丞大人果然了得。只是没防到黄某也有狡兔三窟的手段吧?哈哈哈……”

    张乐大怒。正欲纵身跳下去追,刘胤伸下将他拦下,道:“黄染如此狡诈,还不知暗道内藏有多少的埋伏,下去岂不中计。”

    张乐心有不甘,恨声道:“让这厮如此逃走,岂不是白白便宜了他。”

    刘胤暗笑不语,其实他心中早有打算。方才若是想擒拿黄染,决计不会让他走脱,但刘胤清楚,象黄染这样的老牌间谍,若是逼得太紧了,肯定会服毒自杀,就算侥幸能够生擒,象这类角色,一般骨头都硬得很,未必能拷问出什么来。刘胤算定黄染另有机关暗道逃生。故而一直没有逼得太紧,让其有机会逃跑。

    黄染现在身份暴露且又身负重伤。他逃出去之后,肯定会找机会和他的组织接头,刘胤就是要放长线钓大鱼,捉拿黄染身后的真正幕后黑手。

    刘胤冲着阿坚耳语了几句,阿坚点点头,转身而去。

    刘胤转身吩咐手下将现场的尸体清理一下,黄染手下的十名黑衣人全部被杀,张乐带来的四名差役和一名羽林卫殉职,院里一片狼籍。

    张乐想想刚才的确是凶险万分,如果不是刘胤及时赶到,恐怕他现在也已经是躺在地上的一具死尸了。别看平时张乐嘻嘻哈哈,一付玩世不恭的模样,其实他是一个极其恩怨分明的人,刘胤救了他性命,自然是感激不胜。

    “多谢右丞大人援手之德,大恩不敢言谢,乐日后定有厚报。”张乐冲着刘胤拱手长揖道。

    刘胤微微一笑,道:“既为袍泽,理应守望相助,张都尉何须言谢。”

    刘胤越是如此淡然,张乐便愈发地惭愧,因为一起误会,张乐对刘胤一直是耿耿于怀,此番刘胤凌驾到他头上成为他的上司,更让张乐颇为忌恨,论资历论水平,张乐他那一点比刘胤差了,这次升官偏偏没有轮到他,却鬼使神差地让刘胤上了位。

    凭什么?不就是这家伙机缘巧合地守在皇上的身边救了一驾?不就是这家伙是汉室宗亲,皇上的侄子?平素里倚仗着外戚身份耀武扬威的张乐此刻对刘胤的出身反倒是诟病不已,不爽到了极点,所以张乐这两天对刘胤的态度也是极其地恶劣。

    可万万没有想到刘胤竟然如此不计前嫌,在最关键的时候出手救了他一命,直让张乐汗颜不已。“右丞大人虚怀若谷,坦荡如坻,我张乐是枉作小人。如此救命之恩,张乐无以为报,今后惟大人马首是瞻,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刘胤挽起张乐道:“张都尉言重了,如蒙不弃,胤虚长几岁,托大叫你一声兄弟,你我以后即以兄弟相称如何?”

    张乐大喜,道:“如此便是乐高攀了,大哥在上,受小弟一拜。”

    刘胤微微一笑,张乐虽然脾气不好,但论身手的话,也堪为一流高手,如果将来能在战场上有所建树的话,足可以跻身一流名将的行列,如此人才,岂不正是自己苦苦寻觅的吗?脾气不好也没关系,那叫有个性,话说古今名将之中,没个性的还真没几位。今天刘胤赶来的正是及时,救了张乐一命,也让他心服口服,刘胤便顺势一拉,张乐从此即为他的心腹之人。

    “先祖皇帝就曾与令祖翼德公义结金兰,肝胆相照,今日我与乐弟再续前缘,结为生死兄弟,从此患难与共,休戚同心,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如违此誓,天诛地灭。”刘胤冲着苍天抱拳,郑重其事地道。

    张乐自是不甘于后,也盟誓道:“自今日起,张乐愿奉刘胤为大哥,披肝沥胆,荣辱与共,同进共退,百死莫辞。”

    两人相对而顾,呵呵一笑,过往的那些恩怨霎时间如云烟般消逝。

    “乐弟,你还是把腿上的伤口包扎一下吧,都伤成这样了,不用太拼了!”刘胤关切地道。

    张乐低头一看,整个裤腿已经被鲜血浸染了,方才一番恶战,张乐早就忘了伤口的存在,现在提起来,还真是隐隐作痛。不过张乐还是那付满不在乎的表情,道:“一点小伤,不碍事,可惜的是那黄染逃了,这下线索全断了,该如何是好?”

    刘胤倒是不急不徐,悠然地一笑道:“放心吧,咬钩的鱼儿无论它跑多远,也逃不出渔夫的掌心,放长线才能钓一个也跑不了!”(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