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七百二十九章 处刑日
    十二月二十七,天蒙蒙亮,峡峰城的戍卫军已经走上街头,将峡峰城的大街小巷串了个遍。 .更新最快

    对峡峰城来说,这将不再是普通的一天,至少在卫氏一族统治着峡峰区的日子里将注定不是。

    前任城主卫仲,便是在去年十二月二十七的这一天去世,如今的城主是他的独子卫天启。

    早在数日前,峡峰城每家每户便已收到了通知,峡峰城的所有民众都要在这一天为卫仲服丧,人人需佩黑纱,禁浓妆艳服,禁饮酒作乐。城里的乐坊酒肆等等,在这一天统统关闭。

    戍卫军一大早就开始检视全城,很多人索性闭门不出。往日每天都会很热闹的早市,今天只有几个人还摆出了买卖,但在戍卫军一番严厉的检查后,也急匆匆收摊了事了。

    全城陷入一片死寂,仅有城主府的人马时不时耀武扬威地从街头走过。

    “这帮可恶的家伙!”隐在一处民居里的弥散,瞧着一队刚刚从窗外走过的戍卫军人马,咬牙咒骂着。

    她的身后,华越和余吉这两位夜莺现存的最高手,各坐在房间的一个角落,微微皱着眉头。对于眼下城内的状况,他们没有太意外。城主府的通知早就全城公布了,检视的强度,他们也从卫然那里拷问到了。这虽然加大了他们行事的难度,但一切终究还在意料中。

    随着窗外经过的那一队戍卫军走到街尾,华越看向余吉:“差不多了吧?”

    “可以动身了。”余吉点头。

    华越起身,最后一次整了整身上的装备,神情坚定。

    “出发。”他说道。弥散轻轻打开了房门,那队戍卫军刚好在街尾转了向,三人走上空无一人的街头,很快就又钻入了一条小巷。

    如他们这般,躲避着全城检视开始活动的夜莺成员,分落在峡峰城的各处。

    峡峰城主府。

    府门大开,两队戍卫军整齐地分列左右,已经站了许久。

    城主府十二家卫中的头号人物卫超,从门内走出,亲自看了一眼左右街道,随后朝身后院里点了点头,连串锁链的声音,在呼喝声中开始在院中响起。

    被城主府活捉的夜莺成员,身着囚衣,被铁链锁成一长串,从城主府内逐一走出。

    峡峰城关押犯人的所在本是城外二十里特设的监牢,刑场也是另有所在。但是这次,活捉到的夜莺成员竟是直接关押在了城主府内,刑场也是在昔日摘风学院的聚风场专门搭盖的。

    从城主府到摘风学院,几乎要穿越半个峡峰城。这些夜莺成员在被处刑前先要来这么一番游街示众。

    戍卫军齐整地护卫在两旁,城主府十二家卫半数以上的人亲自负责押送。城主卫天启,很快也骑着一匹高头大马,十分显然地出现在队伍中。

    队伍离开城主府,便朝着前摘风学院的方向移动,说是游街,但根本没有民众敢走上街头围观。不过以这样的速度行进,抵达刑场至少也需四个小时。街上渐渐有了一些人,他们如城主府要求的那样,佩戴着黑纱,对于被押送着的夜莺成员,却不敢流露出半分情绪,甚至连看都不敢多看一眼。

    夜莺的人却始终没有露面,走在队伍最前的卫超,看来面色越来越凝重,时不时会到队伍中找到卫天启汇报些什么。

    如此过了约摸有三个小时,押送的路程都走完了大半,一些心里暗暗有些期待的民众都开始失望了:夜莺看来是真的完了,从此峡峰区再没有人可以为他们这些弱者发声了。

    结果就在这时,峡峰城主府内,一道火焰忽然冲天而起,“失火了”的叫声,在这大白天地忽在府内叫响。紧接着,一道、两道、三道……接连不断的火焰,将城主府覆盖、吞没着。

    来了!

    那些心怀期待的民众,听到喧闹,看到黑烟和火光,心头不由一亮,不少人在这个时候纷纷走上街头。他们不想看夜莺的人被处置,但是城主府遭到打击的事他们喜闻乐见。

    消息很快传到押送夜莺的队伍中,顿时引起一阵骚乱。

    “慌什么!”队中最显眼的卫天启喝道。

    “夜莺的余孽还能有多少人?不要中了对方的调虎离山之计!”卫天启说道。

    “可是能在城主府里放起这样的火,他们的实力恐怕不容小窥。”卫超说道。

    卫天启听后神色一变。

    饶是大半家卫还有他本人都在押送的队伍中,可城主府是他的根基,留下守护城主府的力量,无论何时总不会弱。小猫两三只,绝不足以把城主府闹得翻天覆地。

    “我带些人回去看看吧。”卫超说道。

    “也好。”卫天启想了想后,有些艰难地同意了。

    卫超领了两名家卫,带了部分人手,急匆匆地朝着城主府方向赶回了。

    “队伍不要停,继续前进。小心戒备着。”卫天启喝道。

    队伍继续前进,可是连同卫天启在内,所有人看起来都有些心神不宁。没有收到具体的回报之前,卫天启的心终究无法完全踏实下来。

    就这样又过了半个小时,终于有密探回报。

    “报……”密探一路连滚带爬,脸上带着血污,声音有一些哭腔。

    “说。”卫天启急忙道。

    “卫超大人落入对方陷阱,连他在内共六名家卫都被夜莺活捉,他们放话要以此为人质换回夜莺的人。”密探说道。

    “不可能!”卫天启惊怒交叫,“夜莺便是全盛时,也不足以将我城主府半数家卫一网打尽!”

    来的密探似是不知如何回答,只是匍匐在地,将身子压得很低。

    “他们到底如何做到的?”卫天启控制了一下情绪,沉声问道。

    那密探抬头,正要说,却从前方又有一道身影急匆匆地赶来。

    “报!!”比起刚来这位还在急促惊慌的声音响起。

    “怎么?”卫天启的头急忙转回,只见来人的方向是刑场那边,难不成那边也出了什么状况?

    “夜莺突袭了刑场。”飞奔而来的密探气喘吁吁,没等完全近前就已经着急开口,“卫扬、卫常两位大人被擒,卫江大人力战而亡……”

    整个队伍顿时都慌乱起来。能将这两处同时袭击成这般模样,对方实力之强大就是硬捍他们这些人恐怕也没有任何问题吧?

    而两位密探,就在众人六神无主的时候,眼神暗暗交汇了一下。匍匐在卫天启身前的那位,身形突然暴起。

    “夜莺在此!”他陡然喝道,朝卫天启急冲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