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七百一十八章 一个都不会少
    依然是被沛慈搀扶着,阮青竹被带到了阮长徐迈这里。看到自己最出色的这位门生似无大碍,即使是在这种境地下,徐迈也露出些许欣慰的笑容。倒是平素最大气的阮青竹,看到老师这般模样却是一点也洒脱不起来了。再看到三大学院那些被围当中一脸颓然的家伙们,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不过看到三大学院仅剩了这么点人,阮青竹心中更多的还是惊悚。

    这意味着什么她很清楚。四大学院经此一役,全部元气大伤。这是多少年都没有过的事了?如今由血继异能家族所引领的三大帝国实力越来越强,四大学院却遭受这样近乎毁灭的打击。此消彼长,学院的超然地位必将不保,加速沦为帝国的统治工具之一。

    这种变化,有些修者认为是顺应大流。大陆学院风云榜上的学院早就开始依附帝国,如玄军帝国甚至专门设立了院监会这种管理学院的权力机构。而地位超然的四大学院中的其他三大都在强化与三大帝国的关系与合作。这当中只有北斗学院继续保持着由来以久的传统,可在北斗内部,是否该继续如此早有争议。七院士之中的天璇院士宋远,就是激烈反对这种传统的一位,一直主张北斗也该和其他三大学院一样,加强和帝国之间的关系,才能不在这个时代落伍。

    可现在,四大学院的实力一下大幅缩水,还有多少底气去和帝国势力搞平衡?别看另三大学院挺积极地与三大帝国搞好关系,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就甘愿如大陆那些寻常学院一般,成为受帝国管理、约束的机构。

    四大学院各有各的传承,但作为同是引领修炼界数千年,圣地一般的存在,都不会自甘人下。保持传统的超然也好,现实一些与帝国搞好关系也罢,看似高高在上的四大学院,在寻求的其实只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人人都需要面对的问题的答案在这个崭新时代最好的生存之道。

    像四大学院这样的地位,当然不可能像普通人一个有个衣食无优就心满意足。他们不想在血继异能带动的家族疯长洪流中被取代,就需要继续拥有引领修炼界的实力。三大学院这番围剿北斗学院,何尝不是想瓜分北斗学院数千年的积累,以此来让自己的实力更加强大?只是结果却是搬起石头连自己脚也一起砸了。原以为伤亡会在承受范围内的一战,最终却是近乎全军覆灭的结果。而是不是近乎,眼下也就等北斗学院一句话了。

    “准备怎么处置这些人?”阮青竹恰在这时再度问出了这个问题。

    徐迈没有马上答,他把目光投向了这群人,半晌后开口道:“这个决定,真是很难下。周院长,你能不能告诉我,北斗应当怎么处置你们?”

    残余人群中的南天学院周晓,无疑是三大学院来人中地位最高的一个。此时听到徐迈点了他名,却只是露出一个苦笑。

    “悉听尊便。”他说道。

    三大学院虽是自作孽,却也不会失了气节。向北斗学院讨饶的话,那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至于道歉,周晓觉得也不必了。纵然是中了圈套设计,但他们三院对北斗的杀心总是昭然若揭,是不是中了圈套,与北斗学院能不能谅解他们根本毫无关系。

    唯一可说的,或许就只是大局为重。

    设计者自己未动任何筋骨,就已让四大学院打了个头破血流。接下来是不是还有什么针对他们的计划,谁也不知道。元气大伤的四大学院唯有抱团,才能更好的度过接下来的难关。眼下三大学院所剩人虽已不多,却也是不容小觑的一伙顶尖强者,更是维系四大学院接下来关系的重要枢纽。

    不过周晓却什么没有说,因为他知道这些关节徐迈肯定也已理清,所以才会觉得决定难下。换作是他也一样。所以一句“悉听尊便”,难题又踢回给了徐迈。

    所有人望着徐迈,徐迈也终于开口。

    “你们走吧。”他说道。

    “院长!!”无数声音顿时跳起,围在这的北斗门人仿佛一石激起千层浪,人群一下子都聚笼了几分,每个人似乎都恨不得跳到徐迈面前。

    眼前这些人杀他们师长、杀他们亲友、杀他们同门,他们恨不得宰完这些,这杀上三大学院,将他们一个个全都铲平,可现在,院长徐迈竟然让他们走?

    不甘、不肯、不服、不愿!

    每个人几乎都是同样的心情。没有人因为徐迈做出决定就给三大学院的人让开条道,甚至是围得更密,盯得更紧,仿佛一眨眼他们都会消失似的。

    周晓望着徐迈。

    这位北斗院长,终于还是做出了以大局为重,以北斗为重的决定。周晓相信他接下来会力排众议,让他们离开。可是在这之后,他在北斗门人心中的威望必将降到冰点,哪怕有大局为重的深意,可在仇恨与热血面前,道理总是不堪一击。

    周晓缓缓站起了身,已经在做离开的准备。

    北斗门人甚嚣尘上,徐迈却没有丝毫要改变决定的意思,在所有人失望的目光中,坚持着他的决定。而人群,也终于被一些老成持重的门人努力分开了一条道。

    三院门人,此时倒是一扫颓气。他们看清了徐迈要以大局为重,只能忍辱负重。他不是想让他们离开,而是不得不让他们离开。

    “徐院长,告辞。”只有周晓朝着徐迈略施了一礼。

    “慢走。不过还请记住。”徐迈说着,提手一指,正要离开的三院门人,每个人都觉得这一指指向的似乎是自己,心里没由来地升起一股凉意。

    “这份血仇,北斗没忘,也不会忘。诸位这四十三颗项向人头,暂且寄下,日后我北斗必将讨回,一个都不会少。”

    所有人都是一愣。

    三院门人心中,凉意更甚,北斗门人却再度沸腾起来。

    对徐迈的决定感到不满、甚至愤怒的门人,听到这番话,错愕之后,立即激动起来。

    这仇,北斗不忘;这仇,北斗终将讨回。

    所以现在放他们走,也肯定是有什么说不得的苦衷,让院长只好做出权宜一时的决定。

    “带着你们的人头滚吧!”

    “日后必当亲手讨回!”

    被夹在人道中的四十三人,迎着两边的一声声叫骂,还有那注视着他们脑袋的凶狠目光。一个个都是脸色铁青,却又背脊发凉。

    他们被放了一条生路,但是未来的日子,将永远有一柄利刃悬在他们的头顶,至死方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