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七百四十四章 力量
    换了新城主刚才一年,峡峰城又出大事了。 .城主府十二家卫,这一通又去了七七八八,这还是路平、楚敏出手时并没有太上心。一击出去,人放倒了就行,死不死的他们并不在意。奄奄一息的卫超最后依然活着,第一个被放倒的卫扬,灰头土脸的醒过来时,放眼一看刑场这一片狼藉,整个人都是懵懂的。

    很快他看到了旗杆下倚着的卫超,有些艰难地挪了过去。

    “对方来了多少人?”他深吸了口气后问道。

    “多少人?”脸如死灰的卫超,听到这个消息后竟然笑了出来,笑着笑着又开始咳嗽,然后大口大口地吐血。

    卫扬诧异地看着他,这才又仔细扫了一圈现场,这才注意现场所有死伤全部是他们城主府的人马,敌人的尸体,竟然连一个都没有。

    难道……

    他脑中闪过那个身影,但坚持不肯相信,他扭头看向卫超,却看到卫超艰难地朝他竖起了三根手指。

    “不对不对。”卫超的目光有些浑浊,他看着自己竖起的手指,摇了摇头后,另一手抬起,将竖起的三根手指掰回去了一个。

    “两个,是两个。”卫超咧着嘴笑道,“而且是你我都认识的那两个。”

    真的只是他们?

    他们强到了这种地步?

    “葛冰老师呢,他没有出手吗?”卫扬问道。

    “他?”卫超像是又听到了什么笑话,又开始笑着,然后扬手指了指。

    葛冰的尸体卡在刑台的木板中,不仅已经死透,而且死得有些滑稽可笑。

    “你知不知道?他和你一样,也连对方一招都接不了。”卫超说道。

    最是自负的卫扬,平时若有人说他“一招都接不了”什么的,那肯定是要翻脸的。可是眼下他却一点脾气都没有,脸上尽是骇然。

    一旁的卫超却已经又开始一边咳嗽一边吐血。

    “别多说了,我先送你回府。”卫扬着着他说道。

    “回府?哪个府?城主府?”卫超说。

    “不然还能是哪。”卫扬皱眉,卫超这神智不清的模样他有些烦了,他本就不是特别有耐心的人。对方的实力确实令人意外,强到骇然,可至于吓成这副模样吗?

    “呵呵呵……城主府?还有吗?你知不知道,城主又死了……”卫超说。

    “什么?”卫扬大惊,他第二次细看现场时倒是留意了,城主卫天启并不在这里。

    “奇怪,我为什么要说’又’?真是奇怪。”卫超说着,连连摇头。

    “你还是休息一会吧。”卫扬抬手,也不管卫超的伤势,直接就把他打晕了。

    城主又死了?

    这消息可不好,非常不好。上一任城主死了,至少后继有人。可卫天启这一死,峡峰城卫氏这一脉可就彻底绝户了。他们这些依仗着城主府资源的人,这下真要树倒猢狲散了?

    不管怎样,还是先回去看看吧!

    卫扬想着,架起了卫超,又看了看这一片狼藉的刑场,却也无心安顿什么,朝着城主府方向赶去了。一路上尽是无头苍蝇般乱窜的戍卫军小队,卫扬却也无心对他们做什么调配,有人上来向他招呼,他也不怎么理会,就这样回到了城主府。

    “卫场大人,您回来了!”城主府门口护卫明显多出不少,这一声招呼后,门里一人急步冲出,却是负责城主府护卫的家卫卫槐。迎出来后一眼就看到被卫扬架着的卫超。

    “卫头怎样了?”他急忙上前问道。

    “还没死,快些安排人来治疗。”卫扬说道。

    “医师现在全在城主大人那边,要不干脆把卫头也送过去?”卫槐说道。

    “城主大人那边?”卫扬听后愣。

    “城主受的伤可也不轻呐。”卫槐面有忧色地说道。

    谁想卫扬听完却是面露喜色。卫超明明说城主已经死了,现在听到是伤重,那相比之下,可不算是个好消息吗?

    “我去看看,卫超你看着安顿吧!”卫扬说着就把卫超丢给了卫槐,冲进了府。片刻已到卫天启的居处,就见数名医师从里鱼贯而出。

    “城主呢?”卫扬急忙上前问道。

    “暂无大碍。”医师当中一人说道,神情看来并不如何紧张,这让卫扬暗暗松了口气,心里可是把卫超腹诽了个遍。刚从卫超口中听说卫天启死讯的时候,他下意识的念头就是离开,去别外寻找出路,此时只庆幸自己没有那么当机立断。能成为一个辖区城主府的亲信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另寻出路,凭他现在三魄贯通的实力倒不难,可是再能谋到这样地位可就不容易了。

    卫扬接着就想进去探望一下卫天启,却不料被卫外的护卫拦住。

    “干什么?”卫天启恼火。十二家卫最受城主信赖,尤其他和卫超这几个旧部和卫天启的关系尤其深,还从来没有人敢把他挡在城主的门外。

    “城主有要事相商,吩咐任何人都不许进去。”护卫说道。

    “任何人?我是任何人吗?”卫天启板着脸,城主府再重要的事,他和卫超几个都不会被隐瞒。

    “城主特意吩咐了,包括几位大人。”护卫说道。

    卫天启愣住,万料不到卫天启竟然会有连他们几个都不想去透露的机密要事。

    “城主是和谁在商量?是学院那边来的人?”卫天启问道。

    “那咱们也不清楚。”护卫说道。

    卫扬随即不再纠缠,却也没有就此离开。屋里是谁?他终究还是很好奇。若是南天学院的人,地位尊贵,服色明显,护卫们不至于分辨不出。既不清楚,那便多半不是。可除了学院方面的人,卫扬实在想不出卫天启身边还有什么重要人物需要把他们几个都挡在门外的。

    他索性在院里徘徊起来。

    护卫不知,城主也未必会说,自己就在这里假装碰巧撞见,那总是可以的吧?

    看到护卫对他的举动没有要说什么的意思,卫扬索性就这样候了起来。却不知屋里那番谈话早就已经结束。来人悄然离去,并未在正门这里现身。而卫天启,此时伤重躺在床上,却没有就此休息,瞪眼望着床帷,正想着刚刚结束的那番谈话。

    地位,他有,辖区城主,哪怕只是峡峰区这个最偏远落后的山区,总也是屈指可数的一方诸侯。

    人脉和靠山?父亲留下的资源,他没有丢下。相比之下,他拜入南天学院,成了南天最顶尖的二十八人之一沈木炎的门生,由此打开的局面,比起他父亲多年的经营还要光明。

    可就在今天,他努力经营的这些看起来都是那么渺小。地位、人脉、靠山,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根本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城主地位,人家不怕;搬出南天学院,人也不理会。甚至他的同门,他的老师,都已经出手了。可是那又怎样?最后还不是得亏自己见机得快,施展假寐才得以脱身?

    那个人说得对。

    只有自己拥有力量,才是最可靠的。其实这个道理他何尝不懂?可是他自己也清楚,他的修炼天赋其实相当普通,即使入了南天学院,他也不确信自己能得到多大提升,更何况,那得要多久?

    “而我,能提供给你想要的力量。”

    这句话,才是真正打动卫天启的,听起来,这份力量似乎不需要苦修,是可以像月华洗魄那样强行得到的?

    只是,自己需要付出什么?对方总不可能无端给予他这样的帮助。

    “这个,先等你想想清楚,为此你能牺牲什么。我也需要由此来确认你有多大的决心和勇气。你好好考虑考虑,我会再来找你。”

    对方说完就离开了,而卫天启立即就开始考虑,认真的考虑。

    他真的很渴望力量,非常非常强大的力量,如果是连西北洛城那位都能拿下的力量,那他这仇才算是报得彻底了。

    但是,有可能吗?卫天启摇了摇头,否定了自己这过分夸张的念头。自己也不能这么贪婪,不过至少,也得是可以比肩路平,不,应该是要比路平更强的力量吧?他当然不知道,这个被他定义为“至少”的念头,比他以为太夸张的念头还要贪婪得多。

    而拥有这份贪婪力量的路平,这时已经离开了峡峰城。走在三人最前的路平大步流星,步伐很快,但是他踏过的地方渐渐开始有一道血印。

    战斗没有让他受什么伤,可是魄之力失控的那一下却让他全身上下增添了无数伤口,直至此时还时不时有血渗出,最终能在脚底汇集,可见这出血量已是相当惊人了。

    “先停一下,我看看你这伤。”走在后边的楚敏眉头一直都没松开过,这时终于开口说话。

    “都是小伤。”路平停下后说道。

    “是小伤,但伤有些多。”楚敏走上来,拉起路平后,将他衣袖向上撸去。

    手臂看似干净,但不一会,就有密密麻麻的血点冒了出来。仿佛被针细密地扎了一遍。

    “你觉得这说明了什么?”楚敏问道,她知道路平一点都不笨,这伤势,这情况,他肯定已经有思考。

    “这不仅仅是魄之力失控的问题。”路平说。

    楚敏点点头。

    “这说明我的身体其实并不足以承受我体内的魄之力。”路平道。

    “没错。”楚敏再点头,“如果没有锁魄的禁锢,你觉得你现在会是什么模样?”

    “大概……就不见了吧。”路平看着手臂上细密的血点渐渐变大成一滴滴血珠后说道。

    “你清楚就好。”楚敏说着放开手,一边走向一旁一边招呼起了凌子嫣,一脸反胃的表情道,“子嫣,给他点药,恶心死了。”

    “谢谢。”路平接过凌子嫣递来的药瓶。

    “你用好药,我们继续上路。”楚敏望向前方的山路。

    一年前,他们走过这条路,凭得是一腔勇气。

    现如今,又走这条路,大家都已经有了成长。自己是,这些少年们更是。只是不知道其他的那几位现在都是什么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