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七百一十九章 未来
    “天权峰门下,尽快救治所有伤者。”

    “玉衡门下,加紧修复七元解厄大定制。”

    “瑶光门下检查各处山口,天玑门下整理金库,清理后山传送道。”

    “开阳、天璇两峰门下,搜寻全山;天枢门下,协同天枢楼士整理天枢楼典藏。”

    “其余各峰各院,协同七峰,听从调配。”

    “是!”

    三大学院残余的门人被放走了,北斗学院也开始了对自身的整理,一条接一条的命令由徐迈亲自下达。此时七峰人员不整,院士、首徒伤亡惨重,全都接受院长徐迈的亲自指挥。可是徐迈自己,伤势也没好到哪去,一条条讯令发出,看到门人开始有条不紊地奔赴各处后,忽得,一口血直喷出来。

    “老师!”身旁最近的便是阮青竹,可是自己行动也没利索呢,最后还是一直随在身旁的沛慈急忙上来,扶住了徐迈。

    “我没事。”徐迈摆了摆手。他有接受医师的治疗,可这一天的战斗损耗太重,不是只凭这些治疗异能就能完全康复。眼下他也没时间停下来休养。

    “宋远怎样?”他问道。

    北斗七院士,阮青竹被夺了身份,瑶光院士暂时空缺;玉衡院士李遥天、天玑阮士王信都已身亡;开阳院士郭无术与天权院士陈久此时就在身边,虽清醒,却也伤重难以自理;倒是天璇院士宋远,大战重伤后,至今还在昏迷中。

    “伤重,不好说。”陈久摇头叹息道。救治伤者是他天权峰全面负责的,他虽坐在这里,却还是可以接收来自天权门人的汇报。天璇院士自然早有人去负责,也早收到反馈,目前来看,情况却是不太乐观。

    在坐的几位顿时一阵沉默。

    七星楼已毁,几位院士级的人物,就在这里席地而坐,说不出的萧瑟。

    “几位首徒呢?”徐迈又问。

    “靳齐无大碍,邓文君、白礼伤重。”陈久只说了三个人的名字。徐立雪先前就在徐迈左右,徐迈自然清楚他的情况,此外陈楚叛变,孙送招、詹仁身亡,不说也罢。

    “霍英呢?”徐迈却多问了一个名字。

    “霍英……哦,他的情况,说起来有点意外。”陈久说道,“虽然也是伤重,可是比起以前的他反而要好一些。”

    “何解?”其他人不解地看向陈久。

    “他有求生的。”陈久说。

    求生的,这听起来像是废话,这谁没有?可是放在霍英身上,所有人却立即了然。因为以前的霍英,在病症久治无效后搬去了五院。他已绝望,已不再抗争,选去了那个“离开”信号明显的所在静候死亡的降临。其他人希望他不要这么消极的劝说,统统无效。

    可是现在,他却有了求生的。

    “那他的病?”阮青竹说道。

    “他的病……可能是一场阴谋。”陈久说道,“那是毒,不是病,很好的利用他心绪变化,将毒性慢慢引发至不治的状态。这次一个让他自己走向绝望,再由陈楚取而代之的毒计。”

    “你们天权峰的就一直没发现?”

    “一直给他治疗的,是严歌。”陈久说。

    阮青竹顿时不说话了。严歌的医师水平在整个北斗学院都有口皆碑。他负责的病人、伤者,那和交给天权峰一样让人放心。那时谁又知道严歌竟然包藏祸心,这么多年不动声色呢?

    “所以霍英现在可以痊愈?”徐迈说道。

    “他身上的毒性,与他本人意志有很大关系。我想应该可以想一想办法。”陈久说。

    徐迈点了点头,这实在是一大堆坏消息之中罕见的一个好消息。

    接下来便又是一阵沉默。

    院士、首徒尚且伤亡成了这个模样,其余门人伤亡之惨重众人都有些不忍过问。但是心再揪紧,问题终究还是要去面对。

    “其他人的伤亡,尽快做出统计吧。”徐迈对陈久说道,陈久点了点头。

    “路平走了?”转回头看向阮青竹,徐迈又特意问到了路平。

    “走了,似乎有个什么他关心的人,急等着他去救。”阮青竹说道。她之前守天枢楼,而后被打落山崖,对于路平那些耸人听闻的作为,也是方才回到这里后,才略知一二。路平的实力匪夷所思,如此强悍,偏偏来成迷。更让人纳闷的是,玄军帝国居然通缉他,他居然是避难一样逃到了北斗,难不成他的力量是到了北斗这一个月余才觉醒的?

    徐迈看向郭无术。

    “是他推荐他来的?”他问道。路平的过去查不到,可怎么进的北斗学院,他这院长想了解到自然是轻而易举。

    “嗯。”郭无术应声。

    “谁?”阮青竹好奇。

    徐迈未答。

    有关郭有道,徐迈也仅仅是知道他的存在而已。郭无术可是这批七院士中资最老的一位,郭有道更是他的兄长。他离开北斗时,徐迈还只是天枢身的一名普通门人。若非日后成了院长,也不会知道开阳峰原来有这么一对兄弟,统领夜行使者在那时候其实另有其人。至于他的门生阮青竹,还有更年轻一些的陈久,对此就更加一无所在的,听着两位对他们来说其实要算前辈院士打哑迷一般的对话,都是一头雾水。

    这时青峰帝国的皇长子严鸣领着他的几名护卫到了几位院士面前。

    “今日之事,青峰帝国会与四大学院一起,探个究竟!”严鸣说道。

    “有劳大皇子了。”徐迈淡淡地应了一句。四大学院遭此大难,青峰帝国是不是暗中偷笑都说不定。严鸣说得诚挚无比,徐迈没做推却,但也不会对此就有多大期待。

    “那么,先告辞了。”严鸣道。

    “事多不送,见谅。”徐迈道。

    严鸣略施了一礼,便与几名护卫离开。一起带走的还有数具护卫的尸体,当中就有严鸣的那位护卫统领文开。他领了数人去追严歌一行,可当迷雾危途最终散去时,找到的却只有他们的尸体。

    严鸣离开了,其他各方势力尚能自理的也匆匆赶来告别。对他们来说,真是平白遭了一场无妄之灾,此时都恨不得快些离开才好。对这些邀来的客人,北斗学院确实没能尽好保护之责,徐迈心有愧疚,可眼下也说不了什么。他们伤损的也大多是人命,这不是一两句道歉或是暖人心的安慰就能抵消得了的。

    七星会试的一天,最终以这样的方式结束了,北斗学院却已经不再是昔日的北斗。忧虑浇在每个人的心头,接下来会怎样,没有人说得上。但是重振、复仇的念头,却是扎在了每个人的心底。

    北斗学院的未来究竟会怎样?

    这是院长徐迈一直在思考的问题,而现在,问题却显得越发紧迫和凝重了。

    而整座北斗山上,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心情看来没有丝毫变化的,竟然就是西北洛城来的这位燕家少爷。他依然是那么嚣张,依然是那么一幅有恃无恐的纨绔作派,离开时,也根本没来和北斗的院士们打声招唿,尽一下礼数。

    “老王,走着。”他只是对他的那位随行老奴吩咐着。

    “去哪里,少爷。”老王的神色也是如常。

    “那个路平说要去哪里来着?”燕西泽问道。

    “只说要去救一个叫苏唐的人,倒未说去哪里。”老王说道。

    “苏唐,嗯嗯,这个名字,好像也有听到过。”燕西泽道。

    “我们也去救?”老王问。

    “不是,是去看看。”燕西泽道。

    “老奴去打探。”老王说道。

    一主一仆就这样离开了,仿佛只是走过了一个旅游景点一般,就这样从可能会改变整个大陆格局的一场大冲突旁路过了。

    除此之外,却还有一些人的关注点截然不同。

    “啥,走了?招唿都不打就走了?无情无义,畜生!!”

    被天权峰的医师治疗着的方倚注,一问路平,得知竟然已经离开后,立即叫骂起来。

    周围人顿时噤若寒蝉。现在的路平,哪里还是刚上北斗的那个无名小卒?那是和吕沉风正面对抗过的强者,天玑峰那边被他杀了整整一山谷三大学院高手的消息也正在传开。

    方倚注居然敢对路平破口大骂?不是他不知天高地厚,就是他和路平的关系非比寻常。

    而子牧,虽也被路平后来展示出的实力吓坏,可听到路平已经就这样离开后,心里更多的是一些惘然,一些不知所措。从北斗学院的新人试练开始,路平就对他诸多照顾,两人一起视为废物,一起被丢进五院。说相依为命有些过,但对子牧而言,路平一直是他在北斗学院唯一的慰籍。

    路平不是废物,也离开了北斗学院。

    只剩下自己,在北斗学院要怎么生存?子牧心里空落落的。

    同是五院的住客,唐小妹醒来时,发现自己竟然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躺在了自己的床上。伤处不可避免的让床铺沾上了血迹,唐小妹一边露出嫌弃的表情,一边却又觉得有点温暖。

    她试着动了动,被断的关节还有些痛,没法做太大的运行,显然简单的还行。

    她起身,落地,推开了房门。

    院里一片宁静,唐小妹长长舒了口气。一直压在她心头的事,总算是有了了断。

    不知道路平他们怎么样了。唐小妹正想着,院门忽然打开,孙迎升横抱着一人走了进来,他的脸上犹自挂着泪痕,却是一脸木然。

    唐小妹一愣,目光朝孙迎升抱着的那人看去,发现竟然是孙送招。

    这可是天玑峰首徒,竟然死了?

    “发生了什么!”唐小妹脱口问道。

    孙迎升望了她一眼,却什么也没说,只是抱着孙送招朝他的房间走去。

    唐小妹没有追上多问,她缓缓地移到院门处朝院外看去,顿时看到了七星谷内的满目疮痍。

    这是……她目瞪口呆。再回头,孙迎升却已进了房间,掩上了房门。

    霍英的竹椅还在院中,连他都已经不在。倒是韩离的房间,唐小妹可以感知到里面有人,有一股极不安的魄之力始终在弥漫着。韩离似乎并没有在睡觉,可他也始终没有出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

    唐小妹缓缓挪出院子,去找人打听。

    一样正在到处打听的,还有莫林。画地为牢大定制被破坏后,他也随之脱困。经验老道,生存技能满点的他飞快找到了安全的所在。等到看起来无事,才重新冒了出来,开始打听路平的所在。

    路平离开的消息已经传开,可大多数人只知道路平走了,却不知道他要去哪。

    莫林连问了许多人,终于问到一个答案。

    “救书常?什么书常?”莫林一脸茫然。

    “不知道是什么人。”对方说。

    “是人?我去,是苏唐吧?你什么口音?”莫林如梦初醒,目光落向了东南方向。

    明日开始新篇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