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七百二十六章 无知自大
    夜莺众人脸上纷纷浪露出不忿的神色,就连弥散也皱了皱眉头。 .更新最快

    华越冷笑了一下后道:“夜莺现在是有些势单力薄,但是即便如此,哪怕峡峰城主府也不敢如此轻视我们!”

    “我说的是事实。”路平说道。他的感知在判断境界上还是相当准确的。贯通境的魄之力,与感知境魄之力的声音完全不同。数一数便知道一个人贯通了几魄。眼下这一圈人,大多是单魄、双魄贯通。三魄贯通境界的不过两位,一个是眼前的华越,另一个站在人群里,沉默着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现。

    这种程度的实力,在路平刚刚经历过的那场四大学院的大战中几乎连炮灰的资格都没有。他说他现在就可以对付,其实已经算是谦虚低调了。真的摆事实讲道理的话,他应该说一只手就够。

    华越哪里想得到路平这其实已经“谦虚”了,他看了眼路平身后的楚敏,继续冷笑着:“你以为身后站个楚敏,就可以天下无敌了吗?小鬼,这世界比你想象得大得多。”

    华越根本没把路平太当回事,在他看来路平就是把楚敏作为依仗,以为有个实力不俗的老师做后台,就可以为所欲为。但是楚敏的实力据他所知也就是三魄贯通,在路平眼里这就天下无敌了?简直无知又可笑。

    路平听他这样说却是惊讶了一下,回头看了眼楚敏后道:“我没有说楚敏老师,我在说我。”

    “就凭你?”华越怒极反笑,路平的无知自大,让他已经有了出手教训的心思。

    弥散见势不妙,急忙冲了出来:“大家都是想救人,有话慢慢说呀。”

    华越却是抬手一指路平道:“这样自以为是的小鬼,有谁敢放心把自己后背交给他?”他说着,环视了一圈在场所有的人,众人纷纷露出嫌弃鄙夷的神色。

    华越说完又望向楚敏:“您不说点什么吗?”

    对楚敏,他还是比较尊重的,毕竟有实力和身份摆在那。至于被玄军帝国通缉?这对夜莺来说当然不算事,这院里一圈人,理论上来说都是通缉犯。

    被点了名的楚敏却是笑了笑道:“他说得没错,是你多心了。”

    华越脸上顿时全是失望透顶的神情,他不懂楚敏为何对自己这门生如此娇惯。

    “既然如此,那么请吧!”他伸手向院外示意了一下,却是对路平三人下起了逐客令。

    路平没太理会华越的态度,而是朝着弥散看去。他是弥散带来的,在他心里是要以弥散的态度为准的。

    弥散却是一脸为难的神情,她很想为路平解释几句。能那么轻松拿下卫然,路平的实力还是很有说服力的。只是路平刚刚那话,在弥散看来却也实在太过,这让她不知该从何说起。

    “我……回头再联系你们吧。”弥散低着头小声说道。

    “弥散!我们的行踪和计划怎么可以随便和不可靠的人说?”华越厉声说道。

    结果路平根本就没理华越这茬,只是听了弥散的话后就点了点头说:“好的。”

    被当空气的华越神情越发冰冷,他强忍着上去暴打路平的冲动。这一刻他甚至期待着路平再做些什么过分的事来,好让他可以心无顾忌的出手。

    结果路平却连看都没看他,对弥散说完那句“好吧”后,就看向了楚敏和凌子嫣。

    “那我们走?”他说道。

    “走。”楚敏点头,她才懒得和这些人去解释什么,凌子嫣当然更不会有什么意见,跟在二人身后就一起离开了院子。

    院里一圈人还是那样站着,大部分人都黑着脸,其中以华越为最。

    “华越……”弥散走上前,准备说点什么。

    “收拾东西,马上撤离。”华越却打断了她,对院里所有人说道。

    “是。”一圈人领命,纷纷散了去。

    “我们还是非常需要帮手的。”弥散对华越说道。

    “我当然知道,但是那样的家伙,有还不如没有!”华越说道。

    “路平他的话是有点过,但也是为了证明自己。再说了,他的实力并不如你想象得那么不堪。”弥散接着就把路平轻松摆平卫然的过程给说了一遍。她知道华越虽然没有明确质疑路平的实力,但肯定没想到路平有这么强。

    谁知华越听了后,却并没有感到惊讶。

    “志灵城院监会、峡峰城主府,能把这两个机构搅得人仰马翻,他的实力当然不至于太差。”华越说道,“但我们现在要面对的敌人,就是以前的志灵城院临会和峡峰城主府加起来都不是对手。他还以为这是一年前的峡峰城吗?”

    “这些本来也是要带他过来再和他说的。”弥散说道。

    “这样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你说了又有什么用?四魄贯通,他大概也就见过卫仲吧?见过秦琪吧?他知道四魄贯通也要分三六九等,他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吗?”华越说道。

    弥散无言以对,终究她也觉得路平有些自大。

    “找这样的人来帮忙,我们只会被他的自大给害死。更何况,无论他还是苏唐,都来历不明。小伍讲的事你也听到了,我们不得不防。”华越说道。

    “可只是我们现在这些人,实力真的远远不够。”弥散说。

    “所以不能力敌,只能智取。这一次我们势必也会有很大的牺牲,但也一定要让峡峰区的人们知道,夜莺还在,我们带给他们的希望,也还在。”华越说。

    希望……

    弥散忽得想起,她与钟迁、葛峰初遇路平他们时,箭神之名,就引来了希望这个话题。

    她清楚得记得,当时路平的一番话,让钟迁都哑口无言。

    “没有能力帮人实现希望的话,还是不要随便带给人希望吧!你根本不知道他有没有毅力在绝望中坚守希望。”

    能说出这番话的人,怎么会是一个自以为是的人?这分明是在很认真衡量着自己的能力,思考着自己举动的人。

    难不成之前路平说的,真是全是事实?

    对路平,弥散忽然又多了些相信。而对于眼下的夜莺,他们能带给人们的,到底是希望,还是更深的绝望?弥散忽然有些茫然了。

    可是不管怎样,这终究是他们一直在坚守的。为了因此而死去的钟迁、葛峰,她也一定不会退缩。

    “小心看着卫然,他会很有利用价值的。”她振奋了一下精神,与大家一起投入到了眼下的转移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