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后的三国 > 第49章 黄雀在后
    天阴沉的很可怕,暗云低垂,飘着几点零星的雨滴,诺大的荒废庄园之中空荡荡廖落无人,带着一股死一般的沉寂。

    雪舞出现了庄园之内,她的步履依旧是那样的轻盈,但她的眸光却是那样的凝重,一袭的黑色劲装,让她浑身透出一种神秘的感觉,没有采药姑娘的青涩与娇柔,此刻的雪舞,如同幽灵般地存在。

    废庄内令人窒息的空气让雪舞提高了警惕,她的右手,紧握在了剑柄之上,每一步地踏出都小心翼翼,全神戒备着。

    “喀嚓!”

    雪舞踩断了一根枯枝,发出清脆的声响,一只不知藏匿在何处的乌鸦惊叫着向远处飞去。雪舞也似乎被吓了一跳,“锵”地长剑出鞘,环视着周围,低沉的喝道:“出来吧!本姑娘既来赴约,尔等藏头缩尾是何意思?”

    残破的一间房舍之后,响起了几声干笑,黑鲨缓步从阴影之处走了出来,与之相陪的,正是代号为黄鱼的黄染。

    “非常时刻,自然得小心谨慎一些才是,还请雪舞姑娘见谅。”

    雪舞冷冷地道:“我们的合作已经终结,从此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你们找我来还有何事?”

    “雪舞姑娘与刘禅仇深似海,怎么这么快就轻易地放弃了?”

    雪舞的脸上依然是那般的冷傲,淡淡地道:“此次行刺未果,那昏君定然有所戒备,再想下手,就不是那么简单了。不过杀父之仇灭门之恨不共戴天,我雪舞有生之年,也决计不会放弃报仇之念,纵然海枯石烂,此志不移!”

    “好一个为父雪仇的烈女子!”黑鲨嘿嘿一笑,鼓掌道,“只是但凭姑娘孤身一人,想要报这雪海深仇,恐怕不是那么容易。不如这样,姑娘加入我们如何?以姑娘的身手,配合我们的实力,取那狗皇帝的性命,岂不是易如反掌?”

    雪舞冷冷地瞥了他一眼,道:“对不起,本姑娘既为汉人,又岂可去当魏人的走狗,我家一门忠烈,虽蒙受不白之冤,却也不齿做汉奸!”

    黑鲨的眼中掠过一抹的杀机,嘿嘿干笑两声道:“原来姑娘早已看破我们的身份了。”

    “既想行刺那昏君,又具备如此大的实力,除了魏国派来的间谍,本姑娘也实在想不起什么人还能有这么大的能量。咱们不是说了好吗,携手刺杀昏君,完事之后各走各路,互不相欠?若无别事,本姑娘便告辞了。”雪舞很是冷淡地道。

    “姑娘说的轻松,我们的情况你掌握的清清楚楚,如果你离开之后,万一泄密的话,我们岂不有灭顶之灾?”黑鲨阴阴一笑道。

    “本姑娘绝非是那种出卖别人的人,阁下如若不信,我可以当场立誓。”

    黑鲨满脸的阴鹜之色,大笑道:“除了死人,某还从未相信过任何人!”

    雪舞眉头紧蹙,略带一丝恼怒地道:“信不信由你,恕本姑娘不再奉陪。”说着,雪舞转身便走。

    黑鲨阴阴一笑,今日约雪舞前来,他早就是暗藏杀机的,雪舞的身手他可是见识过的,如果能收为己用当然是再好不过了,但如果不能利用,黑鲨是绝不会给自己留下任何后患的。黑鲨能坐到现在的这个位子,残酷和冷血就是他唯一的信条,他从来没有相信过活人,一次都没有。

    他的眼中杀机大炽,轻轻地一挥手,埋伏在暗处的几十名杀手立刻涌了上来,将雪舞团团围住。

    “卑鄙!”雪舞低低地骂了一声,当剑于胸,环视左右,既然对方已经动了杀念,雪舞可不敢掉以轻心。

    黑鲨哈哈大笑道:“彼此彼此,姑娘所行之事,也未必就是光明正大的吧!雪舞姑娘,本人向来爱惜人才,如果你此时回心转意的话,本人一样既往不咎,定然委你重用。实话告诉你吧,魏国的大军已经集结于关中,逆蜀已是撑不了几天了,早点归顺的话,姑娘不但大仇可以得报,一世的荣华富贵那也是跑不了的。”

    雪舞冷笑着道:“蜀国亡不亡,关我屁事!本姑娘一个人独来独往地惯了,还真没有想到受谁的管束。阁下真以为就凭你这些虾兵蟹将,也能挡得住本姑娘?”

    黑鲨失去了劝服她的耐心,阴狠地道:“敬酒不吃吃罚酒,动手!”

    黑鲨刚下了命令,那帮杀手还没有来得及动手,就看到四周突然地涌出了无数的人影,将他们团团包围了起来。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黑鲨的心底一寒,这个情况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这个废弃的庄园是他们的一个极其隐秘的基地,根本就没有人知道,而且黑鲨在庄外还布有暗岗游哨,一旦有任何的风吹草动,他们就可以从暗道中逃走。但今天黑鲨的注意力都放到了雪舞的身上,自然忽视了其他的,而且那些哨岗游哨根本就没有发出任何的消息,显然对手十分地聪明,早已经将这些暗哨给解决掉了。

    环顾四周,黑鲨倒吸了一口凉气,清一色蜀军标准装束,少说也有二三百的人马,黑森森的弩箭齐刷刷地瞄准了他们,看样子,今天就算是插翅也难飞了。

    黑鲨盯着雪舞,有些气急败坏,这个地方相当地隐秘,官府的人根本就不可能知道这儿,唯一的可能就是雪舞引他们前来的。但令黑鲨有些诧异的是,雪舞也是此次青城山刺驾案的通缉要犯,她是如何与官府的人勾结起来的。

    “想不到你……你竟然会勾结官府?某今天真是走了眼!”黑鲨恨声连连。

    “这些人不是我引来的!”雪舞回答的很干脆,不过她已经和黑鲨破了脸,是与不是都没有多大的关系,雪舞面上很坦然,但内心却也是波澜汹涌,她可是刺驾的要犯,是对方首先要缉拿的人,如何脱身她也犯了愁。

    黄染却是面如死灰,在官兵这中,他看到了几张熟悉的面孔,正是阴魂不散的刘胤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