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七百九十九章 逆流而上
    嘉陵水师驻扎在嘉陵城,虽属川平境,但他们不归川平区统御,而是由帝国中枢的兵马司直接掌管。余若这川平城主与嘉陵水师并无直属关系,真要说关系和话语权,可能嘉陵城的城主反倒更亲近一些。

    虽然如此,嘉陵水师方面也不至于不把这位封疆大吏放在眼里。看到余若亲自驾到,一般的通传步骤直接取消,一边将余若直接带入营地,一边派了人去通知余若要找的许清风许总兵。

    最近的会面,便发生在许清风的营帐内。这边叫一声“余城主”,那边道一声“许总兵”,一团和气的笑容之下,却都藏着几分怒火和杀气。这不是因为嘉陵水师和川平区有什么矛盾,而是因为两人背后的另一层身份:北斗学院与南天学院。

    两人在各自学院中的地位都不低。对许多人来说还未传开的消息,在他们这里却已都被学院亲自传书告之。余若到访,又是点名要找他许清风,许清风立即知道这是冲着他们这一层身份来的,与嘉陵水师与川平区无关。

    落座,看茶。许清风身后站着两位他的门生,他也不开口,就这样等着余若先说话。

    “许总兵。”余若也没磨蹭,抿了两口嘴后便即开口,叫得却是许清风在玄军帝国的官方身份。

    “嗯。”许清风应了声。

    “近来可好?”余若道。

    “很好。”许清风说。

    帐内再度陷入沉默。两人仿佛两个不善言辞的陌生人,在套路化的寒暄之后便不知从哪里打开话题了。

    但主动找上门来的是余若,许清风依旧不急,淡定喝茶。

    余若也没做任何掩饰和试探,单刀直入:“路平呢?”

    “走了。”许清风的回答也是毫无避讳,十分果敢。

    “去哪?”余若又问。

    “谁知道呢?”许清风说。

    “谁知道?”余若看着许清风。

    “我不知道。”许清风也看着余若。

    无论是在学院内的身份,还是在玄军帝国的权位,余若比起许清风都要高出一些。论实力,论声名,许清风也远没有余若来得响亮。可眼下,他直视着余若,却显得更加理直气壮一些,甚至那份怒意与杀气,都敢明白无误的向余若传达。

    因为北斗学院的那场两败俱伤的祸事,就算是被人设计当了枪,也终归是南天、玄武、缺越三大学院心有歹意,对北斗学院拔刀相见,企图灭了北斗满门。他们占不到理,而北斗学院则记下了这仇,对待三大学院的人恶劣一些,也是师出有名。

    至于三大学院方面,虽然理亏在先,但这种对错又有几人会当真放在心上?他们更计较的是计划的失败,是在北斗学院的伤亡,是这一次所受到的屈辱。没有人会真的在对错上去反思什么,争权逐利的斗争,胜者为王,谈什么对错?所有人在努力琢磨得只是在目前惨痛尴尬的局面下如何继续生存、壮大,等再有机会的时候,还是该灭谁就灭谁。

    而眼下,无论是想复仇的北斗学院,还是想洗刷屈辱的三大学院,摆在他们面前很清楚的一个事实,是时候未到。

    所以在北斗学院,徐迈放走了三大学院残余的人。之后在联络像许清风、余若这些在外的重要门人时,自然也会表达清楚学院当下的态度。

    于是个人再有情绪,总也不能去破坏学院的大方针。许清风这样一脸的“老子就是不配合”,已经差不多算是针对余若到极致了。

    但是余若这时,却忽然笑了出来。

    “笑什么?”许清风面无表情地问着。

    “玄军方面的意思,并不代表我的意思。”余若道。

    “你又是什么意思?”许清风问。

    “南天学院的意思。”余若说。

    “你刚才的简单直接哪去了?”许清风对余若突然开始绕弯说话表示不屑。

    “路平在昨日午时,混上了川平植造司往玄军城去的官船,这个消息,我大概在两个小时后收到。现在已经过去十九个小时,这船依然顺利地行驶在川平境内。”余若道。

    “那我要多谢你喽?”许清风嘴上说着,心下却也暗暗惊讶了一下。将路平一行人送上船,他看似做得很大大咧咧,其实是因为对这港口这边的状况有把握,以为不会走漏。结果先是杀手联盟,直接赶上了那船,跟着余若这边也仅仅是在两个小时后就收到了情报。杀手联盟那边许清风并不太意外,从在杀手联盟潜伏的门生那里他已知路平一行进城就是通过杀手联盟,已经与他们有过直接接触,如此被锁定倒也不难。

    反倒是余若这边,虽然掌控全区,但想锁定要乔装躲避,一直都很小心谨慎的路平一行绝非易事。难不成,是早猜到自己会施以援手,所以锁定的目标是自己,一直在守株待兔吗?

    不,也不对……这样的话,收到情报就不会有两个小时的延迟了。

    所以,是哪里的问题?

    “许总兵言重了,这只是表明一个态度。”余若这边说道。

    如果真如余若所言,确实是。许清风心下想着,十九个小时,以余若川平城主的身份,足够组织八万次拦截了。大江之上,会更显得无路可逃。

    “这个态度,我明白了。”许清风点了点头。他当然清楚余若这态度不是冲着他许清风来的,而是对路平,对他们身后共同的北斗学院。是在目前局面下南天学院对北斗学院发出的一点友好信号。而他要做的,只是把这份友好记得传达给北斗学院便可。

    “告辞。”余若说着起身。

    “不送。”许清风也站了起来,却真的不准备往外相送。

    帐内很快就只剩下许清风和他的两个门生。

    “老师,他怎么会知道?”一位门生迫不及待地说出自己的疑惑。

    这个问题许清风一直也在思考。

    “我想,可能是杀手联盟。”许清风道。

    “杀手联盟?”

    “既然我们可能有人混进杀手联盟,他们又有什么不可以?”许清风说道。

    门生恍然,但跟着又有新的疑惑:“这个他们是指?”

    “也没什么区别了。”许清风道,他知道门生想问这个他们是指南天学院,还是玄军帝国,可现在势力交织成这样,也真说不清楚到底是什么立场了。路平的事上,余若目前表达了南天学院的态度,可谁知道他从哪一刻开始又会站在玄军帝国的立场呢?

    余若是这样,自己又何尝不是。

    他们这些拥有双重身份的人,想彻底斩断和哪一边的关系,似乎都是不大可能。可若有一天,帝国与学院对立到了无法调和,必须二选其一的时候,他们这些人,该何去何从呢?

    这可真是个难题啊!而且这一天似乎并不太远了。

    许清风想着,走出营帐。视线所过之处皆是滔滔江水。局势,每个人都看在眼里,到了需要做抉择的时候,大部分人可能都会顺流直下,做那个识时务的俊杰。但总会有些特别的人,会逆流而上,做其他人眼中的傻瓜吧!

    时代的洪流,将他们这一些人正好冲在了一个风口漩涡。

    接下来,许清风想看看的是那小子这趟玄军城之行,会不会带来什么新的冲击。

    这可是一个可以与吕沉风匹敌的强者,他的境界实力现在是众说纷纭。

    而这种程度的强者:吕沉风一直在北斗学院闭门修炼,燕秋辞在西北割据了一块小小的独立王国,盗一向行踪向迷,冷休谈肆意妄为,没人清楚他在想什么,昭音初歌伎出身,用最短的时间达到了当世顶峰的位置,却没有因此改变自己的生活,此时依旧是东都的一位歌伎,普通人花费该花的银子,都有机会听她一曲。

    真正入世的,对大陆格局制造影响的,其实只有那一位。

    严松。

    当世五魄贯通的强者有六人,而他是最少被提及的,因为很多人觉得他应该已经不在人世,毕竟他突破至五魄贯通时就已经是二百一十岁的超级高龄。

    但他对整个大陆格局的影响却远比其他五位强者要深远。

    他姓严,但他并没有青峰皇族严氏那一头标志性的银发,可他与严家却有着外人都道不清的关系。因为他,青峰帝国最终割据了大陆二分之一的领土,成为三大帝国当中最为强盛的一国,列国纷争之时,被他一手屠灭的高手、家族不知有多少。他是玄军、昌凤两大帝国至今都未曾拥有过的坚实后盾。

    他并非青峰帝国的创立者,也没有皇族严氏的血统,但在青峰帝国,他偏偏被称为“国父”。

    严松,世人眼中青峰帝国真正的奠基人,在大局稳定以后,他渐渐退隐,久居深宫不出。许多人疑心他实力消褪,甚至猜测他已不在人世。直至新的强者涌现:西北燕秋辞,五魄贯通,一人一刀,赴青峰东都挑战这当世第一人。没有人知道这一战有没有发生,更没有人知道这一战有什么结果。世人所看到的只是燕秋辞这一趟离开东都后便只在西北洛城偏安一隅,甚少入世行走。

    严松如果还活着,那也该是超过三百岁的高龄了,作为一个顶尖强者,活了普通人寿命的三倍,也该是个头了吧?

    人人这样想,可青峰帝国不会公开严松的生死。他现在是还居于深宫之中,还是已经魂归尘土,或许需要下一个敢于上门挑战的强者来验证了。

    而现在,一个少年,没闯东都,没去挑战什么强者,却向着玄军帝国,这统治着大陆东南领土的帝国中枢逆流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