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七百二十三章 被跟踪
    进了城的路平、楚敏、凌子嫣,个个都是神情戒备,感知铺向四面八方。三人头也不回地笔直向前,直至前方出现岔道口。

    “老师,走哪边?”路平问道。

    “呃,这里应该你熟吧?”楚敏说。

    路平看向楚敏,楚敏看着路平。

    “这边!”街道转角处传来声音,路平和楚敏一起转头看去,屋檐墙角下一个女人急急朝他们招着手。

    “咦?”路平眼睛一亮,这女人有点眼熟啊!

    “认识的。”楚敏也肯定地说道。

    “快点啊!”那女人却是焦急地快跳起来了。

    于是三人朝她走去,那女人立即转身。

    “跟着我。”她一边说道,一边扫了一眼街面,急急向前走去。

    三人不疑有他,就这样跟了上去。那女人也不来与他们交谈,只是在前边引路,大街小巷,七转八绕,不知兜了多少个圈,终于到了一条无人的僻静胡同,这才停下了脚步。

    “你们怎么回事啊!”女人一边朝三人说着,一边还留意着左右。

    “弥散?对吧!”路平叫出了对方的名字,他仔细想了一路,还和楚敏核对了一番,最终确定了这个名字。这位是夜莺组织的一员,“箭神”钟迁的左右随从之一。

    不过弥散看起来却没有和两人叙旧的心情。

    “你们怎么这样就进来了?”她努力压抑着自己的声音不要太高。

    “我们也奇怪。居然这么轻易就把我们放进来了。”路平说道。

    “这是他们的阴谋,想借三日后的行刑把我们都引来,来一个瓮中捉鳖。”弥散说道。

    “原来如此。”路平道。凭他现在的实力,峡峰区这边哪还有什么敌手?所以他们三人原本是想直接打进来的。却不料北出口那拦都不拦他们的,弄得三人进城后一时间都不知该往哪走好了。

    “所以你们一进来,就早有人盯着你们了。”弥散说。

    “是的。”路平点头。

    “街道左边有三个。”楚敏说。

    “右边有四个。”路平说。

    说完两人一起回头,看向空无一人的胡同口。

    “转口那现在还有一个呢。”路平说。

    “什么?”弥散神色大变,伸手就要去取武器。却不知转口处藏着的卫然听到这话也是大吃一惊,未做任何犹豫,转身就逃。

    从北出口,他带着六人盯上了路平他们三人,起初还很轻松,可等路平他们与弥散碰头后,在城里转来转去,跟踪的人便开始逐渐掉队,到最后还能随上的,就只剩卫然一个。

    他心中颇有些得意,追到这个程度,对他来说一点也不费劲。

    他没有太过上前,保持了相当的距离。满以为无懈可击的行藏,却被路平这样随随便便就一言戳破。

    他们早知我在这里,却还是站在那里大大咧咧地聊天……

    卫然顷刻间就已意识到这点,逃得毫不脱泥带水。

    但是还没等他跑出那条街,一道人影从他身边掠过,路平转过身来,看着他。

    没抄什么近道,也没用什么特别的异能,就只是凭速度,碾过了卫然满以为很安全的距离,从他的身后赶到了他的身前。

    “怎么称呼?”路平问道。

    “卫然。”卫然强自镇定下来,盯着路平,眼角留意着左右。他听到身后有脚步声,知道身后的路也已经被人拦下。

    “知道苏唐在哪里吗?”路平接着问道。

    “不知道。”卫然几乎是下意识地回答。

    “那谁知道?”路平问。

    “当然是城主。”卫然说。

    “哦,城主府怎么走来着?我忘了。”路平说道。他虽在这边生活了三年,但大多都是在摘风学院,进城极少,基本上是和一个外地人一样陌生的。

    但是卫然听到这个问题却是吓一大跳。听这意思,难道是要直接打上城主府去要人不成?这小子是脑子坏掉了吧?

    不过这念头就只是一闪,卫然马上想起来,一年前这帮家伙大闹峡峰城的时候还真是闯过城主府,而且还绑架了城主独子,也即是他们现在的城主卫天启。

    可是今非昔比。有过前车之鉴,如今城主府的防范可说固若金汤。卫天启也不再是昔日那个全靠父亲护着的少年。他已是峡峰城主,南天学院的门生。三魄贯通的境界虽还比不了当初的卫仲,可是他那两位南天学院的师兄、师姐,却是四魄贯通的境界。听那些跟过上任城主的旧人们说,这两位的实力比起前城主卫仲,只高不低。

    所以还想故技重施,只会自寻死路,自己要不要把他们带去城主府呢?

    卫然知道城主的计划。先不要惊动这些潜入峡峰城的人,只是暗中盯好他们的举动,等到三日后他们齐齐出手时,再把他们一网打尽。提早动手打草惊蛇,跑掉那么几个,或是吓得一些人不敢再来,那可就有些不够效率了。

    可刚刚听了路平他们在胡同里的对话,先一步潜入峡峰城的弥散,已经看出了城主府的计划。所以现在,还有必要继续佯装不知吗?

    卫然这心下还盘算呢,身后却有声音传来。

    “问个路而已,这街上随便谁不都可以吗?”楚敏说道。

    “那倒也是。”路平点了点头。

    所以自己没什么利用价值了?卫然心下飞快做出如此判断,当下立即朝着眼角早已盯好的退路飞身窜去。

    “别让他跑了!”弥散一边叫着一边冲来,神色焦急。眼下光天化日,这条街面也不是空无一人。早有行人诧异地驻足观望,让她大感头痛。

    “哦。”结果路平这边,只是简单地应了声后,人也已经窜出。

    卫然飞身跃起,就要跳上街边的房顶,不想脚踝突然一紧。低头一看,路平竟然已经掠到了他的身下,一只手捉住了他的左脚脚裸。

    卫然右脚立即蹬出,朝着路平脑袋踢出。这一脚他踢得毫无保留,魄之力全力催动,普通人被他这样踢上一脚,脑袋不炸也得被踢飞。

    但是这次这脚,卫然却是踢了个空。他只觉得自己的身子正在横飞出去,眼中景象飞速掠过,快到他都看不清楚,更别提去抑制这股将他掷出的力道了。

    啪唧!

    卫然就这样被摔到地上了,掀起阵阵尘土,他那想踢路平脑袋的右脚,此时还保持着姿势,翘起在半空中呢。

    “交给你了。”路平朝弥散挥了挥手。

    “我去问个路。”说着,路平走向了一位张大了嘴的围观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