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后的三国 > 第36章 又见张乐
    刘胤不禁一愣,他甚至有些怀疑自己听错了,自己现在只是一个四百石的小郎官,而中尉右丞可是比两千石的大官,中间可是差了整整四个等级,一下子就连升五级,这升官的速度,堪称是坐了火箭。

    跪在地上的众官吏也是暗暗吃惊,连升五级,可是蜀汉自立国以来从未有过的先例,不过此时此刻,可无人敢出言反驳,谁让在皇上最危难的时候,刘胤挺身而出为皇上挡了一剑,用自己一条命换一个比两千石的官,估计众官吏都没有那个胆量。

    其实在刘禅的内心深处,还是有一点小小的愧疚的,几天前马王妃进宫为刘胤求取安平王的爵位,刘禅权衡再三没有同意,虽然用霸陵侯和羽林郎做了一点小小的补偿,但在刘禅自己看来,这些毕竟不能和安平王的爵位相提并论,他以为刘胤会为此而记恨自己。

    没想到今日在他最危难的时刻,刘胤能挺身而出,奋不顾身地为他挡下这致命的一剑,让刘禅的内心着实感动了一阵,关键的时刻,还是血浓于水的亲情啊!

    正是怀在这份感激和歉疚,刘禅在罢免了柳兴的中尉右丞职务之后,毫不犹豫地将这个职位封给了刘胤,甚至让人产生了一种错觉,刘禅为了让刘胤当中尉右丞,专门罢免了柳兴给刘胤来腾地方。

    “谢主隆恩!”刘胤毫不客气地将中尉右丞的官职给笑纳了。

    中尉府位同九卿,首长称之为执金吾,在西汉之时,执金吾拥有着极大的权力,掌控着北军,担负着京城内外的巡查察、禁暴、督奸等任务,应劭谓:“吾者,御也。掌金钳,以御非常。”中尉府的地位就类似于后世的国家安全部门。

    自东汉之后,执金吾不再统辖北军,在人们看来,似乎执金吾的权力被大为削减,但事实上,执金吾却充当了秘密警察的职能,除了护卫京师的安全之外,执金吾的权力秘密地在向地方各州郡渗透。

    三国鼎立的局面形成之后,细作往来频繁,大到国家的政策变更,军事计划的实施,小到各地的兵力驻防、人事调动,都需要大量的谍报人员前往刺探,渗透和反渗透,一直是三国之间一场没有硝烟的暗战。

    诸葛亮在世的时候,就曾建立了一整套谍报和反谍报系统,向外派出了大量的细作刺探敌人的军情,于内则是大规模地整肃,扼制敌方细作的活动,所以在诸葛亮六出祁山的军事行动中,每一次都能做到料敌先机,出其不意。就连诸葛亮的对手曹真、司马懿都不止一次地哀叹诸葛亮的神机妙算,其实在诸葛亮光环的背后,是那条隐蔽战线上多少无名的英雄默默奉献。

    执金吾手下有两个最重要的属官——中尉左丞和中尉右丞。中尉左丞负责对外的间谍活动,中尉右丞则负责内保事务。

    中尉右丞的权力很大,最起码他的职权范围要比明面上京师卫戍区长官的这个权力要大的多,中尉府的触手早已伸到了天下各州的各个角落,几乎可以用无孔不入来形容,但这个力量又极其地隐蔽,不是中尉府内部的人员,根本就不可能知道它的庞大。

    刘胤欣喜地接受了这一份职务,甚至有一种重操旧业的感觉,前世他是一名特警,反恐和反间谍,维护社会的治安就是他的职责,看起来中尉府的职权也与之相差不大——此次的行刺事件,完全也可以定性为一次恐怖袭击。

    刘禅打猎的好兴致完全让这场突如其来的刺杀事件给打搅了,意兴阑珊,再也提不起半点的兴趣了。中常侍黄皓着实也吓得不轻,好半天惨白的脸色都没有恢复过来,一次狩猎,差点把自己的小命也搭上了,黄皓觉得还是宫里比较安全,立刻建议刘禅回宫。

    刘禅立刻下令把五位皇子给召回来,此次春搜围猎在只进行了两个时辰之后就宣告了结束,刘禅率诸皇子及文武诸官草草地回宫去了。

    刘胤没有走,身为刚刚上任的中尉右丞,而且被皇上指明由他来破案,刘胤肯定地要留在现场,查找破案的线索。

    “右丞大人,您是不是先休息一下。”右式道冯全看到刘胤的左臂伤势,建议道。右式道是中尉右丞的属官,比千石,协助右丞处理事务,是右丞属下第一属官。冯全年过四旬,头顶略有些秃,不过看起来很沉稳,他在中尉府任职多年,经验丰富。

    刘胤摇摇头,现在可不是休息的时候,现场需要第一时间去勘察,以便掌握第一手的资料。“中尉府现在青城山有多少人手?全部调过来吧。”

    天子回京之后,随驾而来的羽林虎贲也随驾而回了,诺大的青城山显得空空荡荡,除了地上的死尸之外,也只有冯全等廖廖数人了。

    “左辅都尉张乐、右辅都尉赵卓皆带人驻守山下,既然大人吩咐,下官立刻命人传他们上来。”冯全立刻安排手下去传令。

    张乐?

    刘胤的脑海之中,立刻浮现出那个猥琐的胖子的身影,记得几天前,就在青城山上,张乐颐气指使地就曾报上过姓名,中尉府左辅都尉,最后双方还打了起来,刘胤被他给逼下了山崖,若非刘胤艺高人胆大,早就掉到悬崖下摔死了。

    就连刘胤都未曾想到,短短的几日光景,自己居然成为了张乐的顶头上司,待会儿再见面的时候,张乐又将该是那付表情?

    刘胤嘴角浮起了一丝的笑容,看来真得让人有些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