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七百一十二章 先走一步
    冷青心下对林天仪已有一番分析。不过这些想法她没和身旁两位去分享。营啸和她来自黑暗势力不同路,是敌非友;路平和她虽然互相救来救去,但即使这样也不能说两人就成了过命的生死之交,依然还是相互路人。

    “我走了。”冷青丢了这么一句。对于一向高冷的一路小魔女来说能这样打声招呼已算很难得的事了。结果转头朝两人看去时,路平正在吃营啸之前从罐里掏出的泥巴,见惯了生死的冷青,看着那稀烂的泥巴被丢进嘴里,心里一阵犯恶心,急急忙忙就离开了。

    “再见。”

    “慢走啊。”

    身后传来路平和营啸招呼的声音。同冷青的态度一样,路平和营啸也没这么快就把冷青当成是什么好朋友。对她的先一步离开没太在意。

    小罐里的泥巴被营啸刮了个干净,看路平吃得差不多了,营啸忽然想起那边还倒着一位。

    “那是你朋友吧?要不要分她一点。”营啸问路平。

    秦桑吓一大跳,虽然重伤很难受,还是提起神来急忙道:“谢谢,我不用。”

    “都便宜你了。”营啸对路平说。

    路平笑笑,没说话,倒是回头朝着秦桑这边点了点头道:“谢谢。”

    “我没做什么。”秦桑有些气馁。她境界虽要低一些,但有五级神兵,又有流光飞舞这样的血继异能傍身,面对林天仪本也是能周旋一番的。但她临敌经验也着实欠缺了些,在林天仪面前那样随随便便地犹犹豫豫,最后被人轻易就摆平了。

    “差不多的话,我也得赶快离开了。”营啸这时说道。

    路平点点头。

    “那边还有一位,也是你们的同伴吧?”秦桑此时忽然道。

    “同伴?”营啸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秦桑说得是许唯风。

    “他死了吗?”营啸问道。

    “我离开的时候还没,但他伤很重。”秦桑说。

    “真是可惜。”营啸摇着头,丢下这么一句后,竟然自顾自就离开了,全然没有要去看一看,救一救的意思。

    秦桑一脸错愕,茫然地看向路平。

    路平自然也不知道他们这些人之间的关系。他虽然早知道营啸是暗黑学院的来路,却没在意,也没好奇过。从他的视角来看,营啸是个蛮不错的人,是朋友;冷青的话也还行;许唯风更是旧识,点魄大会时唯一交下的朋友。

    “我去瞧瞧他吧。”路平说着勉强站起了身。

    他的伤极重,但营啸的这百家药却是极其有效,尤其相比起上次,这些似乎正加对症下药,感觉也更加熟悉。

    路平以前在组织所受的伤可不就是他自己魄之力给搞出来的?此番这熟悉的感觉一来,路平已经几乎可以确认,营啸这百家药,一定和组织以前用来为他治疗的药物有些联系。但是营啸既然说了不认识林天仪,路平也就没有再多问。组织已经知道了他的存在,他相信就算自己不主动,也很快会被找上来。

    “就这边吗?”路平向秦桑问道。

    “嗯。”秦桑点了点头,勉强支撑站着的她,此时要行走真的很痛苦,只是看到路平的模样,心里那股不肯示弱的劲支撑着她,也缓缓地跟了上去。

    迷雾危途犹在,这定制异能会持续多久,谁也说不清楚。不过先前被路平用玄武印拍过后强化的效果过了几分钟就慢慢消去了。雾重新成了雾,可以阻挡感知,但并不能阻挡人行动的雾。被困在其中人的总算恢复了自由。

    许川便是其中之一。他抱着牺牲自己的念头,想来夺回神武印,伺机为师报仇,结果刚冲进迷雾,迷雾便被神武印给强化了。

    那可是由六魄贯通的魄之力施展出的强化,连吕沉风的攻击都能阻挡,许川虽是四魄贯通中的佼佼者,却也只能尴尬地受阻于此。努力向前劈荆斩棘了许久,也是到强化效果过去才恢复自由。

    可这时哪里还有神武印的踪迹,迷雾又阻挡着感知,许川连朝哪里走都不知道了。一回头,就见两位北斗门人出现在了他身后。

    许川急忙就要走,却听二人在身后喊他留步。

    “虚宿老师有请。”两人说道。

    许川猛然停步,回头,一脸惊怒,杀气凛然。

    “这不是威胁。”两人当中的一位连忙解释道,“确实是虚宿老师请许川师兄回去,有事相商。”

    对许川以师兄相称,那说明来人在北斗的地位也不会太低,怎么也是七院士门下,和七首徒同辈分。对许川,他们并不如何畏惧,只是想免除没必要的战斗。

    许川盯着来人又看了好一会,终于收起了杀意。

    “走吧。”他说着。

    跟着两人走出迷雾,北斗门人正在清理着满目疮痍的七星谷战场。许川第一眼看到的,是天权峰首徒靳齐匆忙的身影,指挥着天权峰幸存的门下对受伤的人进行救治。

    这一场大战,北斗学院的精英损失极大,此时比较活跃的,多是境界偏低,这场大战根本没有上战场的。

    三大学院这边更惨。燎原大定制后,三大学院没全军覆灭却也差不了多少了。寥寥可数的三四十人,此时聚在一团,四面却是围着北斗门人,俨然已经沦为阶下囚犯。当中有他玄武学院的虚宿,有缺越学院的岛主,更有南天学院堂堂院长,此时全都萎靡不振。

    怎么会这样?

    许川一惊。

    他在离开时,三大学院这边早有计划。他们虽已强弩之末,但还未全输,他们还有外力可以借助,足以踏平北斗学院的外力,那本也是他们这次计划中的一大部分。

    所以即使到了这般田地,他们这些人也不该这么颓然和绝望。

    这是怎么回事?

    许川的目光飞快搜寻着,他在找一个人。

    严鸣,青峰帝国的大皇子。这个时候,青峰帝国难道不该出来收拾残局吗?这个地步,青峰帝国想剿灭北斗学院已经无需再靠他们三大学院之力了吧?

    扫过一圈,许川很快找到严鸣的身影,就也在三大学院人群那边,却不是和他们那些阶下囚一起,而是站在北斗学院这边。

    许川又惊又怒,不由加快了脚步。

    晚上还有,就是这么霸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