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七百四十章 以为是玩耍?
    沈木炎来得很快,为此他不惜用掉了一枚火行符。??这种能临时提升修者某方面能力的消耗型道具都是很珍贵的。尤其这枚火行符,能让沈木炎瞬间就走完这几乎半城的距离,称得上是顶级制作。若非重要关头,沈木炎都舍不得轻易使用。

    但在收到刘云的传讯后,他果断捏碎了这枚火行符。

    寻常门生的安危,他可以不会特别在意。但是杜乐儿,还有她手中的缚龙索,却连沈木炎都不敢有丝毫大意。他心里清楚,他与其说是杜乐儿的导师,其实不如说是杜乐儿的监护人。南天学院对这位天资惊人的门生看重之极,对她抱有极高的期待。仅仅是为了让她免遭意外,南天学院两个月前参与的大行动,竟然就没让沈木炎这一门参与,可想南天学院对杜乐儿重视到了何种地步。他们全部被留下来,确保杜乐儿绝不会有任何意外。

    所以在收到刘云传讯的时候,沈木炎可是吓了一大跳。杜乐儿要被培养成材,总不能一直呵护在温室里,总也是需要一些历练的。不敢派去参与凶险的大行动,但在峡峰区这样的地方,沈木炎却没想到会遇到自己这三位门生都解决不了的麻烦。

    赶到近前,看到杜乐儿无大碍,沈木炎心思便已大定。不过看到她半趴坑里的狼狈样,心中还是后怕不已。他冷冷注视着路平,连一个多余的字都不想听。

    路平也在看着沈木炎。

    他能感知到这人比眼下其他人加起来还要强大,但他的神情依旧没什么变化,还是不喜不悲的模样,对沈木炎那句威胁完全没往心里去。看了沈木炎两眼后,他的目光还是回到了卫天启身上。

    “你……”

    路平想问你说不说,但刚说了一个字,沈木炎言出必行,立即出手。一掌拍出,空气中温度骤升,眨眼就已跳起朵朵火焰,如飞花落叶般在空中跳跃飞舞,却是以路平为中心。

    路平看了眼,但还是把要说的话说完了。

    “说不说?”

    这后三个字开口的瞬间,朵朵火焰早已朝他冲去,沈木炎也根本没在等他说完话,只是在那个“你”字时已经攻击,只是没料到路平居然无视他的手段,居然还在继续说话。

    轰!

    一朵朵的火焰在路平身上聚集,刹那间已燃成一团大火。卫天启、刘云等人都是面露喜色,正要开口赞叹老师这手火树红花,火焰已消失。

    是的,是消失,而不是熄灭,或者别的什么。那些火焰就像是从来没有出现一样,刹那间就完全不见了。只有衣服的左肩,布料破损磨起的一根线头像是烛芯般,燃起了一盏火焰,不过路平已经偏过头去,轻轻一吹就把这盏火给吹熄了,看起来自然极了。

    然后他看向沈木炎,沈木炎的神情早已大变。

    火树红花的火,是他用魄之力催生出的火焰,消失的干净彻底,因为控制着这些火焰的魄之力在刹那间就被抹杀干净。

    这是什么手段?

    沈木炎神色不变,藏在袖中的左手却是暗暗一弹。

    寻常的感知在路平身上根本没有任何现,沈木炎这是又施展上了他的另一个异能:种木奴。

    木奴被种植到目标身上后,可以汲取目标的魄之力来成长,对方魄之力越强,木奴成长得就越快,最终会让对方身体中仿佛多了一组经脉,最终通过控制这组经脉来扰乱,甚至控制对方的动作。而眼下,沈木炎尚没想到这么多。他用寻常的感知手段,根本感知不出路平的深浅,种木奴虽非感知系异能,但从对木奴成长的反馈中,一样可以获取到对手魄之力的很多讯息。

    可是沈木炎眼看着暗算得手,木奴命中了路平,可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几乎是木奴命中路平的同时,他与木奴就失联了。

    连木奴也给灭了?沈木炎更惊讶了。木奴命中后会马上与对方的魄之力融为一体,几乎没有被察觉的可能,直到他这边会通过木奴开始施加控制。可眼下,木奴却像是种进了有毒的魄之力里似的,一下子就死掉了。

    沈木炎瞪着路平的气势明显萎了几分,但他随即现路平脸上也闪过一丝诧异。

    路平当然不会没察觉到沈木炎对他的暗算,他十分娴熟的利用着锁魄,将暗算过来的魄之力给封杀了。只是他没想到这被锁魄封起的魄之力竟然还有变化,似是要强装成路平魄之力的模样,再以路平的魄之力为食模样。这让路平觉得新鲜有趣,但是很快,这魄之力就爆散掉了。给路平的感觉则像是吃多了撑炸了。

    “这是什么?”路平饶有兴趣地问向沈木炎。

    沈木炎脸色铁青。他两个最拿手的异能都已经施展过了,对方以为是在玩耍吗?

    对手很强!自己需尽全力,最好还有配合。

    沈木炎想着,暗暗给了几位门生暗号。几位门生满以为老师来了路平立即就得死,结果眼下却收到老师让他们见机行事的暗号,心下又惊又慌,神情都变得有些不自然起来。

    沈木炎藏在袖中的左手,双指微动,向着这边勾了勾。杜乐儿死攒着的缚龙索,顿时像是得到什么感召似的,忽然精神一振,翘向半空。

    杜乐儿也是心领神会,马上放手,缚龙索从杜乐儿手里刚一脱出,就与沈木炎的魄之力有了联系,仿佛浴火重生般飞向了半空,头尾相接,光芒比起太阳还要来得刺眼夺目。

    “落!”沈木炎一声轻喝,头尾相接成环的缚龙索便要朝下降去,才只这么一个起势,街道上铺就的硬石就已经有了道道裂纹,不断有碎屑溅起在半空。路平正处在缚龙索圈起的区域内,只觉得千道万道力量朝自己坠来。虽都被他用锁魄禁锢、化解,但是降下的力道却好像无休止。他脚下的石板转眼已经粉碎,路平想要迈开一步,却觉得有千钧之力压着他无法抬起腿。

    “四魄贯通,就是不一样。”路平赞叹着。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