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六百九十五章 异化的迷雾
    迎着吕沉风已经挥出的手刀,路平一手抓着神武印迎上,另一手已经准备好了在恰当的时候轰出一拳。

    神武印怎么用,路平其实还是不会,但对于神武印可以挡下吕沉风的攻击,他已经有了绝对的信心。

    然而超品神兵的妙处就在于根本不需要修者知道用法,它自己就会施展异能,所需要的只是足够的魄之力而已。而六魄贯通的魄之力已在顷刻间灌入神武印,若说这还不够,天底下怕也没什么人可以驾驭得了神武印了。

    轰!

    只是注入魄之力,便已让神武印发出一声轰鸣。承受吕沉风攻击时无数次强化莲花烙印的神武印记飞出,这便是神武印的异能,路平刚刚已经看过无数次。

    只是这一次,飞出的“神武”二字墨色浓重,仿若两尊山峰,无比凝重地耸立在那里。即便是最熟悉神武印的壁宿,在驾驭神武印时都拓不出如此气魄的神武印记。

    吕沉风神色一凛。从这两字上感知到了相当大的压迫感,但是他的攻击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单手劈出的魄之力已成一道寒光,直落下来。

    凝重的神武二字却在此时淡化开,周围迷雾似乎都因此变得更浓了。

    错觉?吕沉风瞪大了眼。

    五魄贯通的强者,实在很难发生这样的错觉。不是似乎,而是周围迷雾确确实实变浓了。吕沉风这记手刀避出的魄之力,穿透迷雾时竟受到层层包裹,到最后居然停滞不前。五魄贯通强者奋力发出的必杀一击,竟被这只是用来阻隔感知的迷雾危途给拦住了。

    “怎么回事?”

    有人叫出吕沉风心中的疑惑,而且不止一声。那些正在迷雾中的人都已经发现迷雾忽然变得如有实质般阻碍着他们的前行。

    趁着迷雾掩护正在迅速逃离的严歌和陈楚也不得不停下了脚步。

    “这是?”陈楚施展着他的异能洞明,朝这发生了异变的迷雾危途上扫去。严歌也是眉头紧皱,这是他施展的定制异能,该有什么样的变化他最清楚,眼下这是?

    严歌挥指,面前的迷雾分开了一条道路。依然接受他的控制和修改,说明这定制的规则并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异能本身未变,只是效果得到了极大的强化。

    “难道是神武印?”严歌猜到了。南天学院带来了天罗镜,缺越学院带了镜花水月,三大学院这次显然都把压箱底的镇院神兵都使出来了。玄武学院的神武印,正符合眼下迷雾危途所发生的强化。

    “这是在帮我们?”陈楚有些迷茫。一开始他还在担心他俩也要被这异变的迷雾危途给困住,可是现在发现这异能依然接受严歌的控制,那么这强化对他们而言只会利大于弊。

    他们两人是可以更加轻易地脱身了,但是吕沉风呢?

    严歌回头望去,被强化的迷雾危途中,他身为定制者的特权依旧在。他可以看,也可以感知。这一回头找向吕沉风,顿时就有一股强悍之极的魄之力碰撞冲击起着他的感知。

    路平出拳!

    蓄势待发的一拳。

    迷雾的变化,他也大感意外。若是壁宿,肯定会控制着神武印将印记施加到他需要的地方,但路平到底还是不会用,他只是灌入魄之力,让神武印自行施展了神武印记,却没有任何控制。

    这样一来神武印记就要自己选择目标,第一时间触碰到的,那自然是弥漫在每一丝空气中的迷雾危途。

    于是迷雾危途得到了强化,六魄贯通魄之力施展的神武印记的强化让迷雾变得如有实质,连吕沉风的攻击都被阻拦下来。

    吕沉风没打算就此停手,他已在感知这发生了异变的迷雾。他的感知就算比不上路平的“听破”,总也是极其敏锐的。他立即找到了可以突破的薄弱处。

    迷雾会流动,会沉浮;自然有厚重,有稀薄。被神武印记强化后,稀薄处,便是防御薄弱处。

    但是吕沉风找到的,恰恰正是路平的拳正挥出的方向。

    这方向上可没有吕沉风,但是吕沉风已神色大变。被强化了的迷雾依然保持着安静地流动、沉浮,但从吕沉风的衣物上擦过时,却发出瑟瑟声响。

    路平的攻击,是一声征。

    控制神武印他不会,但是控制一声征,他已经很娴熟。魄之力从薄弱处穿破迷雾的防御,最终冲向的目标依然是吕沉风。

    吕沉风没法躲,四下的迷雾连他的攻击都能阻挡,更何况他的行动?他只能挥掌,强行接下路平这一击。

    不是单纯的鸣之魄,而是混杂的、乱七八糟的魄之力。

    这样攻击的威力,在吕沉风看来是远不如路平精纯的鸣之魄难应付。但眼下他的状态并不完美,又无诛神剑强化,千松尺的作用也不在强化魄之力。路平攻来的魄之力虽不成章法,没有异能效果,但这毕竟是六魄贯通,远比他的魄之力要优质,要强悍。

    吕沉风的魄之力,接连施展了七个变化,却是一再地被路平的魄之力轰碎、轰碎、轰碎。

    所谓的一力降十会,说得就是这等碾压。

    双方的魄之力不断碰撞,不断爆散开去,七个防御异能,也依然没能将路平的魄之力悉数挡下,吕沉风最终还是被轰口喷鲜血,倒飞出去。没死,就已经是在他目前状态下硬挡路平魄之力能做到的最大成就了。

    但是周围这一圈迷雾,却被两人魄之力发生的激烈碰撞冲了个干净。

    吕沉风神色一凛,几乎是下意识地将千松尺护在了身前。

    飞音斩!

    果不其然,一见不会被迷雾传导开他的鸣之魄,路平立即就是一记飞音斩使出。吕沉风这一挡,也算是料敌机先。

    飞音斩正中千松尺。墨绿色的尺身开始急速震颤,鸣之魄最终竟然被它全部给消化。

    吕沉风长出了口气,不由地想到了之前许唯风说过的话。

    “没有那玩艺,你活不了。”

    这已是他拿到千松尺后,第二次因为千松尺获救了。

    但是飞音斩对路平而言,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负担,区区一个三级异能,熟练以后也是信手拈来,一击不中,马上就是又一击。

    吕沉风疾退,他的身后本已是迷雾,但在此时迷雾忽然裂开,一条退路,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去上海,五小时高铁写一章。除了在家,在哪写东西都别扭。烦躁……(未完待续。)