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后的三国 > 第92章 赝品
    这个结果是青鸟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原本他认为魏雪舞这边是最容易突破的,但是没有想到他却踢到了铁板上,魏雪舞无论是反应、速度还是身手,都远在他之上。…小,..o

    但等他明白过这个情况来,代价却是无比惨重的,惨重到他必须用生命来支付。

    青鸟头脑一片空白,死鱼似的眼珠子瞪着魏雪舞,满目皆是怨愤、不甘和懊丧。

    魏雪舞只是轻蔑地冷笑了一声,刷地将长剑抽了回去。

    青鸟手捂胸口,鲜血从他的指缝中涌了出来,他再也支撑不住了,一头栽倒在地。

    张乐快步赶了上来,一探鼻息,青鸟已经是气绝身亡了,魏雪舞的这一剑正中要害,他只坚持了几十息的时间就已经毙命了。

    张乐在他的怀中摸索了一阵,找出了一卷布帛,打开一看,正是汉中布防图,他长吁了一口气,将布防图递给了刘胤,道:“大哥,总算将这图给截回来了。”

    刘胤接图在手,看了一眼,正是汉中布防图,千辛万苦地布下天罗地网,总算是把这张图给抢了回来,同时击毙了魏国潜入蜀国的头号间谍青鸟,让刘胤深感欣慰。他转头冲着魏雪舞拱手道:“此番重得汉中布防图,雪舞姑娘功不可没,在下代表朝廷谢过雪舞姑娘了。”

    一听朝廷二字,魏雪舞的神情明显地黯淡了几分,她淡淡地道:“刘公子不必客气,此次也算是还了刘公子一个人情,就此别过,后会有期吧。”

    说罢,魏雪舞转身便要离去。

    刘胤忙道:“姑娘留步!”

    魏雪舞停步回头道:“公子还有事吗?”

    汉中布防图已经夺了回来,间谍青鸟已经伏诛,至于善后之事,就与魏雪舞没有什么相干的了,此时刘胤挽留于她,不免令她心生诧异。

    刘胤道:“不知雪舞今后将何去何从?”

    魏雪舞一脸的漠然,幽幽地道:“公子无须担忧,雪舞在这深山之中已经是呆得习惯了,虽孤身而处,却也不嫌寂寞,这日子该怎么过还得怎么过。”

    “雪舞姑娘,我是说也许不久之后,魏国大军侵入汉中,汉中将陷入兵祸之中,这山谷虽险,却也非世外桃源,姑娘还是应该早做准备才是。”虽然夺回了汉中布防图,但刘胤可不认为钟会集结了数十万大军于关中会因此望而却步,汉中迟早会陷入战火之中。

    魏雪舞秀眉一蹙,她虽然身手不错,但在魏国的铁骑洪流面前,却是渺无尘粒,真的如果汉中陷入兵祸之中,显然她也是不可能再呆在这里了。

    “公子的意思是……”

    刘胤很快地道:“如果汉中局势危矣,姑娘不妨到成都来避祸,只管找在下便是,在下定然扫庭相迎,以尽地主之谊。”

    魏雪舞轻轻地diǎn了diǎn头,轻启朱唇,道:“多谢刘公子,告辞了。”说罢,飘然而去。

    刘胤一直注视着她远去的背影,心头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无论是在成都还是在汉中,她都一如既往的恬淡如水,平静、冷漠、矜持、孤傲,刘胤甚至觉得,从来都没有能够了解到她内心真实的想法,象雾象云又象风,她永远都是谜一般地存在。

    “大哥,别看了,人都走远了,”张乐在身后不无揶揄地道,“你真要是对人家有意思的话,刚才就应该挽留一下嘛。”

    刘胤瞪了他一眼,道:“什么叫对人家有意思,张乐,我警告你,不要口无遮拦!”

    张乐一吐舌头,嘿嘿一笑道:“得,算我没说。”他转身指着青鸟的尸体的道:“大哥,你说这家伙的尸体该怎么处理?”

    刘胤看了一眼,青鸟被一剑穿胸,此刻早已是气绝身亡了,实在是有些可惜,如果能将青鸟生擒,至少他掌握的情报要比黑鲨多的多,虽然让青鸟开口显然要比让黑鲨开口更难些,但刘胤还是有信心让他吐出真相的,只是现在面对一具冰冷的尸体,刘胤也显得有些无可奈何。

    “这路过挖个坑,把他埋了吧。”刘胤吩咐道。不管怎么说,作为最难缠的对手,刘胤心中还是充满着敬意的,马家庄园杀黑鲨,汉中都督府盗地图,青鸟充分地展示了一名间谍的高超技艺,这样的对手,刘胤是不可能将他弃之荒野,被虎狼所吞噬掉的。

    这种苦力活自然轮不到张乐去办,他吩咐一声,从差役之中挑出两人来,在路边就地发掘起来,他们没有带挖坑的工具,只能用刀剑来挖,效率自然不高。

    就在等候他们挖坑的时候,刘胤又拿起手中的汉中布防图书端详起来,虽然自己刚才看了一眼,但诸多的细节,还未来得审清。

    不过,刘胤只看了几眼,神色变凝重起来,汉中布防图的原件他在汉中都督府是见过的,那原件质地选用的是上等的蜀锦,刘胤记得是深黄色的,但此刻手中的地图,质地明显地低了一档,只是普通的丝绸,而且颜色也明显地淡一diǎn,达不到深黄的色彩。

    另外,细看这幅图,绘制的笔法很粗糙,根本没有刘胤当初所见之图精细,很显然,这只是一份赝品,并非是原件。

    刘胤心底一沉,既然这份是赝品,那就证明原件还在魏国间谍的手中,这死去的细作一定不是青鸟,他只是假扮作青鸟来吸引中尉府的眼线,而真正的青鸟说不定此刻正携带着汉中布防图的原件从另外的途径潜出汉中。

    看来自己是中了对方声东击西的招数了,青鸟如此狡诈多端,又岂是能轻易落网的?

    刘胤不禁有着深深地挫败感,和这个青鸟交手了两回合,自己全然处于下风,真是一个可怕而又难缠的对手啊!

    现在自己这方面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到了陈仓道上,虽然其他隘口也有所防备,但面对诡计多端的青鸟,这些防御关卡能否起到作用,刘胤现在真的是一无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