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七百八十九章 北斗
    北斗山,北斗学院。

    距离那一场浩劫已经两月有余,凭着修者的能力,北斗学院内被毁坏的地方都得到了快速恢复。但七星谷却始终没有恢复原貌。激战时的各种异能,还有吕沉风爆发后引来的火柱,以种种制造出的痕迹仿佛伤疤一样,至今留在七星谷内。

    七星谷受到的破坏实在是太严重了,大多数门人都是如此想的。毕竟知道七星楼里超品神兵千松尺的人极少。自然也就没几个人清楚眼下七星谷遭到得破坏始终无法恢复,甚至可能以后都不能恢复全都是因为千松尺已经不在,七星谷内再没有这件超品神兵维持生态的缘故。

    不过在这一战中被彻底摧毁的七星楼,却在今天彻底重建完毕。与之同步的,是与其相距不远,被吕沉风发动的燎原大火焚烧过的那片焦土上,一座与七星楼等高的石碑被立了起来。石碑的背面,刻着象征北斗学院的漫天星图,正面,则刻下了一个又一个的名字。

    玉衡院士李遥天、天玑院士王信、天玑峰首徒孙送招、天璇峰首徒詹仁……自七院士、七峰首徒往下,一直到北山新院的纪也夫。

    他们有的是在这场战争中直接殒命,有的是在之后重伤不治。他们有的境界高深,当世罕有;有的平庸无奇,放眼大陆也算不上拔尖。但现在,他们的名字一同被列在碑上,因为他们全都在这场浩劫中为北斗学院献出了生命。

    北斗学院的全员,在这立碑之日,聚集在了碑前。

    没有悼词,没有特别的仪式,有的只是一致的沉痛心情。以院长徐迈为首,所有人在这石碑前,默默地站立了很久,直至徐迈转过身来。

    七星谷一役之后,强行发动画地为牢大定制的徐迈身体始终没有完全好转,看起来苍老了许多。站在他身边的开阳院士郭无术,自那天后,就不再封闭在开阳峰上。只是他高大的身躯,似乎也变得佝偻了许多。

    “我说过,这一切,北斗不会忘,也不能忘。这份血仇,北斗终将讨回。”他开口道。

    “终将讨回!”七星谷内齐齐爆发出呐喊,直达九天。

    “但是眼下,北斗将面临数千年来都未曾有过的窘境。”徐迈说道。

    数千年来都未曾有过的窘境?

    北斗众人听到如此严重的描述,纷纷动容。这一场激战,四大学院互搏,伤亡确实罕见。但要说数千前来都未曾有过,是否太过?太远不说,只千年前的第二次修者大战,北斗学院七院士最终活下的都仅有一位,惨烈岂不更胜今日?这一次,四大学院其实都有保留元气,不至于如此危言耸听吧?

    似是要印证徐迈的说法一般,天空就在此时突然落起了雪花。

    青峰帝国境内四季分明,冬季下雪是极寻常的事情。可这里是哪?这里是七星谷,北斗学院的七星谷自北斗学院立院起,便不与时间同步,它四季如春,孕育出令全天下都羡慕不已的盎然生机,被视为神地、神迹。

    但现在,七星谷里居然飘起了雪花,而且不是一片两片,也不是什么人的异能,这真是的天降大雪,朝整个七星谷盖来了。

    七星谷数千年的神迹不复存在了,院长所说的窘境大概是指这个吧?可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望着漫天雪花,七星谷内一片寂静,众门人面面相觑,心下费解之极。

    雪花静静地飘落在每个人的肩头,很快七星谷已被染白。

    “下个月四院会有一次会谈。”徐迈忽然又道,“说不定很快就又要有大动作,这段时间,大家加紧修炼。陈久。”

    “我在。”天权院士陈久就在一旁,听到徐迈点名凑上两步。

    “这段时间,天权峰的药膳对所有人开放,不要吝啬。”徐迈道。

    “是。”陈久点头。

    “天玑峰这边……”

    天玑峰管钱,整个学院最日常的衣食方面,便都由他们负责管理。但是天玑峰的院士王信和首徒孙送招却在这一战中双双陨落,被迫有了新的接任者。在说到这一峰时,徐迈禁不住黯然停顿。

    西山境。

    天枢与天权两峰相连的山脉,这里没有什么固定的居所,有的只是很多封闭修炼的场所,和北斗学院的墓园。

    七星谷内竖起的石碑只为纪念,而那些牺牲者真正长眠的地方却是此处。

    大雪很快将整个墓园染白。立着天玑峰字样牌匾的园区内,历代天玑首徒安葬的那排,一个雪人独自站立了已不知多久。

    对孙迎升来说,孙送招是不是天玑峰首徒,第多少代首徒,都不重要,在他心中孙送招便只有一个身份——他的姐姐。

    小时的相亲相爱,大了之后的分歧,三年之约,七星会试上的相互针对……人都已经不在,这所有的种种,计较来计较去,终究只能落在空处。

    “姐……”孙迎升轻轻唤了声,双拳死死攥着,眼中泪花没完没了地打着转。

    一人不知何时到了孙迎升的身旁,将一朵小花轻轻放在了孙送招的碑前。看着碑面上的一点污渍,很是忍耐了一番,终究还是没有伸手去动。

    “你什么打算?”她站直身后,问起了孙迎升。

    “回家。”孙迎升道。

    “放弃修炼了?”

    “修炼也不一定要在北斗学院。”孙迎升说。

    “嗯。”唐小妹点了点头。

    “你呢?”孙迎升反问道。

    “这里也没有事情让我想留下了。”唐小妹道。

    “哦。”孙迎升也点了点头,并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韩离这个时候,又在睡觉吧?”唐小妹忽然道。

    “应该是吧。”孙迎升说。

    “霍英呢?”

    “听说已经回玉衡峰了,病也好得很快,下一位玉衡院士应该就是他了。”孙迎升道。

    “之前还半死不活的,说好就好了。”

    “都是自己作出来的,心病去了,好起来自然就快。”孙迎升道。

    “还有那小子……”唐小妹又道。师父不在,师门统统站去了对立面,让她一度觉得只剩她一人。可现在看来,五院这段时光还是留了许多挂念给她。她本就不是无情之人,否则何至于师门统统大义灭亲的情况下,她却始终念着老师对她的好。

    “那小子。现在可能又在把哪里搅合得天翻地覆呢吧!”孙迎升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