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七百四十八章 还只是试探
    “国手那么高?你在逗我?”

    听到这评价,周昭第一时间的反应便是质疑。 .修界有六大强者,达到了五魄贯通的境界;而在棋界堪称国手的整个大陆便只有两位:玄军帝国的刘仲和青峰帝国的崔离。周昭和全烈在有幸目睹了一次这两位国手的对弈,之后足足沉默了五天,从此对棋道更加敬畏,对堪称国手的二位更是惊为天人。

    国手,这个称谓,在二人的心目中可是六大强者更加高高在上,可看而不可及。眼下全烈竟然说这个不起眼的少年有国手那么高?

    “不信你去试试。”全烈说道。

    两人平时玩笑惯了,哪怕此时全烈的神情已经极度认真,周昭却还是不敢确信,但是当他感知到全烈脚下魄之力的波动后,顿时确定全烈不是在说笑。

    出手就上压箱底的大招,对手的威胁看来真的很大。

    心下了然,但周昭面上却还是摆出一副不信的样子。

    “好,那我便去试试。”他接过全烈的话头,身子忽然掠出,踩着湖面便朝路平冲去。攻势看起来又快又疾,可在周昭心中却留了七分退意。他只是佯攻,为那边全烈布局争取时间罢了。

    他没有真正冲到路平身前,只掠过一半湖面时,双袖一拂,湖水被他抽起,水珠如箭,朝着路平激射而去。当中更是暗藏两枚白子作真正杀招。

    周昭想探探路平的深浅,从感知上他真的体会不出路平有什么门道竟然担得起“国手”那么高的评价。

    漫天的水珠,封杀左右闪避去路的两枚白子。周昭这一击威力不能说很大,但包含的内容却很多,他要看看路平会如何应对。

    结果路平只是向前踏了一步,不是任何异能,也没有发动什么魄之力,这只正常向前行走时要迈开的步。

    两枚威力较强的白子从路平身子左右飞过,而迎面飞来的水珠,却是直打到了他身上,但是路平却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这不是周昭猜想中的任何应对,但是这种应对依然可以让他读出很多东西。

    感知非常精准,因为感知精准才会判断出这些水珠并没有太大杀伤。

    极其自信,对自己的感知丁点怀疑也没有,所以才会干脆不闪不避。

    实用主义,对于水珠会打湿自己这种不痛不痒的事没有丝毫在意,战斗起来恐怕也不会追求风度或是什么漂亮的招式。

    周昭脑中瞬间就已经盘旋过这许多念头。他没有继续向前,却也不能就此退下,全烈布局还要一点时间,他需要再与路平再周旋一会。

    双足向下一点,尚未平静的湖面再起涟漪,一道水柱冲天而起,直接将周昭掀向半空,似是被吞没了一般。

    周昭人影不见,但是水柱却似活物,在半空昂然一转,朝着湖边的路平直冲下来。藏身水柱后方的周昭,动作并未就止住。他的双臂舒展开,缓缓向前推进着。声势惊人的水柱将大量湖水抽去了半空,可是路平方向的湖面,湖水却是悄无声息地不降反升。

    声势惊人的水柱,不是什么虚招,有惊人的威力,可再周昭的攻势之中,却也只是饵,真正杀招是被他悄然抬高的水面。

    对方的感知很精准,所以必须分散一下他的注意力。

    周昭人在水后,目光却是一刻未离路平,将路平的每一个细小举动都看在眼里。水柱急升,路平跟着抬头,水柱急降,他身形急动,注意力果然全在这水柱攻击上。

    好!

    周昭想要的便是这一时机,缓缓推进的双臂突然加速,猛向上一提,只是缓缓上升的水面,此时猛然掀起滔天水幕,整个湖岸线都在笼罩之内。

    但是死盯着路平的周昭,此时脸上却是一片愕然。

    以他这等境界的目力,当路平彻底动起来以后,他竟然觉得自己眼前一花,水幕之后,竟是连串的人影。

    哗!

    水幕拍下,石岸粉碎,那连串的人影也已消失在水幕之中。路平的人,却已在数十米外,湖上的回廊。

    这是怎样的速度?

    周昭有点被吓到了。

    自己这精心谋划的攻势不起作用,他也算有心理准备,但路平闪避时所展示出的速度却大大超出他的意料。他把自己脑海中结识的,拥有惊人速度的修者飞快过了一遍,最后发现大概唯有秦家的流光飞舞可以与之匹敌。

    秦家的流光飞舞,那可已是大陆首屈一指的强化速度的异能。可路平这根本没见他用什么异能,似乎就只是一抬腿,一迈步,然后就是堪比流光飞舞的速度。若是路平也施展起这类可以强化速度的异能,那会快到何种地步?

    也或者他其实已经用了什么异能,只是我没有察觉?

    周昭转念又这样安慰起自己,他一直感知全开,但从路平那边感知到的魄之力的讯息却是时断时续极不稳定的,他其实不敢确定路平有没有用什么异能。

    看到已经踏上回廊的路平,回过神的周昭身形疾退,见识过路平的速度,他这是生怕路平比他先一步杀到全烈身边。

    不过路平看起来却不急,由得他抢先回到全烈身边。

    “看到了吗?”退回来的周昭说道。

    “一直在看。”全烈说。

    “怎么说?”周昭问。

    “速度也不代表一切。”全烈说。

    “好了?”周昭又惊又喜,他对全烈足够了解,却没想到全烈这布局可以这么快。

    “我说过,这可是一个国手那么高的高手。”全烈说道,而周昭这时终于听出他语调有些不对,扭头一看,就见全烈脸色惨白,竟然比之前从湖中退回时还要糟糕得多。

    “你……”周昭再惊,随即意识到全烈对对方重视到了何种地步,竟然不惜伤到自己也要加快完成他的布局。被路平击落入水的他,显然更清晰地体会过对手的恐怖,而周昭现在还才只是见识到路平的速度而已。

    “开始吧!不要有保留。”全烈说道。

    “明白。”周昭说道。

    整个后院,忽然变得有些昏暗,原本还在波涛翻涌的湖面平静下来,随风轻摇的树木枝叶死气沉沉地纷纷垂了下来。

    “打吃。”全烈的声音,在后院回荡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