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七百一十三章 亏欠
    青峰帝国可是对北斗学院这次围攻的发起者,现在眼看三大学院落了下风,就想偏站到北斗学院那边了吗?许川大步向前,就要找青峰帝国的大皇子严鸣理论一番。四下北斗的门人瞧见他,竟也没有阻拦,看着他怒气腾腾地冲上,结果最后却是被围在当中的人群里传来一声呼唤。

    “许川。”开口唤他的是虚宿。

    “老师。”许川止步向那边望去,看到的却是虚宿制止的目光,他似乎已经看出了许川的心思。

    “你先过来。”虚宿说道。

    许川快步上去,只见被围在当中的三大学院门人都是极尽狼狈。他们并不想露出屈服的模样,可是很多人实在是已经伤重到站都站不起来,或坐或卧,流露出一股颓败之气。

    “事情……可能有点误会。”虚宿艰难地开口。

    误会?

    三大学院伤亡如此惨重,自己的恩师,同门兄弟,知交好友,在这场大战中陨落了不知有多少,现在竟然说是一场误会?

    这是要向北斗学院讨饶吗?说声对不起,那边道声没关系,如此血海深仇,就暂且这样不了了之?

    许川的拳头死死攥着,他可不想接受这样的处置。

    “事情并不是我们以为的那样,是有人假借青峰帝国的名义,挑起了这一战。”虚宿说道。

    许川一愣。

    假借青峰帝国的名义?说实话,若非有青峰帝国这样的帝国机器背书,并承诺可以解决七元解厄大定制,三大学院绝不会这样对北斗学院发起围攻。在原本计划中,借北斗学院进行七星会试,内部先有一大波消耗的契机,再有九龙火封分散北斗学院有生力量,而他们则借天玑峰传送通道暗中潜入,定然可以轻取北斗。

    而青峰帝国承诺的事,也全都做到了,所以即便最后杀得惨烈,三大学院也不疑有他。无论路平这样的人物,或是七星谷内的又一个大定制,确实都是意料外的状况。

    可现在,竟然说是有人假借青峰帝国的名义?青峰帝国的名义是那么好借的吗?北斗学院内这诸多部署,是可以轻易设下的吗?

    “是谁?”许川脱口问道。

    “林家。”

    “林……林家?”许川再愣。

    青峰林家?当世排名前十的修炼大族?

    这……

    许川当然马上想到,这次在三大学院之间奔走,将这些事游说下来的,正是林家。而林家在青峰帝国位高权重,仅在皇室严家之下,就是那些外戚家族都无法与林家相提并论。林家是掌握着血继异能的修炼大族,是有实打实实力的。他们在大部分场合都足以代表青峰帝国的意志。

    所以是林家假借帝国的名义,欺骗了三大学院?

    许川眼中满是震惊,他不由地回头望向那位比林家更可以代表青峰帝国的大皇子严鸣。

    显然早在他回来前,这事就已经被对质过了。但是迎着许川的目光,严鸣却也不介意再表一次态。

    “这件事,青峰帝国一定会给四院一个交待。”他斩钉截铁地说道。

    许川看回三大学院的诸位,发现一些人的脸上流露着怀疑,流露着不以为然。他知道,很多人抱着和他一样的想法:这很可能是青峰帝国在丢车保帅。毕竟对北斗学院动手,影响太过恶劣。一棍打死,倒还好。可现在北斗学院占着上风,又开始梳理整个事情。青峰帝国那当然是不想被这个锅,否则天下学院、无数修者都以四大学院为尊,昌凤、玄军两大帝国,也一直对北虎视眈眈,一个处置不甚,说有亡国之危都不为过。

    再者说来,青峰帝国想灭了北斗学院,有十分充分的理由。但林家只是一个修炼世家,有什么深仇大恨,要如此针对北斗学院?

    疑点还有很多,但是许川再次看到虚宿对他制止的目光。

    他明白,无论严鸣所说是真是假,眼下青峰帝国绝不会是他们的后援,所以他们已经再没有任何指望,再坚持下去,三大学院这群精英高手只会死得一个都不剩。说是有人挑拨,中了奸计,也成了当下唯一能做的权宜之策。就这,还要看北斗学院是不是接受。毕竟他们上门围杀在先,是不是中计,他们铲除北斗学院的用心都已十分明朗,北斗学院不放过他们合情合理。

    许川放眼一圈看去,围着他们的北斗门人都是之前战场上未见,眼下生龙活虎的强者。这些人都被九龙火封给引走封禁,错过了那场大战,眼下却成了北斗学院最大的仰仗。

    想不到,会到这种地步啊!许川心下悲戚。

    “既然如此,北斗要杀要剐,给句话来吧!”许川大声说道。

    “想死还不容易?”马上就有人冷冷回应他。北斗门人这时全都憋着怒火呢,要不是院长发话,早把这些三大学院残余份子杀个干净了,管你什么误会不误会,中计不中计呢?许川这话一说,北斗门人的目光齐刷刷望向他们的院长,他们等这一刻,也有些久了。

    北斗院长徐迈此时的气色很不好,可眼下终究还是需要他来主事。徐立雪紧随在旁,随时准备在老师不支的时候上去扶住他。

    他还没来及发话,围在这的人群忽又裂开,邝节在他一位门生的搀扶下,一瘸一拐地走来。

    “老师!”人群中有邝节的门生,见到二人这副模样急忙冲了出来。徐迈也在徐立雪的搀扶下迎了上去。

    “我无能。”邝节一脸颓然,只说了这三个字。他的脑海中全是吕沉风那恐怖的实力。他与他的十二位门生,仅仅是想拖延一下时间,只是想和吕沉风尽可能周旋一下,但是最后,他们也没争取到多少时间便尽数败了。那还是有伤的吕沉风,若是状态全盛之时,他们岂不是连一个刹那都无法阻挡?邝节和他身边的这位门生还活着,不过是因为吕沉风击溃他们之后也没多出手便匆匆离去,他们才算拣回这条命。

    “不怪你。”徐迈叹道。

    五魄贯通,有超神兵千松尺,伤势对吕沉风有多大影响,徐迈也说不清,但是现在看来……

    “路平呢?”徐迈问邝节。

    “我们没有看到他。”邝节一脸惭愧,在他看来时他们坚持的时间太短,以至于路平都没来及赶到。他们哪知道路平压根没追吕沉风,也没想着夺回千松尺是第一要务。霍英拜托让杀陈楚,杀严歌,那才是他放在心上的嘱托。

    “那陈楚是怎么死的?”徐迈又问道。陈楚虽已叛变,但命星还在,陨落时自然被众人看在眼里。

    “陈楚死了?我们没有看到他。”邝节有点惊讶,他们那时在迷雾中,不知天上有命星陨落。

    “如此看来,陈楚应当是路平杀的。”徐迈说道。

    “还有严歌。”徐立雪说着,不由地看了那边的严鸣一眼。严鸣听到严歌的名字,神色微微动了动,却没有说话。徐立雪注意到严鸣身旁的护卫少了一半,包括他的护卫统领文开也不在。

    不过严歌的命星并没有陨落,自然人还活着。

    “这雾,也该散了吧?”徐迈望着弥漫开的大雾说道,因为这迷雾危途的存在,他们完全不清楚雾内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这应当就是严歌的手段。可眼下暂没人能解这定制……”徐立雪说道。

    堂堂北斗学院,此时竟已连这样一个定制都无法破解,可想而知他们的伤亡到了极可怕的地步。

    “这定制,如此大面积,只时间而言也该过去了,现在还在,说话定制者还在维持着它。”徐迈说道。

    “他还没走?!”徐立雪一愣,迷雾危途被施展出来的意图很明显,就是掩护撤离。在有吕沉风相助的情况下,北斗已经有些束手无策,可是对方竟然还不赶快离开,这未免有些太嚣张了吧?

    “他们还想做什么?!”徐立雪握拳说道。

    徐迈眉头紧皱,没有说话。

    还在等话的三大学院门人,一时间被晾在一旁了。所有人望着徐迈,已不是在等要如何处置三大学院门人。

    就在那这迷雾中,有他们一位门人,虽只是个新人,却在这场大战中爆发了无与伦比的关键作用。说是他救了北斗,也丝毫不为过。

    可现在,他们却连路平在迷雾中的哪里都不知道,想支援,都找不准方向。

    迷雾危途还在维持,是不是为了这一点?路平眼下的情况,是不是很不好?可眼下北斗学院可用的人也不多,就是想再多派些支援,也有心无力。

    “传令下去,不要再追杀吕沉风了。让他们多留意路平。”徐迈对徐立雪说道。

    夺回千松尺是他们心目中的第一要务,派去的人自然不只邝广这一路。从三十二处九龙火封处返回的人员,少部分回来坐镇七星谷,大部分却都是以此为目标去追击了。

    就这样放弃千松尺了吗?

    徐立雪心有不甘,但他知道,这就是他这老师的作风。就像他先前为了救助路平,强行发动未修复的画地为牢大定制一般。

    吕沉风说他欠北斗,而后又说他不亏不欠。

    而北斗,欠路平许多许多。

    看,说晚上还有嘛,现在是不是很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