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七百四十七章 棋手
    整个前院瞬间变得鸦雀无声。

    楚敏双脚踩上赵正时所爆发出的魄之力比起赵正施展涛惊狮吼时强出不知多少,两人的实力差距在这一击之间就足以分出高下。

    赵正可已是三魄贯通的境界,这楚敏却比他还要强。所有人注视着大坑,赵正是被这一击给击倒了,但具体伤到何种程度尚不可知。如果没有大碍,那双方差距可能也没有十分巨大。

    正想着,一道人影已从坑里飞出,轻轻落在大坑的边缘。

    是楚敏。众人看清后也没有太意外,毕竟是她占据着优势,所有人继续齐望大坑,继续心怀期待。

    “还看什么,已经死了。”楚敏说。

    已经死了?

    所有人惊得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将一个三魄贯通一击秒杀,那意味着什么?那意味着楚敏的境界恐怕已是四魄贯通,他们想到了楚敏比赵正要强,却也没想到强这么多。

    “快去通知会长大人。”有人窃声说道。

    四魄贯通,那他们整个院监会中能阻拦的也只有他们新任的会长大人了。其他两位总督察和七位指挥使都被直接跳过了。

    继续往前走的路平,此时又有谁还敢阻拦,所有人都注视着楚敏。此时没有逃走,对这些大多只是单魄贯通的普通督察来说就已经是相当有勇气的事了。

    路平就这样轻松穿过了前院,到了中庭,结果四面房屋里都是一片寂静,院监会的人似乎早已聚向前院。路平推开几间屋都没见着人,听破感知铺开,前院之外,便只有后院有魄之力的声音传来,随即朝后院赶了去。

    院监会后院,花鸟鱼湖,与风雨欲来的前院却是截然不同的一番景象。新任不足两月的志灵区院监会会长风行夜,倚坐在湖面的回廊上,有一搭没一搭地往湖里投喂着鱼食。

    前院的骚动,他早已经感知到了,却根本不为所动。

    以前的院监分会会长,都只是三魄贯通,如今却连八名指挥使都大多是如此实力,再加上他这位四魄贯通的分会长,高配了不知有多少。论战力,像峡峰区这等偏远落后的辖区镇守城主府都比不过他们,还有什么事是如今的院监分会处理不了的?

    真不知是哪来的消息闭塞的家伙,居然到如今的院监分会门上找事,可怜呐!

    察觉到前院的骚动时,风行夜倒是同情了找事的家伙一把,直接前院爆发的魄之力传来,风行夜总算微皱了一下眉头。

    来得人,似乎不弱。

    他心下想着,却也没有抬起手,依旧注视着湖中争食的锦鲤,听得脚步声一步一步朝着后院赶来。

    “前院来了什么人?”脚步声落入后院的第一步,风行夜便已经出声问道。从他的位置,到后院入口相隔尚有数十米,但他的声音依旧很清晰地传了过去。

    “是我。”

    回答却让风行夜大感意外,终于抬头朝这边看来。

    一个模样平凡的少年,刚进了后院,正在那东张西望。

    感知扫过,体会到的依旧是平凡,而不凡,是从前院方面传来的。

    这个平凡的小鬼是怎么径直穿行到后院的,风行夜也马上理会了,显然是前院的那位高手,将所有人都震慑住了。

    看来不是普通角色,需要自己过去一趟。

    风行夜站起了身子,将手中最后一点鱼食随手撒入湖中。

    “这里你们处理一下。”他说道,回廊中的人形突然已成一团虚影。

    “是。”后院假山中有声音应着,跟着便转出两个人,一人胳膊下夹着一个棋盘,盘上黑白两子落了过半,被他这样夹着也丝毫不乱。

    另一人手里端着两个棋盒,对夹着棋盘的这位却很不放心。

    “你不要趁机把棋搞乱。”他说道。

    “请你搞清楚,现在是我占优,我搞乱棋盘?”夹着棋盘那位说道。

    “不小心呢?”另一位说道。

    “你觉得会吗?”夹棋盘地说着,目光已经朝着后院入口处的路平望来,同时还有他的感知。

    假山后转出的二人,服饰同款,服色却是一黑一白,此外再不同的,就是他们坠在腰间的腰牌,形状质地虽都一样,花纹却是一正一反。

    这样的腰牌路平曾经俘获过,正是院监分会总督察会有的腰牌。这一黑一白二人,也正是志灵院监会新任的两位总督察,黑衣的叫全烈,白衣的叫周昭。

    两人自小便认识,一起痴迷黑白之道,结果棋未有建树,修炼方面的才能却是被发掘出来,最后都成了三魄贯通的高手。不过二人对围棋的痴迷始终未改。一起赴任志灵区院监会总督察近一年,两人做得最多的事,便是下棋、下棋和下棋。

    改建后的院监分会实力实在是强,别说会长了,便是两位总督察都甚少有事务需要他们直接插手,这样的闲差,倒是让这两位快活得很。

    不过眼下事找到面前了,两人说不得也得停一停正在进行的棋局。全烈感知扫过路平后,只觉实力平常,恨不得随便来个手下摆平,他们好继续摆盘。只是此时的后院、中庭,除他们两人再无旁人,人全聚向前院去了。

    “你去解决,棋盘留这,正好让我好好思考一下下一步。”周昭这时显然也感知过了路平,顿时不想再动了,朝全烈索要起棋盘。

    “你休想搞鬼,盘上的每一步我现在可都记得。”全烈说着,把棋盘随手搁到了一旁的石台上。周昭端着两个棋盒,竟就这样看着棋盘思考起来,再不理身旁万物。

    之前久未想到拆解的招法,此时却好像茅塞顿开,一眼上去,就瞧出一步妙棋。

    “哈哈,有了!”周昭欣喜若狂,能下出这样一步好棋,比起在修炼上有所突破更加让他开心。他急忙回头,就要催促全烈快来欣赏他这逆转全盘的神之一手,结果抬眼看去,就见路平依旧好端端地站在后院入口处,而他的好棋友则埋头漂在湖面上。

    这是……

    全身心投入到棋局的周昭一点都没察觉到身旁发生了什么,就在这时湖面上漂着全烈忽然打了一个激灵,人猛然跃起,一个倒飞,湿漉漉地落到了周昭身边。

    此时的他再没看身旁的棋局一眼,只是死盯着路平。

    “是高手。”他说道。

    “有多高?”周昭问。

    “国手那么高。”全烈说。

    一离开家就完全没有办法码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