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后的三国 > 第138章 先登营
    众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到了北面那条崎岖的山路上。

    冬日的阳光不错,站在靖军山顶,居高临下,视眼开阔,远处的风景看得格外的清楚。

    隐约间,可以看到旗帜在飘扬,不过距离很远,根本就看不清旗号,那一个个小人,恰如蚂蚁似的,密密麻麻,在那条九曲细线上缓慢地移动着。

    山顶上的空气立刻变得凝重起来,鸦雀无人,有一种近乎窒息的压抑。

    在没有遭遇到敌人之前,战前的誓师也好,战前的决心也罢,都是信心十足满怀激昂的,可一旦真正进入到战斗,那种氛围瞬间就变化了,再坚强的战士,他也有紧张的时刻,更何况,刘胤所带的这些家兵,都是第一次踏足真正的战场。

    没有经历过血与火的洗礼,这些士兵还很稚嫩,也许这场决战之后,他们才会变得成熟吧?

    刘胤没有在意手下这些士兵的紧张和不安,所有人的都会经历第一次这个过程,记得前世自己第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心脏怦怦地跳个不停,平时训练时百发百中的枪法居然开第一枪就打偏了,还好自己很快地调整了心态,出色地完成了任务。

    刘胤相信,只要进入残酷的搏杀,士兵们那种初战的紧张感才会消失,战斗越激烈,士兵的热血就会愈加沸腾,那种潜藏在体内的斗志才会完全被激发出来。

    刘胤悠闲地坐在一块石头,随意地摆摆手,让大家放轻松点,做好隐蔽就行。

    “魏兵还远着呢,至少今天晚上是不会到达靖军山的,大伙该吃吃,该睡睡,养精蓄锐,想要教训一下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还得等明天才行。”

    刘胤轻松的口气让周围的家兵们哄堂大笑,凝重的气氛转瞬就缓和了下来。

    现在看到魏兵的先头部队,不代表魏兵很快就要发起攻击,刘胤目测了一下,这些魏兵的直线距离大概在十里开外,山路蜿蜒曲折,他们距离靖军山至少也得有三十里路,能在天黑之前赶到靖军山下,已经是够神速成的了。

    真正开战,至少也得在明天。

    ┄┄┄┄┄┄┄┄┄┄┄┄┄┄┄┄┄┄┄┄┄┄┄┄┄┄┄┄┄┄┄┄┄┄┄

    先期抵达靖军山脚下的,是邓忠和师纂所率的先登营。

    一路跋山涉水,邓忠所率的五千先登营可谓是吃足了苦头,他们既是先锋探路部队,又是修桥补路的工兵部队,行走在绝壁壑谷之中。阴平小道除了在深山打猎的羌人猎手偶有踏入之外,只是一条野兽出没的险径,魏军大部队想要通行,许多的地段就必须凿山通道,造作桥阁,这一个艰巨而光荣的任务自然落到了先登营的头上。

    邓忠的先登营,选拨的皆是精壮健硕的军士,出征之时,全部卸甲,只穿麻布单衣,将身上的负重减到最低程度,除了刀箭枪盾这些必须的兵器之外,先登营携带最多的则是斧凿锯铲这些工具,以为开山造桥所用。

    七百里阴平小道,他们已经走完了五分之四的路程,跨越这险山恶水的艰辛程度,远远地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包括意志最为坚定的邓艾,也对如此险峻艰难的山路深感震惊。

    但此时的邓艾已经没有了半点的退路,粮草匮乏已经让这支军队陷入了绝境,后退已经是不可能的了,再走五百里的回头路,还没有有回到阴平差不多就全饿死了,唯有走出阴平小道,进入蜀中平原,他们才有机会就敌于食,从蜀军或者是蜀国老百姓那儿抢夺粮食,才是他们唯一的出路。

    为此,邓艾已经向先登营的邓忠和师纂连下几道军令,催促他们加快行进的速度,务必在三天之内走出阴平小道,拿下江油关。

    邓忠拿着他老爹的亲笔手谕,真有点欲哭无泪的感觉。这一路行来,其中的酸辛苦辣只有他自己才能体会地到,邓忠原本身高体壮,膀大腰圆,可这十多天来,足足瘦了四五十斤,颧骨高耸,眼窝深陷,胡须如杂草般凌乱,身上的征袍已碎成了条缕,纯粹象是从野人山爬出来的。

    手下的先登营士卒更惨,长途的行军和劳作让这些龙精龙猛的壮汉们一个个如同霜打的茄子——蔫了,一个个精疲力竭,步履蹒跚,身上更是衣衫褴褛,许多人都光着腚,衣不蔽体。

    这哪里象军队,如果不是手中还握着武器,没准就被人当做了讨饭的叫花子队伍。

    不过这些人看起来挺惨,可能活到现在的,没有一个不是幸运儿,先登营出发之时整整的五千精壮,到达靖军山脚下,只剩下不到三千人,接近一半的士卒永远地埋葬了这一片荒山野岭之中。

    有意外跌落悬崖摔死的,有辛苦劳作累死的,有感染疫瘴病死的,有饥寒交迫饿死的……总而言之,在这场死亡行军之中,先登营的损失最为惨重,非战斗减员接近半数,加上极度地疲惫,走到靖军山下,他们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少将军,今夜就在前面的山顶上宿营如何?”师纂指着靖军山对邓忠道,邓艾下令加快行军速度,那么他们至少地赶到山顶再宿营。

    邓忠看了看摇摇欲坠的夕阳,冬日苦短,眼看着夜幕就要降临,再瞧瞧一个个疲惫不堪的士卒,他摇头道:“算了,择一处宽阔一点的地方宿营吧,休息一晚,明早再赶路吧。”

    师纂皱皱眉,道:“都督的军令可是要我们三天之内赶到江油,延误了军令,你我都可吃罪不起。”

    邓忠苦笑一声道:“师将军,依你看来,已现在军队的状态,还能爬上这十几里的山路吗?”

    师纂也是无可奈何地摇摇头,现在整个先登营体力已经消耗到了极点,这一段艰险的山路几乎是不可能愈越的,他也只得同意了邓忠的意见,在一处干涸的河谷上扎营安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