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七百四十一章 倍感压力
    四魄贯通就是不一样?

    路平这口气颇有些居高临下赞赏的意味,作为南天学院顶尖的二十,沈木炎已经不知多久没有听到有人用这样的口气跟他说话了,下意识地就有些愠怒。??可是看到路平在他全力施展的缚龙索圈禁中神色丝毫不变,这点愠怒最后也成了心惊。

    这到底是什么人?

    沈木炎这才有些认真地打量起了路平。年纪轻轻,看着可能比杜乐儿还要小些,可这展示出来的却不是杜乐儿那样充满无限未来的潜能,眼前这少年已经拥有实打实的力量,如此力扛缚龙索,连沈木炎都自愧弗如。

    更尴尬的是他完全看不出路平用了什么手段,总不可能是用肉身或是魄之力直接硬扛吧?那得怪物到什么程度?

    不过无论怎样,缚龙索终究还是限制住了路平,只是无法给他重创。沈木炎看不出路平还能坚持多久,他也不想做这样的持续消耗。这样全力施展缚龙索对他来说也是不小的负担。

    “李柱。”沈木炎暗中给门生李柱传音。他派出的这三位门生:刘云来峡峰城有些时日,熟悉这边情况;杜乐儿则是想多给她些历练的机会;其貌不扬的李柱,其实才是他心目中真正靠谱,派出来解决问题的门生。眼下他需要帮手,自然是托付给这位门生。

    李柱收到沈木炎的讯息,立即有了动作,这样的配合他们师生有过多次,早有默契。李柱几步踏上前去,缚龙索圈禁的区域中适时出现了一道缝隙,那是沈木炎有意开启留给他攻击的空间。他们师生二人用这样的配合早年曾多次战胜过实力远在他们之上的对手。如今的沈木炎,当世能稳压他的人已不多。施展顶尖神兵缚龙索还要门生这样协助的战法他已经许久没用,想不到在这偏转山区竟被这么个不起眼的少年给逼了出来。

    “留他个活口。”沈木炎对李柱暗暗吩咐着。在路平身上他看到了太多的不寻常,不免有些好奇,想从他身上挖出些有价值的东西出来。

    “是。”李柱很懂老师心思,立即留了几分力,看准沈木炎开出的空当就要做出攻击。

    轰!!

    魄之力的震荡在空间传递着,缚龙索圈禁着的域场仿佛生了爆炸,高度凝聚着的魄之力有如巨浪一般向着四面涌开,强大的冲击让沈木炎都站立不稳,急退了数步这才卸尽力道。

    “搞什么,不是叫你留活口吗!”沈木炎被这几步连退弄得有些没面子,对李柱也大为不满起来。这一击竟然直接轰爆了缚龙索圈禁的域场,身处最中心的路平,将受到来自四面八方头顶脚下魄之力的全面冲击、挤压,此时怕是早成一团血雾了。

    结果答他的,却是刘云的一声惊呼。

    “李柱师兄!”刘云惊叫着。沈木炎这才转眼看去,就见李柱整个人已嵌入墙中。沈木炎心下一惊,扭头再看域场正中,哪有什么血雾,路平正好端端地站在那里,只是抬起了一只手,似是刚刚出过手。

    所以刚刚打爆缚龙索域场的并不是李柱,而是这家伙?

    自己自己给李柱开出的空当,李柱都没来及用,竟然被这家伙抢先了?

    沈木炎瞬间理清了状况,越想越是心惊。他先前尚有些不愿意,但现在不得不承认,眼前这少年的实力,恐怕更在他之上。

    可他已经是南天学院顶尖的二十了,在如今修界,抛开那几位五魄贯通的强者不谈,绝对已经是一等一的人物。能和他一较高下的,不是四大的顶尖人物,也得是豪门世家的家主一级,即便是这些人,能让沈木炎心甘情愿自认不如的也没几个。可眼前这少年,他已经不是自愧不如,而是心生一股无力。顶尖的神兵,默契的学生都已经全力施为了,还是被对方轻易破去,自己还能做什么?还能怎么做?

    要逃吗?

    自打从学院接掌缚龙索以来,沈木炎经历大战小战无数,再未退却过。今次,路平还没直接对他出手,沈木炎竟已经承受不住压力。

    “你到底是什么人?”沈木炎忍不住问道。他已经有些有些怀疑眼前这位是那几位五魄贯通强者伪装的吧?

    “我叫……哎呀!”路平刚要说,忽然惊叫了一声,一个箭步掠向了卫天启。

    卫天启死了!

    缚龙索的域场被打爆,高度凝聚的魄之力涌向四面八方,连沈木炎都抵受不住这冲击,伤倒在地,躲不开也挡不住的卫天启会是何等下场那还用说?堂堂峡峰区城主,虽说实力没有很强,但地位着实不低,在玄军帝国是堪比中枢大臣的二品大员。玄军帝国为什么会对路平他们下达那么严厉的通缉令?并不是因为觉得他们多有威胁,而是他们的胆子太大,击杀辖区城主,这可相当挑衅帝国的权威和统治,这是玄军帝国绝对无法容忍。

    可现在,又一位辖区城主,分疆大吏,竟就这样被波及误杀,连个遗言都没留下。

    箭步上前的路平确认了卫天启的死亡后,一直不变的神情终于有了变化。他不在乎卫天启的生死,可他在乎苏唐的下落。眼下的他看起来比沈木炎更加无法接受这个结果。他转头,目光扫过刘云,也扫过了沈木炎。

    “你们知道苏唐的下落吗?”他问道。

    无论眼神还是语气,都有些咄咄逼人。可眼下的沈木炎却已经怒不起来。他只想路平关心的问题赶紧有个答案,让眼下这一幕快点有个收场。可这苏唐的什么下落他确实不知,只好看向刘云。刘云在剿灭夜莺的过程中出过大力,但那只是帮卫天启的忙,她和葛冰本身并不关心这些事情。活捉后的夜莺成员怎么处置他们压根就不会过问。要不是路平这样追问,她都不知道苏唐现在已经不在峡峰城主府,面对老师投来的目光她也只能摇了摇头。

    这样的答案当然不会让人满意。沈木炎小心戒备着路平,他已有退意,可是看到被路平挡在身后的杜乐儿却又无法就此离去。有天赋的修者有很多,可像杜乐儿这般惊人就难能可贵了,不到万不得以实在无法放弃。

    杜乐儿眼下总算也知道怕了。虽然路平再未对她出过手,但是眼看老师驾驭的缚龙索也被路平轻松打垮,她若再体会不到路平实力的可怕可就枉称天才了。

    看到刘云摇头说不知的路平立即转身,就在他身后的杜乐儿条件反射般的缩了缩身子,像是一只要自卫的刺猬。

    “你知道吗?”路平看着她说道。

    杜乐儿急忙摇了摇头,然后就见路平向她走来。杜乐儿身子缩得更紧了,求救的目光望向了沈木炎。沈木炎也是各种纠结,想不出什么周旋的办法。正心焦,却见路平目不斜视地已从杜乐儿身边走了过去。

    就这样走了吗?

    沈木炎心下还捏着把汗,但是路平度很快,转眼已从街尾消失,他这才稍稍松了口气。望向两位门生,还有两具死去的尸体,竟不知该如何安抚得好。

    杜乐儿此时却像是重新活过来了一般,飞快跑到了沈木炎身边,眼泪已在眼眶中打转。被南天学院奉为掌上明珠的她,何时受过这等委屈,被人压制得连大气都不敢出。

    “老师,要不要叫其他人快些过来?”刘云凑上来说道,脸有不甘。

    杜乐儿听了这话,顿时也脸现期待的神色。有那十几位同门一起,总不至于还对付不了那个可恶的小子吧?

    沈木炎心有犹豫,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这么没底气过了。有那十几位四魄贯通的学生一起联手,这天下还能单枪匹马让他们为难的,理照也就那几位。那少年再强,还能比得上那几位不成?可不知为何,沈木炎就是有些下不了决心。

    “老师!”正这时,一声呼喊传来。沈木炎回过头,就见一位门生正急匆匆赶来,他的身边还跟着一位,一看到这位,沈木炎顿时喜上眉梢,对路平的忌惮瞬间已经烟消云散。

    “纪云。”他返身迎上,却是先没理喊他的门生,反倒是朝随他门生来的这位打起了招呼。

    纪云与他同是南天学院顶尖的二十,若说带着所有门生沈木炎心里还没底的话,多了这位老友相助,那沈木炎真觉得便是遇到那几位至强者,他们也未尝没有能力一战。

    “你怎么会在这里?来得可真是太好了!”沈木炎先是疑惑了一下对方的出现,但跟着却也顾不得听答案,立即就要对手出手相助,“我这两位学生被杀了,对方有些古怪,你随我一起追上看看。”

    “两个门生?”纪云扫了一眼李柱和卫天启的尸体,眉毛都没动一动,神色却早在听到这消息前就已经凝重的可怕。

    “怎么?”沈木炎看纪云神情,听他语气,总算察觉有异。

    “回学院。”纪云道。

    “生什么事了?”沈木炎问道。

    “大事,比你死两个门生糟糕一百倍的大事。”纪云说道。

    “难道……”沈木炎神色顿时大变。

    “我们败了。”纪云的神情一片黯然。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