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七百五十二章 人质
    已经三次尝试,却始终无法与自己的左手剑取得联系的风行夜心下已经有些慌了,再看到楚敏直接拿着他的剑指向他时,先前那气定神闲的模样再也撑不起来了。 .望着那剑刃上闪动着的自己无比熟悉的剑光,风行夜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

    这一步,可让院监会的众督察也跟着慌张起来。

    他们绝计不是楚敏的对手,这点现在已经更加显然了。可是连会长风行夜这最后的依仗竟都有退意,志灵院监会今天这是又要被横扫了吗?

    昔日的会长、总督察再到指挥使都被干掉,可下属的督察有不少一直任职至今。眼见一年前的噩梦又要重现,心中惶恐更甚。

    “快去通知城主府!”有人想到了搬救兵。

    “现在哪里还来得及。”说话的人偷眼瞧着楚敏。楚敏的注意力全不在他身上,可眼下却没有人敢轻举妄动。大家心里都有些悔恨,后悔没有第一时间与志灵城主府进行联系,后悔不该对如今院监会的实力有这么大的自信。

    不过也有一小部分人对风行夜还是抱有相当大的期待。便只是退了一步而已,这种事在交锋中很正常,何必做更多解读?

    众督察中的第二指挥使便是这样想的,正准备开口安抚一下人心,却不料风行夜先一步开口,只说了一个字。

    “退!”

    风行夜这个字一出,原本还比较镇定的第二指挥使顿时也慌了。风行夜纵然单挑不过,院监会这边还有他们这么多帮手,可谓人多势众,这种局面,风行夜竟然示意大家退却?可现在众人就在自己的大本营,这还能往哪退?

    结果风行夜自己已经做出表率,那声“退”字一出,他的身形便已向后急掠,朝后院方向逃去。

    楚敏的实力到底有多深,说实话风行夜依然没看透。但是因为凌子嫣的缘故,风行夜出手已经毫无保留,这样都被楚敏轻松化解,他也想不出有什么更可靠的手段。身边帮手虽多,但实力都与楚敏不在一个级数,硬碰难免伤亡巨大。风行夜不是莽夫,这一刻想的不是单纯的胜负,而是如何用最小的代价拿下楚敏。

    后院!

    这便是风行夜想到的去处。

    周昭、全烈两位总督察虽非四魄贯通的境界,但二人联手却有和四魄贯通一战之力,实力远在众督察和指挥使之上,是更加可靠有力的帮手。此外还有先前闯入后院的少年,此时应该已被两位总督察拿下,可做要挟楚敏的人质,只是希望那两位不要因为急着去下棋,就直接把那少年给杀死了。

    正想着,后院已有魄之力传来。先前因为全烈施展异能凌然而生的气势,刹那间便已消去了。

    已经结束了?

    风行夜心下一紧,甚是担心路平的生死,跑得更快了。

    后院。

    风吹树摇,湖面波光粼粼,一切就已恢复平日的景象,只有被击碎的水岸,让人可以看出这里似乎发生过一场激斗。

    路平已经走过了湖上长廊,就站在假山旁的周昭和全烈二人面前,看着神情骇然的周昭,以及重伤倒地的全烈。

    “什么打吃?”他开口问道。

    对琴棋书画这些风雅之事一窍不通的路平哪里听过这围棋中的专业术语,很不清楚全烈方才那一声呵斥是要表达什么。反正有声音,他便可以做攻击,于是一声征锁定,飞音斩出手。然后,全烈辛苦设下的定制被摧毁了,自己也受了重伤。

    国手那么高?

    两人发现他们似乎还是错了。国手的棋艺固然高明,可若两人绑在一起上,总也可以下到个中盘吧?真不至于上来寥寥数子就满盘皆输。可现在,这个少年,根本没有什么大动作,不显山不露水,两人就已经全无胜算了。

    “服了。”倒地的全烈吐了口血,也算是投子认负了。

    一旁的周昭惨然一笑,只是这当口,他的目光没有看着路平,没有去关心全烈,反是落到了一旁石台上的棋盘。因为刚刚路平打碎定制重伤便烈带来的冲击,棋盘有些碎裂,盘上的棋子更是已经凌乱。

    “死前有个不请之请,还望尊驾成全。”周昭忽向路平拱手道。

    倒地的全烈似是知道他要说什么,原已死灰一般的双眼忽得一亮。

    “嗯?”路平看向周昭。

    “还请尊驾能容我二人下完这一局棋。”周昭说道。

    路平看了一眼那棋盘,围棋的事,他是一点也不懂,也不关心。

    “我问个事。”路平说道。

    “尊驾请说。”周昭道。

    “苏唐关哪了?”路平问。

    “苏唐?”周昭一脸疑惑,看向全烈。全烈也是茫然了一下,但随即反应过来:“是先前从峡峰城押来的那个女孩?”

    “是叫苏唐吗?”周昭说。

    “没有留意。”全烈说。

    早前的志灵院监会,是会长不管事,全由两位总督察处理。如今的志灵院监会,却是两位总督察心有所属,忙于棋道,对于院监会的事一问三不知了。

    “如果是问这位姑娘的话,那她应该已经不在志灵院监会了。”周昭随即说道。

    “去哪了?”路平忙问。

    “这……”两人尴尬,他们实在太不问事,这种细节全然不知。周昭无奈解释道:“尊驾有所不知,我二人……”

    “你们下棋吧。”路平看两人不知,挥了挥手直接打断了,扭头就走。

    两人脸上闪过喜气,可随即看到路平扭头就走,却又一脸茫然。

    这是,直接放过他们二人了?

    两人有些不敢相信,之前的比拼可是招招凶险,一副你死我活的模样,此时居然如此轻易收场?他们哪里知道,就他们两个三魄贯通施展的手段,在路平眼中根本就不是啥威胁。

    转眼路平便已经到了后院入口,他急急赶去要找楚敏她们知会他新刚打听到的情况,结果正和急赶来后院的风行夜撞了个照面。

    看到路平未死,风行夜先是一喜,可随即看到他没事人的样子,心下却是困惑起来。眼角一瞥,就见周昭、全烈两个就在假山旁,此时正在颤巍巍地恢复棋局。

    什么情况?

    风行夜完全看不懂了,可眼下不容他多问,身后楚敏转眼便至。风行夜快速掠出,只一步就跨到了路平身侧,转身一瞧,院监会众督察潮水般涌入,楚敏就在他们之后,不慌不忙地踏步而来,仿佛驱赶羊群一般。

    “站住,再向前的话……”风行夜右手短剑扬起,威胁的意味极浓。

    楚敏一愣,但随即便笑开了花,仿佛看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事情一般。

    “你!”风行夜勃然大怒,心想你这是以为我不敢吗?右手短剑就要朝路平刺去,路平却在这时扭头瞥了他一眼,目光中有疑惑,有不解,就是没有半点恐惧,而后就已经转过头去,一边急朝楚敏走去一边正气道:“楚敏老师,苏唐不在这里。”

    刷!

    寒光掠下,却是落了个空,风行夜一脸惊骇。他方才可不只是站到了路平身边而已。短剑指向路平时,歌阕尊残就已经施展,路平该是被他锁定不得动弹才对。结果人家说走就走,就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根本就没把他放在眼里。

    而楚敏听了路平这话后,也立即收起了笑容,她望向风行夜。

    “苏唐在哪?”她说着,随便一挥手,众督察中便有一人惊叫朝她飞了去。楚敏一手撕住,另一手直接拎上了对方的脑袋。

    众人大惊,急刷刷朝旁退着。风行夜一看,楚敏这还不是随便抓的,她这一抬手,就是拧了个指挥使过去。

    这位指挥使显然没有什么殉职的勇气,可怜巴巴地望着风行夜,眼里满是乞求。

    “苏唐确实已经不在这里,具体会被带去哪里,这是机密,我等也不知。”风行夜说道。

    “呵呵。”楚敏冷笑了一下,“一般的会长说不知机密,我也就信了。但你看起来于掌管院监会的秦家关系不浅,你也不知?”

    风行夜心里咯噔一下。

    他确实说了谎。苏唐的去向以他的职位确实不该知晓,可以他和秦家的关系,却偏偏知道这事。不过他也没有就此慌张,反倒是摊了摊手道:“我确实知道,但那个地方,说了也没用,难道你还想这样打上门去抢?”

    “说。”路平盯着他。

    “苏唐已经被送去玄军城,接下来就不再是院监会,而是由玄皇亲自过问。你们想要人,去找玄皇要吧!”风行夜说完,讥诮地望着三人。

    若说天下最有实力的,当属那六大强者。可若说最具权势,那只能是三大帝国的皇室。

    玄军城,便是玄军帝国的都城。

    玄皇,便是玄军帝国至高无上的统治者。

    玄军帝国四大家族,卫秦梁顾,顾家居于最末。但这,是因为谦虚,是对打下这片江山劳苦功高的卫秦梁三大家族的感激与敬重。哪怕是最蠢的人都不会以为居于最末的顾家是四大家族中最弱的。

    因为玄军帝国这片江山就是姓顾的。

    卫秦梁三大家族出生入死,说白也只是在为顾家效力。

    问玄皇要人,那是真真正正,在挑战整个玄军帝国,挑战这片大陆上包括四大家族在内的许多世家。

    全天下,有几人有这样的资格,有这样的胆量?

    风行夜看着三人,觉得是时候该他放声笑一笑了。

    结果却看到路平抬腿就朝院外走去,连头都没回一下,只说了一句:“那就去玄军城吧。”

    “好啊。”楚敏笑着,将抓来的指挥使和从风行夜那里夺来的四级神兵随手丢在了地上,朝身旁的凌子嫣打了个手势。

    印象里始终都是怯生生的前秦家侍女点了点头,也没看他一眼,跟着便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