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七百六十五章 血雨
    周肉龙挺着他那开了一个大血坑的胸口,站在道路正中说着话。

    先前壮着胆留下旁观的路人在看到他这副模样后早已经跑得一个都不剩了。修者在这片大陆不是什么稀罕的存在,他们也是从普通人修炼起来,也像普通人一样有好有坏。只是因为远超普通人的实力,善恶在他们身上会被放大许多。周肉龙眼下这般血腥诡异的状态,实在很难让人把他想成一个良善之辈。而一个邪恶的修者对普通人而言简直就是灾难,再没有普通人敢在这里多做逗留。

    就算是一般的修者,在目睹到双方展现出的实力后,此时也是小心翼翼地远远看着,生怕自己会被卷入。

    同样以旁观者姿态出现在这里的龙幍,看过双交锋的几个来回后,深深吸了一口气。

    “果然很强。”龙幍感叹。

    连杀他龙队成员,龙幍对路平的实力早已高看许多,尤其听到每次都是毫不费力的碾压,更是心生忌惮。小心起见,干脆遣回了护卫队,自己亲自来做确认。

    于是在这城外宽宽敞敞的官道上,龙幍亲眼见识到了路平的战力。他为自己的决定感到欣慰,这路平果然就不该是辖区之敌。如此强悍,就算举全区之力可以用人海堆死他,那造成的伤亡也一定得不偿失。这道理,就与三大帝国、四大学院对六位五魄贯通的强者保持尊重的道理是一样的。

    凭三大帝国举国之力,亦或是四大学院全院精英强者,当真就奈何不了一位五魄强者吗?未必!只是这样的对抗必然损失巨大,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买卖,只会被旁人坐收鱼翁之利,所以绝不会有人去做。

    所以对路平这伙通缉重犯,龙幍在亲眼见证过其实力后,就已经彻底死心了,已经打算如实上报,交给护国会来料理。但是数回合的交锋下来,周肉龙却是给了龙幍一个意外。面对路平,还有楚敏在旁掠阵,他居然不落下风?眼下更是心机重创了楚敏。

    若是周肉龙真能将路平等人收拾下来,他当然不会介意,这份渔翁之利他乐享其成。至于周肉龙自己胸口那恐怖的伤势,龙幍看得真切,却没有流露出什么意外,反倒是露出了几分厌恶。倒是跟在他一旁的宋华,看到这一幕时有些惊到。如普通人一般,一厢情愿地就给了周肉龙一个魔头的人设,甚至都开始小心戒备起来,仿佛下一秒周肉龙就会朝他们冲来似的。

    “这到底是什么异能?”惊诧之余宋华也是脱口问道。

    “哼,邪魔外道,所以才会不容于家族和学院吧!”龙幍冷冷说着。

    宋华对周肉龙的底细也是知道一些的,想想他那显赫光鲜的家世背景,眼前这血腥魔头的模样,确实相当不合适。

    “他能制住路平吗?”宋华问。

    龙幍摇了摇头,这也是他心中的疑问。

    大路正中。说完那句话后,周肉龙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前胸的血坑,长吸了一口气。

    “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他对路平说着。

    一声征!

    路平却是听声先做攻击,末了才去理会他所说的内容。

    “竟然还敢来!”飞音斩不中,却引来周肉龙一声惊叹。先前他那番心机,其目的就是为了限制一下路平的一声征。一声征可以捕捉的声音可不只是说话,脚步声、衣袂的摩擦声,甚至剧烈运动以后急促的呼吸声、心跳声,都有可能成为一声征锁定的目标。这么一直提防处理着作战,实在不是长久之计。但在有过刚刚那番心机后,在他想来路平一声征出手就该有些顾忌了,毕竟他在场的同伴不只楚敏一个。

    结果他话刚起,路平依然说打就打,居然半分犹豫迟疑都没有。

    “诶诶诶,你小心点啊!”倒是莫林在旁吓坏了。他可没有扛下路平一击的能耐,这死胖子若真是卑鄙地把声源定到他这个方向,除了死莫林想不出第二个结局。

    “知道。”路平平静。他的模样,竟看不出误伤楚敏有什么负担,反倒越发的专注起来。

    “好,很好。”周肉龙点着头。两记飞音斩,也随即从他的左右擦过。路平不会犯一样的错误,他也同样不会。此时会发出的所有声音,他都仔细做着处理。

    “我觉得你不会让我失望!”周肉龙说道,先前还在希望,而眼下他自己就已经做出了结论。路平的飞音斩,也由一声征锁定这一句话的声音射出。此时的他,出手前会用听破仔细确认好声音的位置。先前三记飞音斩,他知道不会命中,但他依然出手,他在琢磨周肉龙这搬运声音的手段,想看其中是不是有文章可做。结果这一次,这一句时,周肉龙竟然没有使这手段,这一次,遁声而来的飞音斩竟然又一次命中了他,第三次。

    第一记命中的飞音斩,周肉龙用双臂挡下,轻松化解。

    第二记命中的飞音斩,与楚敏切入他胸口的那记手刀一起,将周肉龙的胸口挖出了那个恐怖的血坑。

    现在,是第三记飞音斩命中。一团巨大的血雾爆散开去,仿佛一场血雨,洒下了方圆数米。周肉龙那仿佛三个人挤在一起的庞大身躯,竟然就此不见,纷扬洒下的血雨中,路平眼前连个影子都没有。

    这……

    所有人愣住,这记飞音斩竟然就把对方干掉了?先前又是希望又是不会失望的,到底是想表达什么?

    “这家伙,其实是想求死?”莫林嘟囔着。

    每个人都很茫然,但是路平却在此时心念一动,跟着便已经听到声音从他的身后传来。

    “你在看哪里?”

    周肉龙的声音,在他的身后。

    同样在他身后的,有方倚注,有莫林,有被凌子嫣扶到旁的楚敏的。

    但是周肉龙的声音从路平的身后传来,他们也一同听到了,只是在他们的视野里,冷不丁地,路平身后就多了个人。

    这人半裸着上身,身上的衣裤都是松松垮垮,仿佛几个大麻袋。他发出的声音是周肉龙的,而这松松垮垮仿佛麻袋一样的衣裤,也同样是周肉龙的。当那样一个大胖子,突然身形变得只有原本的三分之一时,他原来的衣裤,自然会肥大的仿佛麻袋。

    周肉龙没有死!

    血雨中,他不知去了哪,也不知从哪又冒出来,人却仿佛换了一个似的,即使装在那肥大的衣裤里,也可以看出这是一个身材比例极其完美的人。

    路平转回头。

    瘦成三分之一的脸,他已经认不出了,唯一不变的是那眼神,饱含热切的期待。

    “千万不要让我失望。”他说着,那些纷扬的血雨,也在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突然静止,跟着便突然消失,竟是一丝痕迹都没有残留。

    一股魄之力,却在这完美身材的周肉龙身上冉冉升起,充沛、强悍,仿佛要刺穿云端。

    路平上一次感知到这样强悍的魄之力,还是在两个月前的北斗学院。

    那个人,叫吕沉风。

    公告:免费小说app安卓,支持安卓,苹果,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zuopingshuji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