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八百一十八章 求生意志
    苏唐猜到了护国会这些人的心思。他们知道路平的目的,所以把她带了出来,想以此来引诱路平,也或者是想拿她做人质?

    但她更了解路平的心思。路平若是来救她,那肯定在尽最大的努力。此时要么还在打听她在哪里,要么就是已经在赶过来的路上。无论哪种,护国会这一声传音都是帮他确认了方向,他应当会很感激。而苏唐同样感激,无论生还是死,能再见一面总是好的。

    所以这一声谢,很真诚。真诚到终于让刑闻看了苏唐一眼。

    “谢什么?”他说。

    “让我能快些见到他。”苏唐说。

    “你认为他不会逃?”刑闻说。

    “至少现在不会。”苏唐说。在她和路平的行事准则中一向也有逃跑选项的。可眼下这些人连路平在哪都找不到,这恐怕没办法让他想到逃走。

    “那就好。”刑闻点了点头,目光没有移开,却朝着将苏唐带来的那位大个子抬了抬手。

    “杀了她。”刑闻道。

    “啊?”抓着苏唐时一脸不耐烦的大个子在刑闻面前恭顺得仿佛一只小绵羊,连头都没有抬得很高。冷不丁听到这命令的他有些诧异,这和他知道的计划可有点不一样。

    但他很快知道自己并没有听错,立即走向前将苏唐朝一旁拖去。他杀人的手法有些凶残,就地解决有些担心将血溅到刑大人身上。

    “我有个准则。对手期望什么,我就一定要让他难受。”刑闻还在看着苏唐,却没从苏唐脸上看到他以为会出现的惊慌,只是流露出些许遗憾,听完刑闻这番话后,甚至还笑了一下。

    “我也有个准则。”苏唐说。

    大个子已然可以动手,但看到刑闻似乎在听的样子自然缓了缓,然后就听到苏唐接着道:“为了活着,会尽最大努力去挣扎。”

    她说完这话便猛一转身。一只手按在她肩头,正准备拧下她脑袋的大个人顿觉不妙。自肩头传到他手的力量无比充沛,强到令人指。他下意识去阻止的力道瞬间如粉身碎骨。苏唐的肩头撞在了他的腰间。他听到自己肋骨碎裂的声音,清晰得让人毛骨悚然。

    啪!啪!

    双手双脚上的铁链也在这一瞬间被挣脱。大个子仰面倒去,苏唐看也不看,朝着前方疾冲出去。从被这锁链锁住那天起,苏唐就在积蓄力量,她一直没去试着挣脱它,只是因为一直都没有很好的机会。挣脱锁链并不是目的,逃生才是。可从被抓住那天起,即使被这锁链锁着,对她的看管也从来没有松懈过,她只能一直隐忍。

    眼下呢?当着玄军护国会总长刑闻的面,大概没有比这更糟糕的机会了。但苏唐已经别无选择,她看出刑闻要杀她并不是一句恐吓,她只能放手一搏,为自己争取这最后的一线生机。

    “血力子吗?”刑闻看着碎了一地的锁链,神色未变,他身后的六人也同他一样,仿佛眼前什么事都没有生。

    刑闻眼中没有苏唐,但这并不意识代表他对苏唐一无所知。血力子这个无法形成传承的血脉在大6还是极其罕有的,但苏唐的境界终究不过三魄贯通,即使身负这样的稀有血脉,也依然算不上是什么威胁。这样的人无法为己所用,杀也就杀了,他不会有丝毫怜悯心疼。

    眼下稍稍让他有点惊异的,是苏唐竟然可以挣脱这锁链。

    这敛魄锁出自镇山河,是护国会下属的秘密作坊,专门研究开修者所用的神兵道具。刑闻很清楚它的作用,便是四魄贯通的修者也会被它将魄之力抑制在感知境的范围内。至于三魄贯通,强点的大概能感觉到丁点魄之力,弱点的,那和中了传说中的定制销魂锁魄也没什么区别了。

    可现在,这敛魄锁竟然被强行挣碎,这确是他没想到的,有点点意外。

    “有点意思。”他抬起头朝着苏唐望去。血力子对力之魄是各方面属性的全面提高,包括力量、耐力、度,甚至触觉。眼下苏唐正全力施展着她所能拥有的极限度。没有回头,向前奋力飞奔着。可是眼前这条街道真是有点太长了。

    刑闻身后六人中的一位黑衣默默地站到了刑闻身旁,听完他那声感慨,看到刑闻微一点头后,侧身,双臂张开。右手掐着一枝箭的箭尾,左手什么都没有,却摆出了一个射箭的造型。

    瞬间,魄之力在他的左手掌间凝聚、伸展,竟然张成了一张弓。同样是由魄之力凝聚、闪着光亮的一道丝线从上端弓弰垂下,已与下端相连。

    右手箭搭上这道箭弦,向后一带,弓身没有任何弯曲,可这道魄之力聚起的弓弦竟真的被拉开了。

    “喝!”黑衣轻斥了一声,那凝聚成弓的魄之力骤然聚集在箭身上,箭出!

    没有弓弦响动,只有箭头撕裂空气的鸣叫。苏唐奔跑的街道忽然有了风,随着这箭一起朝着她呼啸而去。

    苏唐猛然回身,风已到,将她身上满是血迹的衣衫吹得猎猎作响,头仿佛要将她的头皮掀去似的急急向后挣扎着,像是要拉着她快跑。

    苏唐看起来却没有十分紧张,只是死死盯着射来的箭。

    在夜莺的那段日子,苏唐除了自身境界的提高,另学到的一项本事便是射箭。她有血力子这样的天赋血脉,被视为可以继承钟迁所用那柄五级神弓裂风的最佳人选,好继续他们努力创造出的箭神神话。

    可惜夜莺最终还是被摧毁,如当初的摘风学院一般。裂风落入敌手,苏唐与大量伙伴沦为城主府的阶下囚。随后她被院监会单独带走,不分昼夜地被拷问着。

    她一直坚持,一直隐忍。不顾一切也要努力生存!这是她和路平约定的事。即使箭已指到她的心口,她也不会放弃。凭着这一年来对箭的熟悉,苏唐的每一个动作都在不假思索间完成。

    一步后退,双手探出。

    抓住!

    双手死死攒住了这枝箭,剧烈的冲击让血花瞬间从她的指缝间飞起。

    苏唐不松手,因为箭没停。这箭还在向前,竟要带着她的双手一同插入她的心口。

    苏唐再退,再用力。血力子血脉之下的力之魄汹涌聚集在她的双手,苏唐觉得自己浑身的力量都已经被抽空。

    她停下了脚步,因为箭终于被止住。她本该继续飞奔,可眼下她却连迈一步的力气都没有。

    “不愧是血力子。”远端的黑衣人赞叹了一句。一旁的刑闻远远看着苏唐,脸上也终于流露出几分惋惜之情。

    血力子固然可贵,这小姑娘却更加了不起。不过这些情绪丝毫不会更改他的决定。身旁黑衣人再度张开双手,右手三指又已经掐起一箭,左手魄之力涌动,凝结成弓。

    一样的姿势,一样的一箭,街道上再起狂风,如巨浪。苏唐咬牙,站直了身,探出双手,一样的姿势,迎向这风,迎向这箭。

    “还能来?”黑衣人脱口而出,跟着便见苏唐抓箭,这次再不是退两步,而是她的人整个倒飞出去。

    但是箭终究还是被她捉住,箭终究还是没能射入她的心口。苏唐把箭丢向一旁,很吃力地从重新站了起来。

    黑衣人变了神色,他也同刑闻一样,把对血力子的关注,转移到了人的身上。

    两人的实力相去甚远,苏唐能连接她两箭,靠得不仅是这天赋血脉,更是她惊人的毅力和求生意志。

    可是这又有什么用?

    黑衣叹息着,掐起了第三枝箭。如果说先前他只是将苏唐视为一个猎物,只是想着射杀的话,那么现在他已把苏唐当成了一位对手,对她有了相当的尊重。

    这一箭,他姿势不变,但是这一箭,他将尽全力。

    箭出!

    破空的呼啸直传街尾,风浪被带起,但转眼又会被甩到身后,然后带起新的风浪,再甩下。

    这一次,苏唐丝不乱,因为风未到,箭已经先至。

    “唉。”苏唐轻叹了口气,这一次,她真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了,连根手指都提不起来。可也就在这时,一股熟悉的感觉忽然涌上心头。

    一只手从旁伸出,稳稳捉住那箭。

    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到了她面前,挡住那箭后跟来的狂风。

    他的衣服开始猎猎作响,他的头开始随风乱舞,他却纹丝不动,平静的脸上露出笑容。

    苏唐立即也笑了起来。

    “你来啦。”

    “嗯,我来了。”

    /sougou/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www.yuehuatai.com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