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七百三十九章 放飞
    金光一道,朝着路平当头砸去。 .

    三魄贯通的杜乐儿确实不足以将缚龙索的威力发挥到全部,但以她这个境界能驾驭这件顶尖神兵不被排斥甚至反噬就已经是极其难得的事了。缚龙索汲取着对它来说并不足够的魄之力,最终爆发出的却也是足以击杀四魄贯通的威力。站她身后的刘云都禁不住微向后退了半步,像是生怕被这金光卷了去似的。

    路平向后急退,金光眼见就要落空,这边杜乐儿却是手略一抖,正向下落的金光顿时昂首立起,像毒蛇出洞继续朝着路平钻了去。

    路平一看,顺手就朝金光上抓了去。

    “找死!”杜乐儿一看,不由地冷笑道。

    缚龙索这顶尖神兵不只是对魄之力的强化,自身也带点效用。只听它这名字,便知道这神兵就算你有硬碰硬的实力,最好也连粘都不要去粘。但是路平却只直接徒手去抓,在杜乐儿看来自然是无知到了极点。

    啪!

    明明是路平抓上了缚龙索,但结果却像是他被缚龙索用力抽到了似的发出一声响。被路平握住的鞭梢陡然长出数寸,转眼便已经缠上路平的手腕。

    杜乐儿的笑容这时已经变得有几分残酷。被缚龙索缠上,那管你什么境界,有什么异能,都只有被她任意宰割的份了。

    “来,飞一个。”杜乐儿不准备马上杀死路平,好容易到手的玩具,怎么也要摆弄到无趣再丢。她手握缚龙索的另一端,手腕向着一边偏转着,就要把路平给甩出去。可是她的手腕转出刚不过寸许,刚把缚龙索绷了个笔直,忽就一点也动不了。回头看去,就见路平被缚龙索缠上的右手,没有移动丝毫。

    “你……”

    “你想飞?”路平说着,抬手向上用力一甩,缚龙索飞向了半空,连同握着另一端的杜乐儿,带着一肚子的难以置信,风筝一般飞上了天。

    “怎么可能!”刘云和李柱也都惊了。

    被缚龙索缠上,是会被抑制魄之力的,这是它被称为“缚龙”的缘由。可是路平明明被缠上了右手,却丝毫不受影响,反倒是扯着这边的杜乐儿把她给放飞了?

    他们哪里知道缚龙索这点抑制对于常年受到锁魄禁锢的路平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他那能将锁魄甩开空当的高速魄之力,面对缚龙索这点抵制腾转几个来回都有富裕。缚龙索的这一特别效果碰上路平不说遇到克星,却也是碰上了应对它的专家。

    被甩上半空的杜乐儿很快随着路平的拉扯直坠下来。她此时想脱身其实十分容易,松开缚龙索就是。可就顶尖神兵她哪敢这样轻易放手让其落到路平手里?带着满腹惊讶,她也只能硬着头皮不撒手。

    杜乐儿施展着魄之力想要夺回缚龙索,可从另一端传来的魄之力虽混杂,却充沛浩荡仿佛迎面拍来的巨浪。杜乐儿天资惊人,对魄之力的控制许多四魄贯通的修者都远不如,这也是她能够驾驭缚龙索的原因。可在这仿佛滔天巨浪的魄之力面前,她那些被她发挥到极致的魄之力瞬间已被淹没。缚龙索来传来的力道她根本抵挡不了,更别提夺回了。而当魄之力传到她手时,她是奋尽全力才没有被迫撒手,都无暇去调整自己的身形了。

    轰!

    身形急坠的杜乐儿笔直地摔在了石板铺就的街道上,石尘飞溅,硬生生砸出了一个大坑。

    卫天启看得目瞪口呆,勐然回过神来,急忙朝着刘云、李柱那边喊了起来:“师兄、师姐不要大意,他只一击就杀葛冰师兄!”

    “怎样的一击?偷袭?”一直看起来都很沉稳的李柱此时急切地问道。一击击杀,那和击败完全是两回事。

    “偷袭……那也不能算是偷袭吧?”卫天启回忆当时那一幕。路平出手虽然突然,但总是与葛冰面对面站着,葛冰也不可能毫无防备,那一击真的不能算是偷袭。

    李柱的神色顿时凝重了许多。

    “通知老师。”他沉声说道。

    “啊?”刘云却好像还没有回过神来。

    “一击就杀了葛冰,师门之中,恐怕就只有老师有这个实力了。”李柱沉声道。

    刘云望着路平,神情中已多了几分畏惧。她先前还急切地想要将路平手刃,对于杜乐儿抢在她之前出手甚至有些恼火。可眼下,她却在庆幸,庆幸杜乐儿抢在了前头,否则此时丢人现眼的一定是她。她已经衡量过了,施展缚龙索的杜乐儿,实力比她只高不低。路平杀葛冰只用了一击,败杜乐儿,岂非也就是一招之间?

    刘云急忙发出讯号,李柱在旁十分紧张地戒备着,唯恐路平出手打断他们唿救。哪想路平根本连看都没看他们两人一眼,只是望着街上被砸出的那个坑,看着杜乐儿从坑里十分狼狈地爬起,一手却还死死攒着缚龙索。

    “还要飞吗?”路平问她。

    杜乐儿咬牙,头破血流的她脸上全是愤怒,却不敢再答。她既是天才,刚刚交手这一合对路平实力的感受就比寻常人等都要明确几分。那摧枯拉朽碾压了她的魄之力,她可以肯定无论自己控制魄之力的手段多么精妙,也绝对无法匹敌。

    骄傲自负的少女,此时是一句话都不敢说,再多的不甘、忿恨也只能忍着。她现在就只是怕,怕路平把缚龙索抢了去。

    谁想路平看她不再言语,竟然随手一甩,就把缠在他右手上的缚龙索给丢了回去,然后就再不看杜乐儿,转看向了这边的刘云、李柱。

    “你俩有什么想法?”路平问道。

    刘云这时给老师的传讯已经送出,可沈木炎不可能瞬息而至。他们人终究还在这里,面对路平,不由地额头见汗,咬了咬嘴唇,愣是也没说出话来。

    倒是李柱,之前在刘云、杜乐儿身后一点都不起眼,也不出声。此时眼见路平的实力暴露出来,他却还是不卑不亢,显然才是三人中实力最强,心志最稳的一个。

    “敢问尊驾与我师门有何过节,要这样赶尽杀绝?”李柱道。

    “师门?”路平愣了愣,随后指了指卫天启道,“我不知道你们什么师门,我只找他。”

    “卫天启便是我等同门,导师沈木炎!”李柱一字一顿,念出了沈木炎的大名,一旁的卫天启却像是不忍看到接下来一幕似的闭上了眼。

    他知道,李柱是与葛冰、与他一样,自忖南天学院的名头,自忖沈木炎的威名,就觉得任何人对他们都会有所忌惮。可是现在卫天启已经知道,就算整个大陆的人都会对南天学院有所忌惮,也绝不包括眼前这位,他听到这名头,肯定眼皮都不会眨一下。

    一切正如卫天启所想,路平听到那一字一顿的大名后,也只是点了点头。

    “我知道,南天学院的,你们还要拦我吗?不拦就走开吧。”路平说着,一副不愿意再和李柱、刘云浪费时间的模样,朝着卫天启逼近。

    “师兄师姐救我!”卫天启大叫。

    “告诉我苏唐在哪,我不杀你。”路平对他说道。

    “谁敢杀我沈木炎的门生?”一句话,如雷音贯耳,听的人耳中嗡嗡直响。刘云几人脸上,都露出狂喜的神情,想不到老师竟然来得这么快,发出讯息,这才几句话的功夫,这就已经要到了?

    路平扭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就见沈木炎的身形仿佛一道火光,由远及近飞速烧至。

    “他告诉我我想知道的,我就不杀他。”路平很平静地说道。

    “你再多说一个字,你就死。”声音近到身前,却再不似之前那般如雷贯耳。火光褪去,沈木炎仿佛一直就在这条街上似的,信步走来。刘云、李柱两人躬身让到了两旁,那边还半趴在坑里的杜乐儿,更是带着哭腔叫了出来:“老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