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后的三国 > 第53章 下毒
    “他娘的,这帮家伙,尤其是那个黑鲨和黄鱼,骨头真硬,几十道酷刑下去,死活都不肯招。”张乐一脸无可奈何的模样。

    这个结果早在刘胤的预料之中,黑鲨和黄染,都是潜伏很深的老牌间谍,这类间谍都是久经训练,信念和意志力超强,仅凭着一般的严刑逼供,是很难让他们屈服的。

    “那些小喽罗呢,有没有肯招的?”

    “那些小杂鱼啊,倒是有抗刑不过招供的,不过他们地位低下,就算是招供,也没有多少有价值的情报。”

    “把他们的口供拿来我看看。”

    张乐很快地就将那些供词拿了过来,刘胤挨个儿的仔细看了一遍,虽然和张乐所说的不差,没有什么太大价值的东西,但刘胤还是从中找到了些自己的想要的信息,从这些小喽罗的口中,刘胤基本上可以确定,黑鲨的确是一条大鳄,甚至有可能是魏国派遣到蜀国最高级别的间谍。

    如果属实的话,黑鲨便掌握着魏国情报网的最高绝密信息,只要能撬开黑鲨的嘴,一切就大功告成了,不过黑鲨可不是一般的细作,如寻常的手段来对付他,显然不怎么奏效,看来还得另寻办法才是。

    “走,瞧瞧他们去。”

    黑鲨和黄染被囚禁在两个单独的监室之内,隔着走廊,相对而望,不过他们现在就连坐起来的气力也没有了,几十道酷刑的轮番折磨,就算是再硬的铁汉也被折磨得奄奄一息了。

    刘胤首先走到了黄染的面前,黄染原本就是一个五十多岁,形容枯槁的老头,这么一**刑下来,更是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他佝偻着身子,无力地蜷缩在监室的一个角落里,不住地咳嗽着,怎么看也就是一个风残残年,奄奄一息的病弱老朽,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把他同经受大刑拒不招供的铮铮铁汉联系到一块。

    “黄库丞,你这又是何必呢,你所有的事我们已经掌握的一清二楚了,只差一个签字画押而已。到了中尉府的大牢,你应该丢掉幻想才是,何苦再做这样无谓的抵抗?”

    黄染缓缓地睁开眼,用非常轻蔑的眼神瞥了一眼刘胤,只是轻轻地冷哼了一声,再无只言片语。

    “这个老家伙,骨头硬得超乎想象,轮番大刑之下,就连一个哼字都没有。”张乐无可奈何地道,不过说实话,张乐还是真心佩服这家伙的,这种硬骨头的人,的确罕见。

    刘胤转过身,向黑鲨这边看过去。

    黑鲨的体格要比黄染健壮,精神自然也比黄染要好,做为头号要犯,张乐显然没有少在他身上下功夫,浑身血迹斑斑,甚至还可以闻到一丝的焦臭味,尽管如此,黑鲨坐在那儿,脖子挺地直直的,望向刘胤的眼神倨傲而冷漠,还带有一丝的嘲笑。

    “不知是该称呼你黑鲨呢,还是申原?”在那些小喽罗的供词笔录之中,刘胤得知黑鲨的名字叫做申原,不过这个名字是不是真的,待考。

    “随便。”黑鲨冷冷淡淡地道,既然来到了这个地方,他显然已经做了心理准备。

    刘胤微微一笑,令人打开牢门,缓步进入监室,道:“看来手下的还是粗鲁了一些,竟然这样对待申统领,其实我早就说过,严刑逼供或许能吓唬吓唬那些雏儿,但向申统领这般的精英之士,这种招儿没用。但他们不听,这回果然撞到南墙了,只是累得申统领受苦了。”

    黑鲨挤出了一个冷笑,一付软硬不吃的模样。“右丞大人就不必煞费苦心了,有什么招就尽管使出来吧,申某一概接着便是,只是结果也许会令右丞大人大失所望。”

    “没关系,我有的是耐心。”刘胤云淡风轻地背负着双手,溜哒了出去,吩咐看守道:“切不可慢待了申统领。”

    看守躬身称诺,刘胤也没有再理会黑鲨,径直离开了地牢。

    “大哥,明天是不是要加点‘硬菜’,这家伙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张乐跟在刘胤的身后,发狠地道。

    刘胤摇摇头,道:“严刑逼供对他根本就无效,进了天牢,这家伙就是一心求死,一个连死都不怕的人,还会惧怕你的刑具?”

    “那怎么办,好不容易逮住条大鱼,不从他口中撬出点有用的东西来,如何甘心?”

    刘胤沉吟了一会,道:“此时急不来,容我慢慢想想,现在的当务之急是一定要确保大牢的安全,魏国间谍的力量可比咱们想象的要强大,绝不能出任何的秕漏。”

    “大哥你就放心吧,小弟即刻就去调集人手,我亲自带兵把守大牢,逆魏的那些贼子若胆敢来劫狱,管保他有去无回。”张乐拍着胸脯保证道。

    刘胤没有回安平王府,而是宿在了中尉府,不过也是一夜无眠。

    早上起来,自有侍从为刘胤端上早饭。

    中尉府的工作餐还是不错的,白米饭、竹笋炖肉、清蒸鱼、甲鱼汤,当然这也是刘胤这个级别才能享受到的,底下的人估计没这个待遇。

    刘胤刚端起碗来,张乐就急风火燎地跑了进来。

    “大哥,不好了,黑鲨和黄染中毒了?”

    “什么?”刘胤腾地就站了起来,“究竟这么回事?”

    昨夜张乐一直守在地牢之中,相安无事,今天早上黑鲨和黄染吃过狱卒送来的早饭,突发中毒症状,口吐白沫,张乐急传医匠给他们诊治,同时赶紧跑来禀报刘胤。

    刘胤二话不说,飞快地就跑到了天字号监,冯全和赵卓等人都已赶来,不过对眼前的情况个个束手无策。

    “怎么会中毒?饭菜是何人送来的?”刘胤一脸铁青,质问道。

    送饭的狱卒吓得面无血色,跪在刘胤的面前,浑身战栗,结巴地都说不出话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