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七百二十五章 现在就可以
    一行人又绕了许久,夜幕在不知不觉间降临。 .更新最快头前带路的弥散终于放慢了脚步,警惕地打量着四周。四下都是低矮简陋的民房,这是峡峰城内一处贫户聚集的所在。弥散感知了一圈,最后还是不确信地回头看向路平和楚敏。

    “有跟踪吗?”她问道。

    “没有。不过……”路平说着,抬手指了指远处,“那边有人在看这里。”

    “啊?”弥散顺着路平手指的方向看去,却只有一片漆黑的夜色,她根本什么也看不到。

    “呃,藏起来了。”路平随即又说道。他伸手一指之后,耳中冲之魄的声音立即断了。显然对方收起了正在施展着的“远视”一类的异能。如此距离,对方若不施展异能让魄之力探到这边的话,路平也无法发现对方。

    “此地也不能久留了。”弥散说着,又加紧脚步,很快带着三人进了一处院墙倒了一半的院落。

    院里一片漆黑,三面的房屋都没有点灯。但是一行人刚刚踏入院内,路平立即听到魄之力的声音从三个方向响起。

    “什么人!”几人顷刻间已被包围。

    “是我。”弥散急忙道。

    “弥散?”围上的人听出了弥散的声音,却没有就此放下警惕。

    “这些是什么人?”他们看向弥散身后的路平三人。

    “这就是路平。”弥散将路平介绍给大家。

    “哦?”一圈人齐齐看向路平。路平虽只接触过夜莺三个人,但是夜莺的人对他的名字却不陌生。

    “你就是路平。”旁里有一人走上前来,路平扭头望去,一个身材高大的青年,额头上裹着一圈纱布,渗出斑斑血迹。他上下打量着路平,眼中敌意未消。看了几眼后,又扫向楚敏和凌子嫣。

    “这两位呢?”他说道。

    “楚敏、凌子嫣。”弥散报上了两人的名字,却没有多做介绍。

    “天照学院的楚敏。”这青年却自己补充上了,说完楚敏,又看向凌子嫣:“秦家大小姐的侍女?听说你已经死了。原来是假的。”

    “啊……”凌子嫣在生人面前还是有点犯怯,一下成了所有人注意的中心,立即低下了头。

    青年的目光随后落向了弥散手中,忽然有了喜色。

    “这是……卫然?”他认出了弥散抓着的这位,是城主府十二家卫之一。

    “是。”弥散点头。

    “好,干得漂亮。带他下去,马上盘问。”青年兴奋异常,指了两个人把卫然从弥散手中接过,跟着便也要一同离开,对路平三人竟就不再理会了。

    “等等。”弥散急忙上前,青年停下脚步,回头看向她。

    “我们不能继续留在这里了。”弥散说道。

    “为什么?”

    “这里已经被监视了。”弥散说。

    所有人顿时一惊。

    “什么时候?”青年急忙问道。

    “或许是从我们来的第一天起。”弥散说。

    “这话是什么意思?”青年皱眉问道。

    “我们的感知可能一直都不足。”弥散道。

    “现在呢?”青年说着,已经看向路平三人。

    弥散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一切尽在不言中:他们的感知不太够,今天多来了路平三人,于是马上发现了监视。

    “你确定吗?”青年忽然来了这么一句。

    弥散一愣。她既然感知不到,又怎么能确认。所以这根本不是确定不确定的问题,而是相信不相信的问题。

    “之前卫然跟踪我们,我并没有发现,多亏路平。”弥散把之前发生的事讲了一遍。

    那青年脸上的神情顿时变得复杂起来。他看看卫然,又看看路平三人,一脸的怀疑。

    被人再次打量着,路平表情平静,楚敏满不在乎,拿出酒壶喝了一口,凌子嫣有些怯场,可她没什么主意,只是躲在路平和楚敏身后。

    似是感觉到气氛有些尴尬,那青年率先挤出了一个笑容。

    “几位莫怪。我们到了这地步,实在不得不多些小心。”他说道。

    “嗯。”路平就这么应了声,根本不解释什么。楚敏脸上则已露出不耐烦的神色,根本没怎么搭理这青年在说什么。

    没有得到积极回应,气氛继续尴尬着。

    “我们还是先快些转移吧。”弥散说道。

    “转移?”那青年盯着路平三人,“因为我们的感知有些不够,所以接下来转移到哪里,是不是就要辛苦三位来给确认了?”

    他把“不够”两个字咬得极重,话中意味再明显不过。其他夜莺人听了,看向三人的目光再度充满戒色,不少人暗暗摸上了兵器。

    “华越!”弥散有些气愤。多此小心,她可以理解,可怀疑到这地步未免太过了吧?虽然与路平、楚敏也就一年前打过那一次交道,可就他们的作为,怎么也不可能是与峡峰城主府串通的。华越如此怀疑他们的动机,实在有些草木皆兵。

    “有些事,我一直有些怀疑。”华越不看弥散,只是盯着三人,口气却越发的强硬起来。

    “那个苏唐,是和你们一起的吧?”华越说道。

    “嗯。”路平点头。

    “我们在峡峰山下救了她,然后她就加入了我们,为此她居然放弃了投奔四大学院的机会。”华越说。

    “那是因为钟迁之前帮助过他们!她为了感谢才把推荐信让给了钟迁,想看看缺越学院有没有能帮钟迁恢复的方法。”弥散说道。

    “可事实上缺越学院也没有收钟迁不是吗?”华越说道。

    “钟迁当时的状态,想通过缺越学院的考核哪有那么容易?四大学院也不是善堂,不会为了救人而收人。”弥散说道。

    “呵呵。”华越笑了下,却也不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接着道,“我们之后又闯峡峰城帮她救过一次人,就是那次之后,我们一向隐秘的行踪似乎是被盯紧了,越来越多的兄弟开始暴露,我想大家都有察觉吧?”

    “峡峰区出了这样的大事,玄军帝国上层开始加大力度插手。卫天启后来又有了南天学院的关系,他们的实力比以前卫仲在时更强,这些你不是不知道。”弥散道。

    “好,那么最后呢?”华越脸上闪过怨毒的神色,“我们被彻底剿灭、追杀的时候,他们下手毫不留情。但是苏唐,玄军帝国下发通缉令的要犯,峡峰区事端的罪魁之一,居然一次又一次从险境下脱身,最后更是成了极少部分被活捉的人。”

    “苏唐的实力本就要强一些,她能一直活着有什么奇怪?”

    “呵呵。”华越又笑了,他扭头看向人群中的一人:“小伍,把你那次看到的和大家都说一下。”

    小伍?

    路平三人不认识,但夜莺的人显然都知道这位。听到华越突然点名,所有人齐齐看向人群中的一人。弥散显然不知道这位到底看到过什么,也是满脸惊讶。

    被唤作小伍的人站了出来,他看向路平三人的神情,同华越一样满是怀疑,甚至可以说犹有过之。

    “是玉龙林那次。”他说道。

    “那一次我们折了至少一半的兄弟。”华越说道。

    “是的。”小伍点头道,“就是我们败得最惨,伤亡最大的那一战。”

    “那一战,有南天学院的高手,还有院监会下派来的帮手。”华越说道。

    “是的,我们敌不过对方,只能四散逃命,我们这一小撮,恰恰是和苏唐在一起。当时她和几个兄弟要我们先走,他们来断后,我们都十分感动。”小伍说道。

    “然后呢?”

    “但对方来得太快,我们还没来及按照部署分开就被对方冲散了。很多兄弟当场倒下,苏唐他们也只能各自抵抗。为我们争取时间。”小伍说道。

    “小林、云吉,你俩也是这一波中幸存下来的,当时的情景你俩也还记得吧?”小伍说到这时,忽然又点出了两个人。

    “记得。”

    “是这样的。”

    有两人相继应声道。

    其他人保持着安静。玉龙林一役,站在这里的人全都经历过,他们全都是幸存者。其他人虽然没有和小伍他们同一队,所经历的惨烈却也大抵相当。

    “我当时觉得自己已经跑不掉了,所以也冲出去想和对方拼命。但我实力太差,很快就被击倒,对方在我身上补了一击,没有多在意我这个小人物。我没死,却也起不来,动不了,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兄弟们一个个被杀,苏唐坚持到了最后,她很厉害,可也敌不过那些人。我觉得她也要死了,可就在她也被击倒的时候,对方却没有补杀招,苏唐就势冲出了空当。”

    “但是那个时候,我依然很绝望。小林、云吉你们应该记得,那天追杀我们的那队人中,有两位院监会的高手,一个“追凶”,一个“斩也”,非常强势的远距离追杀异能。苏唐当时已经重伤,这两位随便一个出手,施展他们的异能,我觉得苏唐都没办法幸免。”

    “可是最后,明明在场的两个人,偏偏都没有出手,他们只是在追,我还看到他们有几个人一起小声交流了什么,可是我实在没办法听清。”

    “再之后,我一直倒在那片死尸中,是幸存的小林和云吉最后发现我还活着,把我带了回来。而苏唐,如大家所见,那一役没有死,之后也一直没有死,直到被活捉。我不知道她每一次都经历了什么,但至少玉龙林一役,我可以百分百确认,她能活下来,是因为对方至少两次手下留情。”

    小伍说完了,他没有就此下什么结论,但是他想说的意思大家还是都听明白了。

    “小伍后来和我说了这件事。”华越说道,“我没有声张,也让他不要多说。因为我愿意相信苏唐,愿意相信对方手下留情另有隐情。但是,我也不得不多一份小心,也是为所有兄弟负责。”

    他说完,看了眼弥散,然后又看向路平三人。

    弥散是头回听到这事,她有些震惊。她不愿意相信,可是最后,她发现她所能做的表态,大概就也是华越这样,保留意见,但是多一份小心。

    她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而一直沉默的路平,在这时终于开口。

    “你不用太多虑。”他说道,华越要说的各种意思,他都听得出来。

    “我如果想对付你们,根本不用像你想的那么麻烦,还带你们去什么埋伏。”路平说道。

    “现在就可以的。”路平说。

    “哈哈哈。”楚敏大笑。

    “低调。”她对路平说。

    *

    周末好!这章略长一些。你们不会嫌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